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普選

站上檯面向張曉明說話

所謂能戰才能和,要向張曉明擺出全面抗戰的姿態,是不得已的事情,就如你在內地餐館吃飯,不是你不想對內地飲食業同工展示港人的文明作風,而是你不喊大喉嚨叫「服務員!」,是沒有人理睬你的。近日荷里活金獎影星Robin Williams溘然長逝,世界各地紛紛上載網民站上檯上的自拍照,以重現他在Dead Poet Society(港譯《暴雨驕陽》)的經典場面作為致敬。泛民議員理應效法,站到檯上向張曉明宣讀佔中宣言,代表港人向中共說明:你要我們坐下,我們只會站得更高。

在此刻各處敗象紛陳的香港,卻偏偏缺乏對原則堅持的政治人。莫說去年支聯會的「愛國」口號所伸延至紀念六四的爭議,八九民運無疑是一代人的香港身份認同所在,民主派爭取二十多年的普選,竟也爭取不了一個由全民普選的特首候選人,高呼支聯會的六大綱領,又如何面對過去,面對自己?尤其是像張文光那種人,說到自己不能當選教協監事,教協作為支聯會秘書處的功能就會被取締這麼嚴重,張文光是否應該第一時間撲出來支持長毛?

泰國亂局對中國的影響

在世貿的多次談判之中,從來都是「農業補貼」成為最大的「障礙」。不過和泰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從來也沒有一個歐美國家的中產因為農民補貼的問題和政府大打出手,甚至要「改變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來「另外找個平衡」。而更令人大跌眼鏡的,竟然是美女總理「忽然被刁難」的時間,正正就是她「找出了解決方案」之時!

解決方案是什麼? 就是找到另一個傻佬來「埋單」,不用泰國人自己找數。這個傻佬是誰? 中國是也。

本人的問題是:我恨現在的香港,更恨現在的中國,但我是香港永久居民,請問我在法理上,有沒有資格參選特首?又有沒有資格在未來普選特首的選舉中投票?

《基本法》第二十六條寫道:「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就普選特首而言,所依之法,當是《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現時的《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的第14條「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的資格」,已規定了相關的情況,本人並無任何抵觸。然而,林鄭月娥女士卻表明,特首需要「愛國愛港」是非常明顯、「不言而喻」,故此,為符合特首需要「愛國愛港」的要求。

讀郝鐵川教授贈書有感

目前香港的政制爭拗「卡」死在那個地方? 就是各方都在費盡心機思量如何可以「準確掌握」選舉的結果,而不願意接受一個「大約合理」的結果:建制派老是擔心民主派會搞獨立,而民主派老是擔心建制派會搞赤化。因此雙方都在互相逼迫,以謀一個「絕不含糊」的方案。普選一事被建制派一拖而竟然可以拖了十年,而所謂「佔領中環」也是由此而被迫出來。雙方都在玩「攤牌」了。

其實現實政治和考試不同的地方,是現實世界並無一樣東西叫「絕對不會錯的標準答案」。謀求這種「絕對性」,基本上和自尋短見差不多了。

帶上護照去佔中

「幫港」的英譯為 Silent Majority Hong Kong,簡稱 SM‧HK,這是否屬西諺云之佛洛依德說漏嘴,反映他們潛意識期許中共跟他們(港人)應存在某種S與M的關係,筆者才疏,未能判斷,看來要請城中才子(如陶傑)好好分析,開我等市民之民智也。

早前國教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撰文,文章題為〈驪歌再唱〉,指出身邊許多友人,此刻眼見香港前途黯淡,不得不認真考慮移民,上世紀九十年代移民潮之歌看會再次奏起。也許那些港人計劃移民的動機,與周融不盡相同,但客觀效果,也是丟下香港這個死局,讓香港大多數沉默且「貧賤不能移──民」的港人承受。

我開始推想,如果以立法會提名特首,如何能夠符合中共的目標,即是在一個可控的情況下選出特首?當我讀到陳雲寫道: 「最好是等待二〇一六年立法會改選之 後,用當選的議員組成選舉委員會。即使二〇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仍在……」情形開始清晰了──留意陳雲寫的是選舉委員會,不是提名委員會!如果仍然是小圈子選舉,那又如何至少在字面上符合普選的定義?有一個辦法可以做到:規定特首必須由直選的立法會議員出任!換句話說,不會設立特首選舉,市民只能選立法會,然後由立法會議員間互選出特首,亦即行英式的內閣制選舉。列明特首必須由直選議員出任,那這個特首從提名到當選,都可完全符合普選的定義了!但由於有先在2017普選特首、再於2020普選立法會的原則規限, 2016就不必廢除功能組別,於是建制派仍 然是立法會內的多數,變相中央就可以直接欽點2017的特首!而按去年立法會配票的成功經驗,要送一個中共欽定的Prime Minister入議會(到時特首作為北京在港的 首僕也是名實相符),就算這個人毫無地區 人脈甚至選舉經驗,也是毫無難度(如謝偉俊)。……

去到決定2020立法會的普選辦法時,中共當然可以關人:一是中聯辦種夠票,配以改劃選區,保證建制派過半而全面直選,未種夠票也可以繼續在普選的定義耍花樣,保留功能組別有備無患,再者即管讓你反對派否決方案,但特首已經是「直選」產生……總之,就是冇得輸。

夠厲害吧,但這連橫計還有一個最毒辣的效果──瓦解佔中。

唔係真假同味道的問題

當日聽到葉劉在立法會回答慢必,話牛丸可以唔洗理真定假,好食就得,真係聽到火都來。大家可能都覺得葉劉咁答真係擺明搏打。喂,大佬人地大陸用三聚青氨整的奶粉都好有奶味,你係唔係同我飲左佢?之但後你又可能話兩樣野唔可以相題並論呀年輕人,兩個例子對身體的影響有好大分別架﹗三聚青氨食到生腎石架,但係牛肉丸啲牛肉變左豬肉都一樣好有肉類營養呀,你點可以用一樣食得死人的野來同啲完全對人體無害的野食來做比較呢細路,好食就得啦~擺明呃like呀你~

佔領中環,後事如何?

「長江中心」這個地點,是「龍蟠虎踞」之選,應該完全準確。光是以上周邊設施能容納的人數,絕對多過香港大球場。

一百五十年前,英國海盜上岸,就是在這個地方架設起一個管治中心出來。「首富選址」,又怎會沒有考慮過這點呢?

這股「人潮」能凝聚的話,要是向海旁走去,就是政府總部和新立法會大樓;向山邊走去,就是梁振英的總部以及美國領事館,可以鬧出一個國際大新聞出來;向東邊走去,那是「阿爺的錢箱」中銀大厦,多走一步就是最高法院;換言之,香港的「立法、行政、司法」三大機關,都只是幾分鐘的腳程。這個還不是心臟地帶是什麼?

撇開普選立法會的技術問題,這個方案好像很形而上,似是在POLI 1001的tutorial當中,討論香港應實行「總統制」還是「議會制」。但細想之下,普選的立法會即提名委員會,特首必然是經由普選進入議會的,這完全符合基本法規定(還省下特首選舉的公帑,香港人定必受落)。放在現今的時勢,至少方案有說服中共的理由,因為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只屬過渡安排,無論減少或優化功能組別,仍能「保障」建制派是議會的「多數黨」,而只要規定特首必須由直選議員出任,則算是履行了「普選產生」的承諾,卻立即大大加強政府的認受性,攤牌的時間又可推遲到討論2020年立法會組成的時候,以時間換取空間。

當然中共是否接受,是另一回事,但重點是要跳出中共的設限,不要中共說要「愛國愛港」,泛民就一個個爭住解釋自己也愛國愛港。玩政治,未必次次都要機關算盡,齊齊來I have a dream,拋多幾個「極樂方案」,幻想極樂總好過下地獄。

李柱銘(馬丁)和陳雲近日先後就將來特首普選的提名機制提出主張。筆者向來力主泛民必須有自己的政改方案方可在這次政改角力與中共周旋到底,方案大可百花齊放,但最低限度不要太笨拙吧?細閱二人方案,兩者皆不智,請回。

所謂愛國愛港是偽命題

愛國愛港從來都不是一個客觀的條件,可以成為參選者的資格。愛?甚麼是愛?怎樣才叫愛?這通通沒有客觀的定義。候選人的政綱只要是有利香港社會,獲得香港人共識的,自然便可當選,將「愛國愛港」的「愛」變成前設,根本是在模棱兩可之中任由北京操縱選舉。更過份的是指候選人必須是北京可接受的人物,這簡直是完全扭曲了普選的定義。設想一下,美國執政的民主黨,能說「總統選舉的候選人,必須是民主黨接受的人」這樣的話嗎?偏偏大陸執政的共產黨就說出「候選人必須是共產黨接受的」這種話來,北京根本無意尊重民主的精神,尊重平等的選舉規則。普選的意義,在於凝聚社會的共識,在於讓不同政治理念的人也可通過公平公正的選舉接受選民的洗禮,透過政綱去讓選民選擇最適合自己社會的路向。

我仍然不明白中共為何要這麼辛苦,左搞右搞,誓死不讓泛民、反對派 「入閘」 參選。不少親共人士,包括近期李慧琼都說,大部分香港人都是 「愛國愛港」 的。那麼依照他們的邏輯,將來普選, 「愛國愛港」 的香港人又豈會這麼傻,選一個跟中共對抗的 「非愛國愛港」 候選人呢?既然大部分香港人都 「愛國愛港」,那麼搞事的泛民、反對派又怎能得到民心,贏下特首選舉呢?他們究竟擔心什麼?愚笨的我想問問大家,這算不算自打嘴巴呢?

中央方面能動的棋子極多,例如「放風」會不接受選擇結果,會出動解放軍鎮壓之類。其時,佔中者必然以不欲有人犧牲為轉風駛舵的理由,又再祭出「拎得幾多得幾多」的舊話,大方接受不符合世界性的普選定義的選舉,消耗港人最後的籌碼,留下一個騰空了的中環,「保存彈藥」爭取再下一次的真正普選。太陽底下無新事,這套似曾相識的套路,因緣木求魚的社會運動而載譽歸來,相信也不出大家意料之外,再重來幾次,直至二零四七,總會有人出來謝幕的。

包選舉啫、但係唔包普選喎;即使有普選,都唔包一定係直選(唔要直唔通要孿?),而即使係直選,都唔包冇人要篩過。然後再補充:選舉啫…唔包提名…提名啫,唔包被選喎。不論你點理解都好,最終解釋權都唔喺香港人呢邊。

可惜消委會真係唔包「政治承諾」呢家嘢,否則一早就應該按「不良銷售手法」拉哂啲人去坐監就大家條氣即刻順哂。

如果「中央執意斷水斷糧」要求香港人不再「抗拒干預」,請把香港「驅逐出境」。讓港人完全過渡到「新加坡模式」去。

新加坡模式說到了底,就是和美國一樣,「搞獨立」噢。

各位,既然發夢冇咁早、也沒興趣搞港獨,也又請大家繼續上網打機,不要過問政治啦。

而各位中央大員,也別來發此春秋大夢,請勿以中央意旨、人力物力和時間,企圖或意圖誘使或鼓勵或迫使本港無知少年向新加坡學習「搞獨立」。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