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新界東北

一班長年只會躲在冷氣房讀書、打機的大學生,終於走了一趟新界東北,遇上了默默耕作的老村民,見識到本地僅餘的農業,並在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中,受到寺廟裡熱情好客的村民款待。

因為新界東北的開發,本來就是一早約定好的交易。不論誰人上台,都得「找數」。至於利益分配,不分新舊,在阿爺眼中是一文不值。嚴格來講,國內一個雞毛鴨蒜的貪腐案也動輒過百億,香港這邊的代理人撈些少油水又算個屁。因此大家不要只循香港本土的看法去研究事情,因為這一局棋的佈局比香港本身大得很多。

受影響村民及關注事件的市民多次到議會外示威抗爭,要求政府撤回計劃,惟上周五晚的集會最終遭警方暴力清場,訴求不得回應。究竟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是否糖衣毒藥?市民為何群起反對?

政府在最新的「常人包」中指出,在這90公頃住宅用地中,公私營房屋佔地比例約一半一半,即兩者均為40多公頃。40多公頃的公營房屋,合共提供36,000個公屋和居屋單位,但當中究竟有多少為公屋?有多少為居屋?廿多萬正在輪候公屋的基層市民,有多少會從中受惠?我們一直無從稽考,但政府卻一直製造「反東北人士」與「等待上樓的基層市民」之間的假對立。

吳亮星於主持審議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撥款申請會議時,濫用財委會主席權力,曲解《議事規則》第四十五條,肆意限制議員發言,例如按己意將議案表決時間延長及縮短,又拒絕受理大量泛民議員所提之修訂議案,更不容許議員辯論議案及修訂,而直接將議案付諸表決。吳之種種行徑嚴重破壞議事程序,「剪布」之粗暴和赤裸令人側目,為立法會委員會主席「剪布」立下極壞例子。財委會理應是監察公共開支的最後防線,不容主席主動配合行政機關,以圖儘快通過新界東北前期工程撥款,削弱議會監察,矮化議會地位。

筆者不是想煽情地道說新界東北居民的慘況,而是想說出一個感受:您不是在這地方居住,或是不明白這地區居民的心情,或是沒有切身處地地投入過時間和感情在這個地方,請不要胡亂地代人發聲。當您在市區享受著文明社會帶來的方便時,不要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對切身處地的人指指點點。因為,您的到來,只是一天、兩天,或只是一個長假期,但居住在新界東北的人來說,除非是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否則就會在這個地方生活一輩子。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6 月6日第四度審議東北發展的古洞北勘測撥款,東北三區居民組成的關注組、土地民化陣線、土地正義聯盟、捍衛農村青年陣線等多個團體亦第四次到立法會廣場集會反對撥款通過。有別於前三次集會,這次出現佔領立法會大堂,及後發生集會人士之間互相對罵情況,特整理出事件經過。

中共當年在一窮二白的狀況下崛起,就是靠統戰:拉攏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今晚立法會靜坐活動,團體間的內鬨令人失望。我想問村民:別人跑過來反東北發展抗爭抽你水比較可恥,還是政府直接搶你地比較可恥?我想問熱血:村民罵你比較委曲,還是整個東北給政府搶去比較委曲?

東北發展所涉及利益龐大,可是我們站出來的只有百餘人,昔日電視牌照事件,我們能動員數以萬計人士,究竟是搞手的失敗,還是我們對社會漠不關心?

六月六日,新界東北村民集結立法會外抗議發展計劃,要求了各方聲援, 當其他團體有如被周幽王戲弄那批諸侯一樣風塵僕僕趕到之後,這批村民跟他們的領頭人葉寶琳,就以疲累為由鳥獸散。然後,熱血諸侯心有不甘,希望以他們的方式堅持抗爭,好些人卻跑出來說,諸侯應該尊重運動主體,而不是騎劫議題和抽政治水,氣憤地痛陳諸侯居心叵測,其心可誅。

【本網訊】多個反對東北規劃團體5月1日下午在政府總部集會,要求保留農地、不遷不拆,他們計劃留守至翌日立法會財委會審議古洞北及粉嶺北研究及勘測撥款。對於城規會的發展草圖中有預留土地作農業用途,古洞北發展關注組主席李肇華指農地根本不能配給,政府只是用數字欺騙人。

誰推香港去死?

有仇不報非君子,可是我們有否想過,是誰把我們的城市推向死亡?你說美食天堂已死,那麼你會否多走一個街口,幫襯小店,還是你認為開店是不用資本租金的,沒有人光顧也能生存,所以你天天貪方便幫襯連鎖快餐店,認為只要在小店倒閉前,爭相上facebook打個卡傷春悲秋一番,就可以讓其起死回生。

認識您超過十年,深知英倫兄是不折不扣的大才。我雖然對現時的香港政府沒有好感,但認為政府選擇了您,至少從用人以才的角度看,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這些年來,我見過很多與您年齡相約的人(當中或有您認識的),說盡做盡很多他們自以為是官方所喜愛的,極力爭取在政府的政治委任中謀求一官半職,或至少能獲委任進入一些委員會,最終都歸於失敗。這當中或有個人際遇因素,然而和您比較,在我所見的這類人中,他們無論在學問、魄力、膽色等等,都不及您一成。這是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所感,絕無半點誇張成份。

隨遇而安 · 志記鎅木廠

從1947年開業至今,這家古老鎅木廠已有67年歷史,當中經歷了三次搬遷,從北角遷到柴灣,再從柴灣遷到古洞,志記鎅木廠見證了香港幾十年來木廠的興衰。曾渡過種種難關的志記,在上水古洞馬草壟的現址經營至今逾30年,卻有可能因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再次面對遷徙的命運。

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香港新界因水貨客、雙非嬰而觸發的「光復」運動,與及最近終審庭裁定新移民住港一年就能申領綜援,本土意識不斷膨漲,新界東北計劃是為「中港融合」的陰謀論一直如影隨形,揮之不去。在愈見尖銳的中港矛盾之下,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第三階段諮詢在民間面對強烈反彈。亦是政府自天星、皇后碼頭及港深廣高鐵一役後,再一次因為土地發展問題而碰得焦頭爛額。

八仙沙羅

八仙嶺,乃新界東北名山,以黃嶺為首,成風水龍脈,吸引不少人在此建村,尤以船灣內海一帶更甚。一如馬鞍山,不同角度有不同名字,企嶺下海引證馬鞍山又叫企嶺;橫山腳上下二村亦可推論八仙嶺又叫橫山。生態災難主角之一的龍尾灘之名,亦是由此而來;而在龍尾東側,便是鼎鼎大名的大尾篤,名字歷兩次「雅化」,出現大尾督及大美督二名,至今部份地方仍可見舊名。雖說縱走八仙,總是迴避不了山脊上那惹人討厭的樓梯級,但接駁路徑上卻是多姿多采,單以山徑計算,有仙姑脊(即馬騮崖)、純陽脊、連接橫山腳諸徑,還未將黃嶺及屏風山等小徑納入其中。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