專題: 文革

當生前與死後的利益都不容異動,那麼新的「利益」便是唯一的利益。換句話說,唯政治榮譽、政治安全、政治地位、政治權力構成市場流動性,勢必被公眾趨之若鶩。天下熙熙,皆為政治來;天下攘攘,皆為政治往。「文革」的熙熙和攘攘有何難以理解?

人心如此,林師何堪?

本來在成熟的公民社會,非公眾人物根本不會因為隻言片語的「不雅用辭」而遭芝麻當西瓜。大家長式組織及建制反應過激復醜態百出,除見證公眾對粗口視為萬惡的社會禁忌(Social Taboo)外,這個名曰開放實則封閉不堪的社會,容忍不公義甚於辱罵挑戰,「可以抗爭但不得講粗口」,「粗言穢語更甚於肢體暴力、政治謊言」,「和理非非」成為香港核心價值,委實當之無愧。

邦無道則隱,是的,我懇請你們辭職,但理由不是引咎,而是為香港黯淡的前景點上一盞燈。你們這刻的辭職,將會是光榮的。我不相信留在這個由西環垂簾的政府內,還有力挽狂瀾的機會,倒不如代表市民莊嚴宣佈,香港人還有底線。如果有人問我,你們的位置由更赤紅暗黑的梁粉替補,豈不更糟?我相信由梁志祥、上海仔和陳淨心接替你們之際,三位會像戴耀廷一樣,安靜地走在中環及香港的十字路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