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新年

扣除廣告時段,全首rap up七分十秒。開頭兩分三十秒,基本上都是娛樂緋聞為主。當中有講到《狂舞派》,也算是向離世藝人陳僖儀和紅線女致敬,又有提到李純恩「香港樂壇已死」的言論和《變形金剛》在港取景被勒索「陀地」。香港電視大概是全曲篇幅最長的部分,亦符合大眾對往年大事的排名。然而,今年的rap up摻雜了許多瑣碎的話題,例如龜苓膏無龜、LV格仔版權事件之類,卻缺少了一種氣度和痛快。馬米真的為13 rap up去盡了嗎?

時間的虛空

一年復一年,四季不斷流變,但總是有春夏秋冬。一天總有白天和黑夜。「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傳道書3:1)上課就有下課,相聚就有散band。今年有新年,明年也有新年。甚至每一秒的「流逝」本身也是重覆的流逝。種種流變的形式不斷在重覆,內容卻不斷在流變,這才是更使人不安的地方。

新。年。慢。樂。

親手把2013的3除掉,再換上4字,其實又挺有除舊迎新的感覺。慢是慢了點,功夫也多了一點,卻樂於走過這個一年一次的過程。不知不覺,這個動作,也令我開始反思,何謂大家所說麼「慢活」。

「說好跟我過1314的。既然如此,就散了吧!」元旦日,Yoyo在facebook 寫上這個status,補上一張「扁咀」的相片,立即引來「朋友」問過究竟。在近五千個朋友當中,有人是真的關心,也有人想趁機欲混水摸魚,發一個新年春夢。

【短篇小說】1314

「成功霸咗一個人嘅1314。可能佢會煩、會無奈。柒?柒開有條路,柒咪柒囉,起碼我敢做。」

塞浦路斯 Nicosia – 當地公共廣播公司 PIK 發生罕有放送錯誤,本來要播送總統阿那史塔斯亞得斯 Νίκος Αναστασιάδης 今年的新年賀詞,但頭十秒卻是播了去年的。雖然錯誤很快更正,但還是給市民發現了,因為基提共和國剛剛在去年2月底換了總統,去年的賀詞也即時前總統基督菲亞斯 Δημήτρης Χριστόφιας的賀辭,嚇得有國民表示,以為時光倒流。

新年音樂會很多地方都有,不少地方有流行的跨年晚會。但說起古典音樂界(或者更確切的說是經典音樂),說起新年音樂會,行家第一時間都會想起維也納,為何會如此呢?

大節日的Whatsapp 轟炸

雖然毒留兒童在家,但不乏朋友陪你慶祝節日。每次到晚上十二點,大獲鳥。Whatsapp不停怪叫,「Wish you Happy New Year」、「Single boy, Single Boy, Single all the day」、「祝大家新年進步」……(下省一億個例子) 等等的祝福句轟炸你手機。我十二時零三分小個便,回頭一看已經40個短訊等待回覆了。禮數關係,我以前會逐一回應,除了一句簡單的「新年/聖誕快樂」,也會加幾個Emoji,無他,感覺好似氣氛歡逸一點、開心點嘛。當你回應頭十個whatsapp,那還頂得順。只怕越覆越多,媽!真係好chur啊!咁多點覆啊!不如一槍打死我啦!

【短篇小說】除夕的M記

M記裡愈來愈少人,我望一望手錶,原來快12點了,大家應該是趕去出面倒數。說起來,M記真好,24小時營業,除夕夜也不例外,雖然今晚櫃檯都沒有年齡貌美的女侍應,但還有幾位婆婆侍應陪我倒數,不知他們過了幾十年的新年,是否對這些節日有另一番體會?本來想在叫餐時問他們,但還是因為害羞最後沒問。給了錢,他們送上「多謝。新年快樂。」今年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有人笑著對我說。

大事回顧和新年大志

有時覺得,很多人很熱衷於寫這些年尾的回顧和來年的大計,花了很多時間很多心機在這些事情上,又跟朋友天南地北地高談闊論。整理思緒本身是重要,但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做了這件事本身。我們可以對將來要做的事侃侃而談,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夢想達人,卻往往忽略了自己的行動本身。我們可以計劃周詳,但是計劃書是擺在桌上的一疊白紙而已,能夠把夢想實行出來,才是真正屬於自己下一年的「大事回顧」裡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