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旅遊業

從業員方面,香港外遊領隊協會是領隊的工會組織,但甚少高調宣傳或組織行動。原因可能是因為部份會員都是受僱的領隊或旅行社職員,或多或少都要靠旅行社為生,因此某程度上受制於旅行社有形無形的壓力。而且有些協會會員需要經常離港為口奔馳,領隊界內凝聚力不高,放在傳遞理念的時間、力量、心思及策略明顯不足,因此很難匯聚到足夠的力量及大眾的關注。

除了香港,很多國家的人也飽受低質素旅客的滋擾。法國攝影師Nicolas Demeersman拍攝一系列照片,回應這種另類人禍。

從旅遊角度,是次改線,不單減少了較有文化氣息的路段 (如中西區山城路段會改短),更把開蓬巴士帶入較繁忙的路段(如軒尼詩道及海底隧道),空氣質素之差可想而知 (要遊客體驗香港隧道的污煙瘴氣),又沒有特別的景點可看。還有的是,遊客如果要由中環、灣仔去銅鑼灣,竟然先要經過九龍的尖沙咀才可抵達,就是這一路段,隨時比現時多40-60分鐘!相信到時又會有一批遊客中伏!

以台港兩地面積計算,台灣的已開發的土地面積約為10,794平方公里,香港則為265平方公里。若以台灣每天有八千名大陸旅客計算,則每平方公里只需容納不多於兩名的大陸旅客;反觀香港於2013年每天有110,900名大陸旅客,每平方公里則需容納418名大陸旅客,是台灣的三百多倍。

相比過往的唱K遊行,「驅蝗行動」旗幟鮮明,成功引起各界巨大迴響,觸動港府和中央政府神經之餘,但同時亦引起一些理性派人士反感。這些人盯著TVB那些經過濾的「驅蝗行動」片段以及不斷重播的官方「強烈讉責」回應,便大呼行動人士暴力,並為自由行旅客護航。他們的論據離不開:影衰香港人、令好客之都蒙羞、損害國際大都會形象云云。他們是次不談血濃於水等什麽普世價值,而是把一切問題簡化,只視自由行作一般旅客來看待,並認為香港人應以友善好客的態度去歡迎任何訪港旅客,包括自由行,因為旅客是無辜的。但是他們看不清現今香港旅遊業的本質—它雖然披著「推動經濟」的羊皮,卻是一隻會吃掉香港的狼。

香港係無運河嘅威尼斯

我睇報導話而家威尼斯每日有六萬個遊客,但居民都係得六萬個。自小就住喺威尼斯嘅居民都投訴,果度而家變咗好似個迪士尼樂園咁,唔似係人定居嘅地方,啲民生舖頭如雜貨店呀、鞋匠呀都倒閉晒,生活都好麻煩。所以威尼斯政客都提議過禁止唔過夜嘅遊客入城,減少旅遊業對居民嘅負擔,但因為禁止入城係好大爭議性嘅題目,所以無實行。

自由行沒錯為香港帶來經濟發展,可是從另一角度去看,它無疑帶來種種壞處。在經濟學裡,用「負界外效應 (negative externality)」去說明香港自由行的情況是最好不過。負面界外效應指出,甲方在生產過程當中對乙方造成損害,但沒有作出賠償,即社會和私人邊際成本出現分歧,造成市埸失效。當然,字面上,理論往往是令人痛心疾首,難以明白,但作為一個經濟學者,我的工作是將理論用簡單的例子去說明和解釋。

新舊交織的華倫西亞

晚上八時多天還亮著,可是博物館都關門了。在華倫西亞的博物館大概七時關門,星期五會關得比較早,好讓員工們安排周末的節目。在華倫西亞,不僅官方機構在此福利,其他的機構和店家在周五都只工作半天。有些店鋪(除了食店)還於周末休息。華倫西亞是近年才興起的旅遊目的地,所以有些商家還保有「周末不上班」這份歐洲悠閒,除了市中心的遊客區,其他服務居民的店子都在周末休息。反觀忙碌的我們卻視周末為重點生意日。

小心「旅遊法」的苦肉計

工聯會批評無咗「自由行」影響幾十萬人飯碗問題。隨後的就引發與小弟在報刊上筆戰,質疑工聯會根本只在考慮「刀手」的生計而不是整個旅遊業。再說遠因,就論到「每十個遊客有七個來自大陸」,形成本港旅遊業過度依賴中國客源。將兩者合起來,出現了一個「業界普遍現象」,就係「無咗中國遊客會有好多人無飯開」。今日多篇報導指「屠房」經營情況慘淡、「刀手」無啖好食。

遙祭港人英靈

相比之下前一陣子台灣漁民被菲律賓軍方槍擊台灣政府不但能在短時間與菲政府交涉最後亦成功追討賠償這正正是台灣政府贏得民心之措舉。相反菲律賓政府蔑視香港特區政府慘劇快將三年人質家屬多番奔波最終亦未能為死去的家屬討回公道菲律賓政府連一個公開的道歉也欠奉。 在慘劇發生後香港特區政府立即對菲律賓發出黑色旅遊警示至今仍未撤銷。 對死難家屬而言公道比賠償更重要菲律賓政府一直拖延下去相信這旅遊警示亦會繼續生效。

各位領隊導遊,辛苦哂!

我們其實要求的,不是客人的讚賞,只是基本的尊重。請尊重每個在旅行團中,為你默默工作的領隊導遊們。有時候,你可能會不滿意他們的服務,合理的要求,我們當然願意配合。可是,請記得,我們是在「服務」你,不是在「服侍」你。

居酒屋係好地方

白領男好多野講,講既野亦好有趣。佢係做旅遊業的,因為時常接觸客人,所以對外國人都冇乜避忌。佢話,大陸人、香港人、台灣人好易分,香港人同台灣人比較有manner,大陸人就有錢大晒,遲到仲大條道理果隻。香港人同台灣人比較明白事理,遇上突發狀況好多野都「冇問題」(佢識呢句廣東話),反觀大陸人就俾左錢你就點都要服侍我……

九龍城邦之復興

筆者心目中的「本土」就是九龍城,因為自出娘胎有十年時間在九龍城居住和生活,就算後來遷居大埔,也經常和家人回到九龍城逛街和吃喝,筆者見證著九龍城的盛衰。九龍城是筆者的「本城」,我對它的印象是:龍蛇混雜、美食天堂、國際城邦。筆者兒時居於九龍城寨,此乃龍蛇混雜之地,自不用說。說它是美食天堂,當之無愧,從路邊小吃、地道粥粉麵飯、火鍋海鮮至世界各地名菜應有盡有。九龍城從來沒有高樓大廈,只有一群群矮樓;九龍城從來沒有大街,只有縱橫交錯的小巷,它就是一個小城邦。啟德國際機場飛機日夜升降,旅客來住如梭,成就九龍城這所國際城邦。

象牙塔上的貴族

旅遊業,也是一門生意,以旅客消費刺激當地經濟,但咖啡廳中的服務態度卻讓人嗤之以鼻,旅客又如何能帶著笑臉消費? 縱使華衣多麼華貴,一味的趾高氣揚,誰都會難堪,也許換個角度說,法國人的傲氣高得連生意也可以不做,視面子比金錢重要,這也是港人佩服得五體投地的一點,令我不禁回想起香港……

自由行故之然帶來收益,但這項政策出現是始於「沙士」之後,縱使全球旅遊警告已取消但各地旅客也仍對香港卻步,田二少不過是把「自由行是及中央施恩香港的時雨」的說法來個合理化解說。文中同時提到自由行帶來的經濟收益由2003年的289億元到了2011年達850億元,佔本地生產總值4.5%,並指這是毋需政府支持下產生的結果,這論點是田生欲宣示個人功名還是為自由行保駕護航就見仁見智。這些數字的確是事實,是無法推諉,不過呢……這些的經濟成果的覆蓋層面有多大?看著「自由行旺區」高級服飾店、藥房、電子商品店氾濫成災而小本經營者已經無處容身,甚至如銅鑼灣變得「藥房多過七仔」,這不是反映著這堆數字成果的惠及層面有限嗎?

香港旅遊業刀手豪語錄

班刀手為求成功劏客的確無所不用其極,蘋果報導提到景點觀光都係馬虎了事,事關佢哋心中覺得呢啲行程無錢搵嘥時間。當然亦有台詞使到呢啲馬虎合理化吧。小弟曾經從事旅遊界近十年日子,佢哋啲台詞到底有幾精彩,就乘住阿茜嘅出場就同大家揭露。報導提到借李嘉誠過橋,根本係「刀手界」慣用技倆,事關咁啱得咁蹺劏客團住嘅酒店十居其九都係長實/和黃名下物業 — 青衣三寶(青逸、華逸、盛逸)、嘉湖海逸、馬鞍山海澄軒。而佢哋嘅講法就係「李嘉誠蓋酒店給你們住,首富贊助咗你們嘛….. 該會做人吧」。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