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新海誠

《言葉之庭》(言の葉の庭)

總括而言《言葉之庭》是符合筆者期望的,雖然整體上似乎未能超越《秒速5厘米》(始終論末段的爆發力《言葉》還遠遠比不上《秒速》最後5分鐘的那段經典的蒙太奇),但依然能夠好好發揮新海誠的長處。不過亦帶出一個問題:目前新海誠的風格和手法給自己設下了相當大的限制,合適題材很窄,很容易技窮,且敘事和影像運用依然不夠純熟,畫面大多只見”畫工”而未能深化作品內容。作為動畫導演,要如何走出單純的”背景畫大師”相信是新海誠往後最大的挑戰。

男主角一開始就表示了對雨天的鍾愛,而天氣就正正象徵了整個故事的起承轉合,手法十分高明。下面會作詳細一點的解釋,現在必須先來點劇透,不然很難解釋整個佈局。男主角只有在雨天的第一課才會逃課,造就了整個故事的浪漫,正剛好踏入雨季,兩人的相見不多不少,愛情才會萌芽。雨季會下雨是常識吧,這裡用上了一首鋼琴曲加上畫面去表達兩人之間的距離愈來愈近,也終於到了度身訂造鞋的一幕,正當觀眾以為這些下雨天會一直這樣下去,持續到夏末的晴天就來了。

此動畫是第一次這麼明確地看到新海誠對真實風景的執著。故這二十四分鐘的動畫電影背景美得不得了,尤其是對於光影,分鏡的執著乃是一絕。這套動畫也是唯一一套新海誠動畫將焦點定於近未來(即太空科技開始發達,但未到完全通行無阻的狀態)的,這種特殊的空間感造就了很多有關空間、時間與人身處於世界的意義。

我只是覺得同樣都是愛情電影,相比起那些單純也單調地在販賣甜蜜感覺的「情人節電影」,看這套情節及對白富詩意,感情描寫也深刻而細膩的《秒速5厘米》,或許會是一個更好的選擇而已。如果是情侶二人一起看的話,在為男主角的遭遇而感到苦澀的同時,不妨也緊握那坐在你身邊的伴侶的手。這樣的話,或許你就更能夠明白自己現在是多麼幸福了。

新海誠很喜歡用獨白的形式講故事:將「我」的敘述空間發揮到極致,描寫圍繞著「我」對世界的看法。在《彼女と彼女の猫》之中,雖然有彼女 的存在,但通篇其實彼女只有數句對白:其中一句對白與小貓同步在收結時說出:「應該喜歡著這個世界。」這種只有「我」的敘述方法,其實將世界的主導權反客為主:我作為演繹世界的中心點,我決定世界的樣子,甚至乎我決定自己活在哪個世界;所以新海誠亦被稱為廣義「世界系」動畫的其中一個推手。而這點在後來世界系動畫漸入主流之後,亦成為其中一個社會學者以及史學家關注的一種獨特的敘事角度:自意識過盛的敘事,令真實背景模糊甚至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