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斯諾登

在現代社會,傳媒仍有「第四權」之稱,就是以監測政府,揭發劣跡,在體制以外制衡政府行政司法立法。正是多得傳媒肩負第四權的責任,當年水門事件才得以揭發,正義得到伸張;斯諾登指控美國政府監控國民通訊的醜聞才得以暴露,使大家關注網絡通訊的私隱安全。如果為求社會「穩定」,要傳媒息事寧人,尼克遜和美國政府的惡行一定可以繼續暪天過海,以他們看作正義的面具騙取大眾的支持。當然了,一件本來美好的故事,一夜之間成為了醜聞罪證的來源,在下如果是那作訪問的人,心情肯定也會有種由天堂跌落地獄的感覺,所以完全理解這種遭逢鉅變的無奈。

寫在七一之前

大文豪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經常妙語如珠。他嘗幽默地說:世間惟有兩種人-能幹者及無能者。當然人類並不能如此簡單二分,但以香港現況觀之,亦可粗略分為兩種人:覺得梁振英稱職有餘,甚至應該連任特首者;認定梁氏剛愎無能,而欲促使其下臺者。何以梁氏執政一年不到的光景,民間反應竟演變成如此激烈,非要去之而後快?箇中原因發人深省。

該節目中,鮮魚行學校的禮堂、走廊、課室、校長室、教員室都安裝了閉路電視,節目主持說是「避不過天眼的追踪」,然而校長指出學生不太留意安裝了閉路電視,「學生學習照樣很正常,玩的繼續玩,頑皮的繼續頑皮」,不過就學懂一件事,如果錯了便很快承認,如果不承認,一看錄影,就會加重懲罸。

香港從斯諾登事件中獲益

斯諾登現在亡命天涯,對於奧巴馬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不然,斯諾登被引渡回美,將會啟動的是以年計的司法程序。傳媒及大眾最喜歡就是司法大案,例子有OJ Simpson (辛普特)殺妻案及克林頓桃色案,都以月計成為各大報的封面頭條,無數有線傾談節目的話題。對於奧巴馬及民主黨的支持度將形成不少壓力,況且明年就是眾議院大選。最斃是可能迫虎跳牆,爆出更多丑聞。

香港從來都是間諜中心

其實真的沒有什麼懸念。因為作為一個國際城市,香港可以接通全世界、資訊完全自由、出入境和資金往來完全沒有管制。這種「間諜安全港」全世界也不多。香港作為環球航運和金融中心、各國人種的龍蛇混雜地方,加上紙醉金迷的地下生態,的確有點像星球大戰裡面的「星際酒吧」噢。有這種先天優厚條件,不被選定做間諜中心才怪。

不過被間諜看中成為角力中心又如何,難道七百多萬香港人全部都是間諜? 又或者任何為民請命的都又是特務頭子? 這是一種典型的冷戰思維方式,眼中只有敵我,並無公民之間的平等互信前題。

間諜也好、特務也好,那是國與國之間在敵對情況下的攻守計謀,又豈能套用到平民百姓的身上? 假如間諜特務可保天下太平,那麼明朝的廠衛遍天下,應該高枕無憂才對吧?

當土共口口聲聲說什麼香港要自由,但從來都沒有協人家,但被嘲笑的一群,卻暗地裡協人逃出險境。我想起當年黃雀行動,這種默默低調協六四事件涉及人士逃離中國魔掌,當時亦有港英政府配合。這次當然港府亦有提供協助,否則是不會順利離港。但土共之流只說不做,他們就是這種人,蛇齋餅粽來籠絡人心,要真正為民請命卻龜縮一角。堆填區事件開頭又說一致反對,好不齊心,現在又說考慮考慮,加了密封垃圾車原來就是解決了問題,真係多撚謝晒。

筆者之所以說「歷史上」香港一直是政治難民的轉口港,是因為自香港自開埠以來,就擁有悠久的協助政治逃難人士轉移第三方的傳統。其中比較早的一位,也許是最為著名的一位經香港轉移到外國的政治難民,恐怕就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了。1895年興中會在廣州策動武裝起義失敗後,孫文及一眾興中會成員乘船由廣州逃亡至早已被滿清政府割讓予英國的香港,以躲避清庭的追緝。儘管在滿清政府強大的壓力下,港英政府在一個月後決定驅逐孫文出境。但是,港英政府並沒有如清庭所願,把孫文交予中國當局 - 相反,港英政府允許孫文自由選擇去向,孫文最後選擇前往日本避難。

斯諾登出走 香港手尾長

大家彷彿忘卻個別針對香港《美港政策法》的存在,今次香港暗渡陳倉「放生」斯諾登,顯而易見是公然擺了美國一度。日後美方如何透過政治、商貿及外交等手段懲罰香港,而本地一旦不幸有事之際袖手旁觀,也就與人無尤了。

正因為發生的國家裏,國民都相信自己有通訊自由,受憲法保障不應被任何人侵犯,這椿事件才會受到廣泛關注,而美國政要人物也紛紛出來發表意見。在奧巴馬急急否認有監聽通話後,又有切尼指控洩密者是中國間諜。自由派竭力否認以保住聲譽;保守派則力圖轉移視線,營造個人自由與國家安全的對立。這些反應表現了兩件事:一、在沒有必要下政府犧牲國民自由來換取更大的權力,一點都不光彩;二、政客縱然渴求更大的權力,在民主政體裏終究忌憚於民眾的力量。

事情發展到現在,已經形成未審先判的局面,斯諾登拋棄正當的法律程序,利用媒體煽動群眾情緒,利用群眾對政府天生的恐懼和仇恨,以非理性的公審壓倒真正理智的討論,以虛無飄渺、人言人殊的道德標準來掩蓋嚴謹的法律詮釋,非但不屬尊重法治精神,反而嚴重損害法律制度。如果他深信政府違法且鐵證如山,為什麼不拿上法庭、讓法庭來確認?

恐怖的反恐主義

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很樂意安裝監察裝置在自己家中,讓世界另一方的邪惡牟利組織監視。一個當權組織以國家名義侵害全球民眾福祉,理當與庶民同罪,人何以竟然會有等級之分,反告斯諾登洩露國家機密?最令人沮喪的是竟然有人支持押解他返那個世界最大恐怖組織的地盤,我極不希望這是社會普遍的看法。以下是我的感覺:那些人自以為成熟,自以為見識廣,每每以統治者的角度看世界,支持統治者所支持的事物,卻忘記了自己就如普羅大眾一樣是一屆草民,被當權者、既得利益者欺壓控制的草民,就連百佳如啪了丸仔般每十五分鐘加一次價,每十五分鐘加一次價也阻止不了,窮人恩物四百一十萬還是要死死氣氣地供樓。

個人對這篇文章完全不敢恭維。Bradley Manning一案,文章弄錯事實。一份白宮覆查總結Manning泄漏的情報並無對國家安全產生真正的傷害,所以現實上並無文章中所提的「令眾多正在海外秘密行動的間諜和外交人員的身份暴露,危害他們的人身安全」。另一份國防局報覆查亦指出所有Manning泄漏的資訊只是紀錄了的低層意見(low-level opinions) ,但這些資訊卻足以震驚世人,其中以一段美軍直昇機全程紀錄、被WikiLeaks冠名“附帶謀殺”(Collateral Murder) (取軍事用語「附帶傷害(collateral damage)」之意)的作戰片段(combat footage)最為人所知。錄影下片段的鏡頭是直昇機機鎗的鏡頭,觀眾所見的,就是當時機鎗操作員所見到的,同時亦錄下他們的與指揮部、和機師間的對話。

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網絡安全人員斯諾登(Edrward Snowden)向《衞報》揭發美國政府秘密監控民眾電話和全球網絡資料,然後選擇逃難香港,他將何去何從,近日成為了全球的焦點。斯諾登為了揭發政府侵犯人權的惡行而遭到政治迫害,讓筆者想起了一齣講述洩露國家機密的日劇——《命運之人》。

斯諾登事件陰謀論

你以為香港真的那麼自由開放,像無掩雞籠一般,讓人走進來伸張正義?其他事件我不敢說,但這件絕對是中美外交風波,沒有中共在背後安排或者默許,哪能成事?梁振英在國際上出出醜,又有何干?幫老闆擋子彈,This is his job!而從基本法法理上講,這件亦非單純的刑事引渡案件,它涉及中美兩國以及世界各國關係,是國防與外交問題,香港特區官員保持No comment是應該的!從劇本上去講,傳媒詢問北京官員,北京可以大條道理說事件發生在香港,一國兩制下不便評論。

難逃一劫?

.

如果這事件發生在中國,我會支持斯諾登,因為中國政府的行為不受約束,而且他們監視互聯網的目的是對付人民,而對付人民的目的純粹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可是美國和中國不同,美國政府不需要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而對付自己的人民,因為他們的權力本來就來自人民。而當波士頓馬拉松、倫敦斬首案發生,行兇者都是美國、英國公民時,政府能不小心監察這千千萬萬的人中有哪個有嫌疑嗎?斯諾登先生,以及支持斯諾登的人們,你們是否認為,單靠線人情報及民眾舉報兩項,便能有效獲得情報呢?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