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昂山素姬

倘若昂山素姬在中國的話,她未必在其有生之年可以到挪威首都奧斯陸領取她的諾貝爾和平獎。這是因為她所面對的政權和人民的差異。每人生怕自己都成為另一位李旺陽無故一囚二十年,比轉是你?你會走出來嗎?現在身處香港,我們可以上街是因為還有這種法治精神,社會倘存有點公義。但在國內呢?這種無形壓力是執政者無恥給予人民,要人民成為啞巴,成為弱聽,不聞不問,只能見神舟上天空,不讓見一人枉死於獄中。

微微變化中的緬甸

一年後的仰光,昂山的競選海報在鬧市懸掛,小販紛紛穿上她的人像汗衫。我再次造訪 NLD 總部,乘坐的是一輛貼滿 NLD 黨徽的出租車,司機願意把送到總部正門。NLD亦已成為合法政黨,昂山正馬不停蹄為四月一日的議會補選四出拉票。然而,緬甸得到民主、自由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