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義

旅程在計劃時總是看上去完美無瑕,但實行上來都會有不同挑戰,但正正是這些不可控因素,令整個旅行變得難忘。讓自己在旅程中嘗試解決不同問題,讓自己身心都有得着,在陌生的土地感受它們的魅力或恐懼,並反思一下當下或過去的自己,就是旅行的意義。

為宏都拉斯平反:唔係食人國

偶爾看見街上有警衛拿著大槍,但總括而言,宏都拉斯比想像中平靜得多,也友善得多。我們不解,為什麼這國度是聯合國口中謀殺率最高的國家,例如委內瑞拉,幣值貶值如廢紙,連購買日常用品都有困難,所以不難理解社會為何動盪;但宏都拉斯,我們不明白。

「呢度咩黎嫁?好悶囉!」「好似大陸囉。」「做咩要黎呢度姐?點解唔去行商場呀?」「癡線曬死人咩,點解要黎呢度呀,無遮無掩咁,實曬黑晒囉。」自此之後,我嚴厲地挑選旅伴,甚至直接不挑了,選擇一個人出發,連一丁點會破壞旅程的機會都不讓發生。漸漸連在香港的活動也獨來獨往,省去磨合適應的過程,免得麻煩。

孔中窺見的倫敦

對於我來說,倫敦就好像是整個歐洲歷史的縮影,帝國的曙光就反映在大英博物館內;倫敦塔上的哀鳴彷彿把毛骨悚然的黑暗時期投射到我們的腦海裡。所以即便是走在倫敦的街道,也不免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唏噓,究竟失去的已經是所得到的一切。

鬼鬼祟祟去旅行?

難得請到大假去個短trip,同事們一收到風,通常就會蜂擁而至託你買呢樣買個樣。無辦法!為左同班同事維持友好關係,雖然覺得好煩擾,但係實在唔知點推卻,仲要一定要記得買一堆「得體」既手信返黎!尤其一眾師奶係旅遊達人,平時一有空閒就上網睇旅遊資訊,你請食咩手信佢地全部知價,如果見到平價貨會暗地話你吝嗇。

「喂!我地可以去杜拜轉機喎!個度勁多酋長喎!我要同酋長影相!」「下?做咩要去個d國家?個d中東地方好亂嫁喎。」「咦!呢間航空公司去莫斯科轉機喎!咁咪可以見到好多俄羅斯靚女?!」「做咩要轉機姐?又要等。」「等兩個鐘之嘛,平好多喎!」「個d國家都唔知咩地方黎, 陣間delay咁點算呀?」「直航貴好多呀嘛,兩個加埋貴4千幾呀。」

16歲那年,會考之後,我們一大班同學到台北展開畢業旅行,在行程中段,我就跟其中一個女同學在一起了。那是,我的初戀。直到現在,我還記得十年前那晚,我們在當時仍是鐵皮屋的士林夜市分享著同一串七里香的畫面,之後在旅遊巴上她累得靠著我睡著了,正在入夢的她樣子比香芋口味冰淇淋更甜。嗯,我好想咬一口。在往後的十年,我沒有遇上任何一個女子像她這樣甜。

尼泊爾的冰湖試煉

身處 Manang 的我們,深深體會「聽天由命」四個字的意思,此鎮乃尼泊爾安娜普納環峰線(Annapurna Circuit)其中一個重鎮,是決定沿傳統路線走至 Thorung La 或是轉走支線前往海拔約五千米的 Tilicho Lake 的地點。由於正下着大雪,明早路況不明,更有遇上雪崩之虞,但我們仍想按計劃前往目的地。這個憂慮害得我連續兩晚夢見撤退,甚至因隊員出現高山反應而必須乘坐小型飛機離開高地的惡夢。

從我知道我的相機有雙重曝光這個功能開始,我就開始構思這個自己和自己去旅行的計劃,因為在路上的人,其實都有很多個自己在不停地掙扎,探索,思考,我希望可以用這個方法把這次獨自旅行的經歷呈現出來和大家分享。

保持低調,旅途平安

見一名港人上月從德國乘飛機回港時,其寄艙行李被撬開,裏面價值十七萬港元的名牌手信被偷走。該行李箱乃係特務電影常常使用的名牌Rimowa,行李箱寄艙前,也繫上了標誌著物主是「馬可孛羅會鑽石級會員」的紅繩。

被稱為千塔之城,布拉格舊城區幾乎是東歐必看的美景之一,問到看千塔的最佳方法?除了登上舊城鐘樓外,就是登上能一覽布拉格全景的皇宮山玻上觀景台了。從舊城廣場出發,經過查里大橋及城門,再沿山玻走,大約 40 分鐘路程可達。每逢正午十二時,皇宮門外更會有憲兵換班儀式,幾乎是到布拉格的遊客必到的觀賞環節。

除了香港,很多國家的人也飽受低質素旅客的滋擾。法國攝影師Nicolas Demeersman拍攝一系列照片,回應這種另類人禍。

花蓮的無人之境

入住梯田山,要有與世隔絕的心理準備,因為梯田山沒有文明,包括電話、電視、網絡一應俱無。當然,你仍然可以使用自攜的通訊設備,雖然身在半山,信號依然暢通。但既然選址在此,我建議不如來個反樸歸真,盡情享受蟬樂和日出。

走在檳城的舊城區(喬治城),你會看到很多華人開設的舊式小店,看鋪的人,不少都用電視或平板電腦,看著香港無線電視戲集,有些店主,更播著八九十年代香港粵語流行曲,還記得一間店鋪的店東,播著在1989年推出,由陳松齡主唱的《天涯歌女》,此情此景,頓令我這個懷念八九十年代的香港人,有「禮失求諸野」之嘆。

吳蚊蚊是一個很樂觀的女生,跟她做訪問,印象最深刻就是她一句:「只要你堅持做一件事,整個宇宙都會有能量來幫助你。」隨心,隨行。吳蚊蚊隻身走遍西藏、尼泊爾及印度,215日雲和月,在藍天白雲、自由空氣之下,細聽自己內心真實聲音,尋找更雋永的價值。

從旅遊角度,是次改線,不單減少了較有文化氣息的路段 (如中西區山城路段會改短),更把開蓬巴士帶入較繁忙的路段(如軒尼詩道及海底隧道),空氣質素之差可想而知 (要遊客體驗香港隧道的污煙瘴氣),又沒有特別的景點可看。還有的是,遊客如果要由中環、灣仔去銅鑼灣,竟然先要經過九龍的尖沙咀才可抵達,就是這一路段,隨時比現時多40-60分鐘!相信到時又會有一批遊客中伏!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