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新疆

積壓的憤怒

追求獨立的維族人都明白,去漢人城市殺幾個人不能達成新疆獨立的目標,因為面對十三億的漢人,一千萬維族人只是九牛一毛。但亦都因為中共乃漢人政權,牢牢握住話語權,他們才要做驚天動地的事情,以換取輿論關注。中國新聞無自由、網絡有「和諧」,維族人對不公的民族政策的訴求無法表達;中國公民更加無可能了解自治區內真實的情況,接着被中央控制住的輿論而認可中共的民族政策、去譴責那些「不安份的少數民族」。此事件發生後,在整齊劃一的指責聲、欲先懲之以後快的情緒中,似乎無人想調查事情發生的緣由或暴徒背後的動機,默認中央越來越高壓的民族政策。

有人說「漢人的血汗錢養活了藏人」,因為從1951年到1995年之間的44年,北京給西藏的錢物總值350億元,即是西藏人平均每人每年從北京得到五百元;因西部大開發之故,新疆的GDP從一九七九年到二零零九年間平均增長10.7%,高於全國平均增幅的9.8%,而且自1994年,北京大幅度增加新疆的財政撥款;至於香港,儘管坐擁三萬億外匯儲備,卻也難逃「靠阿爺養」的惡名,因為CEPA、自由行、人民幣離岸中心等都看以是中央故意「放水」,厚此薄彼,難免令內地人看得眼裡擠出血水來,來香港消費都不是味兒地吐出一句:「要不是咱們,香港早就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