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明光社

這篇文是寫給想知道發生咩事,但是不貼近動漫圈的人,俗稱懶人包。整件事情最多人噪的原因,不外乎香港人最常有的那句話:「點解旁邊的AV舖頭無人掃,龍虎豹沒人掃,但是同人誌和動畫就被人掃?」——魚蛋論啊,魚蛋論,不過不是不可以理解的,反正我也講過類似的說話。

馬賽的女同關係乃是最受非議一點。做第三者,是不道德;對像是同性,是為不倫。不德又不倫,在TVB決定道德習俗的香港哩民港女市場中,乃是萬惡,所以樂易玲為免公司資產沈船,也要急急拉她出來多做一場消毒戲。「訪問」固然是避重就輕,一切都是「一切已經過去,以後會專心投入工作」,然後就是梨花帶雨,表示自己「任性」,「傷害」了很多人。

是次講座講座康貴華亦很值得留意。康貴華醫生除了是明光社董事,亦是所謂的「拗直治療」的代表,其新造的人協會致力於試圖改變非異性戀者的性傾向,這種試圖改變性傾向的行為早已被多個組織所譴責,包括世界衛生組織,美國精神病學協會,美國心理協會,香港心理學會,香港精神科醫學院,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皇家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學院精神科等等。

文中引耶穌跟稅吏和罪人同檯吃飯及經文來論到林以諾帶領陳信主本是信徒應盡之義。「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之後又說「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2:17)。作者對經文無理解錯,我們本應是接納/親近一些被社會離棄的人,讓他們得聞福音。然而,引來社會的強烈批評的原因,除了因為陳本身被大眾「視作過街老鼠的人」之外,另一因素我們不能不注意的 - 是林以諾此人言論的前後不一。

或許有些人會執著於婚姻(Marriage)是宗教下的意思,應該要跟從聖經的指引嚴格要求;只不過,這是不是等如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就不能締結?或許,Union(我唔知中文點叫),會是一條合適的出路。但是,在他們執著於聖經不允許同性婚姻的同時,我希望他們也明白……

沒有討論,沒有回應,將人家對自己的批評說成是「鬧爆文化」。第一顯得其十分自大,他自己被人批評,關香港整個基督教界什麼事?? 下次他老人家教會出了異端,係咪應該出一個POST說全香港教會也被異端滲透了?! 第二,他是有心將其他人的批評污名化,客觀效果是一些不知前因後果的信徒/教牧 (就我觀察是有為數不小的牧者有睇林的FACEBOOK)看到他出的STATUS,第一時間當然係覺得林十分可憐,被人「鬧爆」了。

基督教右翼吹大雞

香港有幾多耶教徒?得嗰二三十萬,你唔鍾意嘅嘢就要其餘幾百萬人都跟你嗰套,唔係咁霸氣吓嘛?講真其實好多大宗派都唔buy佢地呢種利用同志議題高調製造恐慌仇恨嘅做法,所以你唔會見其他大教會加入。我本身對耶教冇咩反感,不過我本身對班右翼好睇唔高眼,女友又不停收到佢個老闆同埋啲hardcore耶教朋友whatsapp,不勝其煩,所以有感而發。

不要驚動佢地嘅愛情

初認識女仔嘅的時候,一定會了解佢係咪hardcore教徒,如果係嘅話,一定縮沙。所謂hardcore,即係嗰啲開口唔夠兩句就講教會,語氣聲調十足十創世電視啲人講嘢咁,覺得賭波同飲啤酒好壞嗰種。唔係話教徒一定唔好,好多信教嘅女仔都不是那種hardcore女耶青,係可以交往的。咁點樣知個女仔係咪耶青?咁首先當然係聽佢講嘢有冇佈道會feel啦,咩係佈道會feel?即係同成年人講嘢好似同幼稚園學生講嘢咁,你上youtube睇吓就會明。除此之外,你同新識嘅女仔傾計,點都會問佢平時做啲咩咁,如果每個禮拜會返教會兩次以上,就肯定中。如果你仍然要追,咁係你嘅自由,不過後果自負。

姑且勿論為什麼一個應理關注所有「反逆向歧視」的「大聯盟」只會在性傾向歧視條例時跑出來說反逆向歧視,而不去關注其他情況亦有機會出現的逆向歧視問題;亦不討論「大聯盟」代表李偲嫣與其他一直在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團體的關係,我們只是單純討論有關公開信內容的謬誤。

最難謹守的誡命,是愛

若果「損人利己」是基督教教義,我就乾脆脫離這宗教好了。如果基督教團體有自己的concern,最好的做法就是支持諮詢,然後在恰當的地方據理力爭嘛!即使撇開明光社聯署聲明的不盡不實,單是為了捍衛牧師的言論自由,而要同性戀者繼續受歧視,這已經是荒謬得很。大家都是罪人,為何我們可以有資格要求另一班人受到歧視?我不明白,只想起路加福音耶穌的一段講話:「你們律法師也有禍了!因為你們把難擔的擔子放在人身上,自己一個指頭卻不肯動。」

食環署在整理市容的「制度」是在滋 長 罪 惡 !它令到人在當中犯罪而不自知, 傷害他人卻因為有種種從制度而來的籍口去開脫。 例如「我都係打份工姐~~~ 」「我也只是接上頭ORDER詐~~~」「我也要搵食, 我也沒辦法」等等,這是每次有食環的新聞出現也同時出現的論調。而當黃子華名句「搵食姐 犯法呀 我想架」成為這個社會的核心價值時候,在信仰而言就是一種危險的警號;因為人會習慣這種籍口而不用悔改。 當信徒活在一種制度, 在其下成為加害者的角色卻又走出說「我信耶穌了!」的時候, 你能真的相信他已悔改歸主嗎?

What Would You Do?

近日有網上媒體轉載了一系列短片,透過模仿真實場景,反映出路人目睹弱勢社群受到不公對待時會怎樣反應。筆者原先以為該系列短片定必會在短時間內於網上瘋傳,但出乎意料地,網友們關注的卻是那個TITUS廣告是浪漫是感人還是不合邏輯, 實在令筆者百思不得其解。梁振英僭建,大家窮追不捨;同志要平權,大家據理力爭,為的,是公義。不過,在討論大是大非的話題之際,各位又有否在意到近在咫尺的不公?

容我首先引述一些外國例子,美國浸信會教會「 Faithful Word Baptist Church」的Steven L. Anderson 牧師於傳教時曾經公開表示「我每天都祈禱,上帝讓 Obama 趕快死!」,理由是推動醫改,並且說他說,他並不必負擔殺人責任,也不必負擔教唆殺人責任,因為他只是在進行「精神信仰上的戰爭」。但可怕地,這種論調在美國竟然亦得到支持

同志:陳到觀點

其實,我就是中間派。我很怕一刀切同志問題。有罪?無罪?come on,i am not God himself. 我無答案給你。基督徒們,其實,你的良心給你一個甚麼答案?同性戀這罪大惡極嗎?我告訴你兩個故事,真人真事:某直男在大學時代玩女無數,食處女多過你食女,後來信主,金盤洗J,娶了個靚女,四圍出來叫人不要濫交,要貞潔。第二個故事,一男生在中學時發現自己是同志,偷偷和另一個男生發展,勞斯來斯何韻詩了十年,拍了十年拖,躲於衣櫃裡躲於失落裡。有一天,二人出櫃,被道德審判得體無完膚。同志圈的感情生活怎樣我真的不清楚,但是,我問你,以人頭計,那個故事的人造成的傷害較大?

談一談歧視的自由

基右理論上唯一可以討論的點是這並未是一個社會共同認同的道德:並因此認為少數性取向不受歧視未達到成為法律,甚至道德的前設。然而他們卻連辯都不敢辯,連為自己自辯的機會都失去。然而,當我們已經立法禁止其他歧視時,根據類推原則,我看不到禁止少數性取向歧視者有不立法的理由,尤其是在基右更為社會證立了這立法必要性。

以父之名

總有人喜歡在Facebook打一大堆似是而非、共產黨式偉大光明正義無厘頭的caption後加一句聖經金句,然後綴以我是基督徒的處名。而當你試圖以你的常識去反駁他們時,他們會一碌鳩打一船人地將所有問題歸納成宗教問題,但他們意識不到其實是他們的宗教觀很有問題。他們把宗教信仰當成一種工具、一種藉口,一種在法庭上可以令自己獲得輕判、在公義前可以為自己的罪開脫的理由。他們把宗教當成一種可利用的東西,或是減輕自己的罪惡感、內疚感,或是令自己不去反省自己的錯。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