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春浪音樂節

「友善的狗」是台灣春浪的主辦單位,今年把春浪音樂節帶到新加坡及香港,引起哄動,他們更即將在台北及香港舉辦JazzMe Festival。有多年舉行大型音樂活動經驗的團隊,首次移師至香港,不但天氣不似預期,安排更惹來樂迷猛烈批評,連報章也參一腳列出「二十宗罪」。香港和台灣的音樂環境到底不同,這次與友善的狗負責人沈光遠談談香港春浪的「慘烈」第一次、兩地音樂節風氣、樂迷期待以及創作大環境的影響。

我沒看過台灣正宗春浪,也沒有戶外音樂會的經驗。惡劣天氣,加上各種樣安排的不清晰,的確影響了大家欣賞音樂的心情。場裡很多人都不太滿意,同行的朋友也說春浪的印象就只有排隊。演出單位也未見有組織的配合,過場時間超長,廣告泛濫,好些觀眾也忍不住喊:「破壞氣氛」。開頭前3個單位都中規中矩,到後3個比較有名的歌手,卻是變了濃縮版本,唱個半小時左右就下一part了。方大同用了好些時間在介紹band的成員;陳綺貞就她很喜歡香港,卻說不出一個菠蘿包或魚蛋;輪到老蕭的時候已經趕到透不過氣來,不停站的唱了半個小時,整個騷就要結束了。接近八小時馬拉松式的香港春浪音樂節於我,最感動的moment卻是過場時,播放五月天在墾丁春浪音樂節上的片段。那時候大家撐著傘,看不到畫面,在雨聲伴奏下,N萬人大合唱〈突然好想你〉。

香港春浪,請停止作孽!

苦等過後終能走近會場,發現真正的罪魁禍首在於檢票工作人員嚴重不足,當時人龍一直閉塞,但眼見單位卻只安排6-8名工作人員負責檢票,另加6-8名工作人員為觀眾繫上識別手帶,過程繁複需時,結果便令入場速度異常緩慢。 諷刺的是,身為夾在人群的觀眾對大會安排毫不知情,惟一能清楚接收的訊息,便只有不準攜帶飲品食物進場。 當時人都快逼瘋了,你卻只懂安排喇叭不停重覆 「會場內不準擅自攜帶食物飲品」,這是何等的莫視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