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旅居

記得進大學不久時,在混亂不堪的學生報社裡見過這本書,那時大概是剛翻譯出版。我記得這本書是因為她 — 是的,我喜歡用她而不用它來形容喜歡的東西 — 的名字,但那時我沒有翻過,後來在書局幾次重遇,也沒有把她買下來。直至上年底回港掃書時,同樣在沒有翻過卻就帶了回家。

在西班牙洗大餅

這本來是朋友的週末洗碗工作,她不做了便介紹給我。我想在家裡從小就只會洗碗,應該沒問題的。當天,一進去飯店,看見老闆,一個中年的中國男人,他一開口就問我:「香港來的嗎?」我有點尷尬。我在外地遇見中國人,一般都說自己是南方或者是廣東的,要是她/他們知道妳是香港人,會對妳特別的好奇,突然開始從低角度仰望妳。這一次,應該是我的朋友告訴他了吧。

待客

錢能買愛心嗎?錢能量度體恤嗎?客人當有感恩之心,主人亦當有禮待之情,這種情誼非金錢能夠衡量。這種禮待,不只是物質上的滿足就算了,而是要有情感的投入–––熱情的招待。客人不應苛求,然而當如果對方不當你是客人,只是冷漠地自以為自己在施捨他人,那麼客人就當離去了,免得承受這種被施捨的屈辱。

請用一年,讓我輸在起跑綫

我是旅行狂熱者,走遍世界,到各處留下足跡是我的夢,我用了一年時間去壯遊和打工渡假。很多人說我很幼稚,不負責任,或許,在社會上的確很多人認為我就是這種人,但是,我也不想只活在別人期待的世界裡。

英國的消費水平並非不合理,而是非常極之超級不合理。即使在杜倫這種鄉下地方,出外午餐起碼要三鎊半到四鎊(約48港元),晚餐最少6鎊(約72港元)。然而,真的是所有英國的東西都是香港物價的兩三倍嗎?其實不一定。本文將列出少數英國與香港之物價水平相約甚至較低的消費品。

留學小記:睇天做人

除了天色,我們更要看的是天氣。日本氣象廳的天氣預報相當準確,每天早上打開電視,一定先看看今天的「下雨確率」,如果超過50%,還是帶把雨傘出門比較穩妥。這確率還有分上下午,方便不同時間要出門的人。接下來要看的就是每三小時的天氣預報,日本氣象廳會公布全國各地一整日的天氣預測,以每三小時為一單位,如果上午要出門,看看6-9時或9-12時的天氣就可以了。

留學小記:互聯網可怕的威力

因為身體狀況不許可,我不能像我的同學一般,到餐廳、商店之類的地方打工賺生活費,但不能賺錢不代表就煉得成吸風飲露,看著銀行的積蓄一天比一天減少,心中就一天比一天不安。曾經為一位嫁到日本的香港主婦的孩子補習英文,稍稍幫補一下,但始終杯水車薪,靠的仍然是自己帶來的老本。今年二月某天,一位朋友在Facebook send message給我,想請我代他購買某公司的網店代幣,用來玩近來熱門的手機遊戲。其實那些代幣香港也有賣,但朋友說,因為那家公司的軟件有地域限制,所以只能用日本發售的。我打趣說,要收你手續費啊,豈知朋友二話不說就答應。果然,遊戲的魔力是我這種唔打機的人難以想像的。

我自己對Replacement Bus最慘痛的經歷,是一次從Wiltshire的Swindon回倫敦,全程本要大約3小時。作為倫敦與西英格蘭以及威爾斯的連結,這路線十分重要,也很繁忙。然而,鐵路公司居然在假期最後一日,全世界都在趕回倫敦一天把Swindon與Reading之間的路線關了。

在英國生活真的很無聊嗎?

從各人臉上的憤怒來推測,你大概會認為,英國是個像沙漠般什麼也沒有的無聊地方。但事實上,即使我已在這個國度生活了整整八年,每逄周末,又或是放假期間,單是選擇做什麼,有時也是個幸福的煩惱。因此,每次遇上說出上面幾行的人,我總不知道說什麼好。就讓我來嘗試一下,破解這個約定俗成的迷思吧。

Segovia是我一直很期待踏足的城鎮,它坐落在海拔超過1000公尺的高地上,充滿中古氣息。如題目所云,小小的一個地方,就擁有三個吸引的景點。從Salamanca到Segovia大概三小時車程,從馬德里過去更近,高速火車只需35分鐘,因此,它一直都是馬德里近郊遊的大熱之選。老實說,每逢有朋友問我馬德里附近有什麼好去我都介紹Segovia,它必能精彩地花掉你一天的時間。可是這樣的地方永遠有一個缺陷:遊客太多。

居酒屋係好地方

白領男好多野講,講既野亦好有趣。佢係做旅遊業的,因為時常接觸客人,所以對外國人都冇乜避忌。佢話,大陸人、香港人、台灣人好易分,香港人同台灣人比較有manner,大陸人就有錢大晒,遲到仲大條道理果隻。香港人同台灣人比較明白事理,遇上突發狀況好多野都「冇問題」(佢識呢句廣東話),反觀大陸人就俾左錢你就點都要服侍我……

大家在電車做甚麼?@東京

各位看AV長大的毒男,別妄想了,那是只會在你的電腦屏幕上出現的情節。的確,有些路線是以痴漢多而聞名的,例如比剛才的中央線還擠迫,來往埼玉縣和東京都心的埼京線。車廂中的男士,其實大多是瞇著沉重的睡眼,兩手高舉抓住吊環,恐防被誤會為有心搏亂的。筆者試過有一次被人潮擠至下體被迫貼著前方女士的臀部,而且長達五分鐘,告訴你,那感覺只有度日如年,惴慄不安,恐防「小弟」偶不生性,便從此英名掃地!

Girl from the West Village

住在曼克頓的人,自我區分為「東村」和「西村」,因為階級不同,下城和上城的紐約人又再將它分割為「上東村」和「上西村」。前紐約市長Ed Koch說,people who live on the East side are “more sedate” and West-siders are “funky and liberal”,從政治角度來看,奥巴馬從西村手上獲得650萬政治捐獻,Ronmey從東村取得520萬,西村人是政治上的波希米亞,東村人是浪漫的政治實用家。

基督「村」遊記

離開了繁華的香港,來到紐西蘭第二大城市基督城已經快三週了。基督城面積與香港相若,人口卻相差好幾倍。數據上來看,香港的總人口7,136,300人(2012年年中),人口密度達6,544/km² 。而紐西蘭第二大城市基督城,總人口390,300(2010年6月),人口密度只有863.5/km²。單看數字絕對不能感受到基督城的荒涼程度。簡單來說,去找最近的店鋪,需步行約30分鐘。有些人更戲稱基督城爲「基督村」。

愛爾蘭窩特福的國民教育

窩特福(Waterford,或譯瓦特福、沃特福特),西元914年由維京人建立,被認為是愛爾蘭最古老的城市。這裡見證著愛爾蘭中世紀的大小轉變,改變愛爾蘭歷史的一場婚禮 - 「強弓與伊筏」(Strongbow & Aoife)的婚禮就在這裡的基督主教座堂進行。從此這個島嶼就由維京人橫行,轉至英格蘭統治。在基督主教座堂裡面,你可以窺探到愛爾蘭是怎樣教導他們的小孩去認識這些過去,以及如何去面對這些被外人欺辱的歷史。今日的窩特福以水晶工業聞名於世,紐約時代廣場迎接千禧年的水晶球、多項 Formula 1 賽事及ATP網球大師賽的獎座,皆出自這個愛爾蘭東南部港口。

常說香港地少人多,但我們卻容許自己丟空那優美的公園。無論是中國大陸,還是筆者身處的阿姆斯特丹,沒有任何公園可以像香港的公園一樣冷清,而且還是政策導致的。我相信香港人的公德心已經足夠坐在草地上嬉戲而不會遺下太多垃圾,然而我們為甚麼就要被剝奪在這些地方做自己喜歡的事的自由?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