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十五年前,我十八歲。那時袮極受歡迎,指揮若定,統領著人們戰鬥。至於我,被袮漂亮的包裝吸引自不在話下,更難得袮很有想法,討厭非理性的手法,希望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法去創造充滿愛,充滿和諧包容的未來。我被袮的理念吸引,於是隨著袮的步伐,投身於這個偉大事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