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新民主同盟

上星期范國威提出議案要求特區政府制訂政策應以港人優先。只以四票贊成被大比數否決成為新聞。雖然即使議案獲得通過亦沒有約束力。然而當日還有毛孟靜、黃碧雲和TreeGun等人作出修訂,泛民各黨的投票取向各有不同,正好將動議並列比較,以看清各派在本土優先方面的立場。

「捍衛本土利益 • 一切本土優先」只要說這句話的團體或人士,就即刻被人標籤成為「本土派」一員。但到目前為止究竟:第一、有幾多是「本土派」的團體呢?第二、他們的理念及主張又如何?這兩條問題一直令很多人(一般香港市民及媒體)感到十分混淆,而坊間亦沒有有系統地介紹及作區別,為了讓大家可以初步認識「本土派」的派別及組織,金金就本身所認知的實況作介紹,如有錯漏歡迎指正。

也談公民提名

民主黨拒絕堅持公民提名,新民主同盟、社會民主連線、人民力量、普羅政治學院及學民思潮等政團群起攻之。公民黨則態度曖昧,黨主席余若薇只不斷強調要向市民推廣公民提名之好處,假若市民最終認為公民提名乃必須,則該黨必爭取之。公民提名是否必須、是否不可或缺,眾說紛紜。本文試引多人之文章,圖梳理有關論述,供看官參考。

領匯沙角商場兩名經理帶同數名保安員,以「寫揮春活動十分危險」為由,要求丘文後議員立即中止活動。其中一名保安在該兩名領匯經理指示下,更強行搬動丘文俊議員正在書寫揮春的木枱,粗暴阻撓活動進行,並以黑社會式口吻稱:「如不在五分鐘內離開,後果自負!」云云,嚴重滋擾活動進行。⋯⋯

雖然建制派不斷以各種手段打壓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的訴求,並以「分化」、「排外」、「歧視」等詞語妖魔化有關政策討論,但范國威表示絕不退縮,並在今天立法會辯論其提出的「港人優先」議案時,就人口政策、教育、房屋、勞工和旅遊政策等五大政策範疇提出「港人優先」的政策倡議及進行辯論。

特首辦在回應本人信件時,指出有關數據內「通常有人居住的非住宅單位」,包括老人院舍、醫院、寄宿學校和監獄等,暗示本人未能準確評估本港私人住宅單位空置情況。然而,根據本年度統計處發表的「香港統計數字一覽2013」,在「房屋及物業」統計部分中,註釋說明「私人永久性屋宇」單位,不包括非住宅用途、酒店及院舍內的屋宇單位(見上圖)。范國威不明白,為何梁振英誤以為有關數據包括老人院舍、醫院、寄宿學校和監獄等單位數目,以致他對本港土地供應和房屋供應的判斷失誤。

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將身穿自製的「血衣」,就何俊仁議員提出的「毋忘六四」議員議案發言,以「血衣」迫使北京當局及議會內的建制派議員正視六四事件的血的教訓。在未來日子,我們必須「為六四翻案」,為六四殉難者討公道,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

你和我擁有同一個夢嗎?你願意相信我的夢嗎?我相信民主派都是有理念的一群。請原諒我幼稚。或者甚麼都不夠人比,政治論述很可能比左舷的彈幕還薄。但我知道,既然我年輕,那就年輕到底。「最後勝利的不是強者,而是永不言棄的人。」這就是我的理念。我係新民主同盟社區主任古俊軒 :)

民主黨,你當自己係乜野?

民主黨既領導層係黨內一直都淨係俾機會班圍威喂,成日以大局為重為理由,唔俾細既有更多上位機會;係街外,以今次為例,見到新民主同盟出黎,民主黨就派人加入戰團,彷彿想同人講自己先係入流既泛民主派,新民主同盟冇資格參選。大佬文化千秋萬世!民主黨大佬萬歲!民主黨戰無不勝!民主黨係立法會慘敗後,曾經講過要將黨內領導層年輕化,注入新血同黨內活力。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就不信了。

陳珮明鬧事,大事出不了,但從問題的性質來看,是一個很重大的事件。凡是阻礙民主黨員當選的,要採取堅決措施。陳珮明既然是游月華的對手,就是民建聯B隊,就要必須堅決抵制,不能讓步。前一段,我們對黃毓民等人鬧事,主要採取反攻、告急的方法,是必要的。凡是鬧得起來的地方,都是因為那裡的反「人民力量」、「社民連」、「新民主同盟」等民建聯B隊態度不堅決,旗幟不鮮明。這也不是一個兩個地方的問題,也不是一年兩年的問題,是幾年來反對「偽民主」旗幟不鮮明、態度不堅決的結果。要旗幟鮮明地堅持民主黨理性、務實、進步的溫和路線,否則就是放任了「偽民主派」,問題就出在這裡。這件事發生了,也是好事,提醒了我們。

遠望高登

筆者記得,最近出席的幾個社工分享會,他們都有同一疑問,除了Facebook,他們還有甚麼渠道進入年輕人世界?我淡淡然地答:「上高登就得!」但他們對高登的理解,不是全都是粗口,就是非常激進,我就說:「就是你們不上高登,才會有這樣的誤解。」社會上的各階層,不論是部分專注青年工作的社工朋友,還是一班自稱會體察民情的政治人,對網上世界並不充分了解,甚至有些更充滿誤解,但這樣只會與民情脫節。

如果大家還未清楚補選的情況,讓我簡述如下:馬鞍山鞍泰區去年選出的民建聯議員因破產丟失議席,將於11月4日補選。民建聯理所當然再派人出選,泛民這邊廂有新民主同盟與民主黨「內訌」,再加上去年於同區曾代表「人民力量」參選但現在是「獨立」的候選人,還有在立法會選舉論壇上要四眼仔陳克勤滅黨的「新東爆seed王」,形成現在五人混戰的局面。

個戀人不再愛你,變了就是變了,就不應再留戀;民主黨及民協就是這戀人,打著民主旗號,民生議題與民為敵(支持領匯上市、贊成公屋租金可加可減、反對直接向市民派現金等),政制問題背叛選民,私下去中聯辦密失政治,怎能叫反對派?加上民主霸權企圖獨大,老人們賴死唔走,故此系列特意不點出他們的危機,因為他們已不是反對派,是徹頭徹尾的建制派。

不能無中生有,惡意貶低同路人。我想問蔡耀昌先生,你是否認為立法會議員助理不懂地區工作,不做地區工作?2011年,貴黨周偉東出選,我同陳珮明,容溟舟曾經全力協助。前後長達一年多,無論是跟進地區工作,乃至派粽這些軟性活動,陳珮明同我都曾同周偉東一起跟進鞍泰區的地區工作。由跟進地區事項,出信約政府部門開會、視察區內事工,以及周偉東接到的地區個案,都是由我及聯同陳珮明協助出信跟進。甚至周偉東的卡片、易拉架及宣傳橫額,都是陳珮明幫手負責。

駁斥蔡耀昌協調謊言

新民主同盟就《明報》今天一則有關沙田區議會鞍泰選區補選的報導,發表以下聲明:一、新同盟派員出選鞍泰選區補選意向清晰,從來沒有就此與民主黨(或任何其他政黨組織)進行協調,對於蔡耀昌稱曾與我們協調,新同盟全體上下均感震驚和憤怒。二、蔡耀昌以「泛民主派區選協調機制」的負責人,捏造事實,令人質疑其誠信及角色衝突。三、新同盟去年初要求加入該協調機制被拒後,從來不是協調機制的成員,因此沒有責任承認協調機制,也不會尋求以該機制處理今次補選事宜。四、新同盟成員陳珮明自幼在馬鞍山恒安邨成長,一直是馬鞍山居民,任職鄭家富議員助理期間,負責馬鞍山事務,因此並非「空降」參選。

強烈譴責風水師傅李丞責先生「詛咒」香港愛國愛港愛黨的民建聯團隊,民建聯及工聯會團隊勤政愛民,鍾樹根、曾鈺成、王國興、蔣麗芸、陳鑑林、黃國健、梁志祥、陳恒鑌、譚耀宗、麥美娟、葉偉明、陳克勤、葛珮帆、劉江華、李慧琼、陳婉嫻團隊定必全取四十席。:)(編按:文章純粹認為李師傅評論的不當之處,並無鼓勵讀者票投民建聯,作者亦羅列所有候選人名字,不構成任何招致選舉開支的行為。)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