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智利

智利 - 該國南部第一條橫跨海鷗河 River Cau-cau 的大橋,落成儀式被迫押後,因為西班牙建設公司,將至少一件組件,上下調轉。事件導致智利網民相當不滿,反而總統皮列拉則表示問題並不是不能修補,但工務部長表示建設公司應該負責。

香港人中意搶野,媒體當然又搶新聞,但往往搶完呢……呵呵呵呵…..當佢地尋日熱烈地彈琴熱烈低唱話路姆西單也已經去到瑞典果陣,單也其實已經順手去埋冰島智利大溪地。
唔講咁多,直接去地圖,最新好似去埋 摩洛哥。

曾討論過民主的意義。民主最理想的狀態,是人們相信它本身自有價值(intrinsic good),次一個層次,是作為一種公平分配資源的手段,有其工具價值(instrumental good),而電影中,民主則變成一種消費品,投個票,跟買罐可樂一樣,都是一種感覺良好的消費。

到底任何人,包括創作人,有資格討厭政治嗎?《向政府說不》的男主角Rene是出色的廣告創作人,反對派邀請他幫手策劃和製作一系列廣告,鼓動國民在公投日投反對票。鏡頭所見,Rene跟反對派一直保持友善但不親密的關係,除製作廣告外沒有參與太多其他政治活動。他盡心盡力拍攝政治廣告,每天都想到新點子,但他構思汽水和肥皂劇廣告也同樣熱誠。他的付出到底是來自政治信念抑或專業精神?一時也說不上來。甚至到最後反對派獲勝,所有人歡呼,Rene卻表現得很冷靜,沒有狂歡,只是抱著兒子靜靜地後退離開。觀眾甚至感覺到群眾的沸騰給了Rene一點壓力,他投入不到,唯有離開。及至下一組鏡頭,觀眾豁然開朗。Rene一個人踩著滑板穿梭鬧市街頭,是整齣電影中他最放鬆,最自由自在的一刻。

原則上不用太擔心「劇透」的問題,因為《向政府說不》改編自真實的歷史。為免看電影的時候看得一頭霧水,反而建議各位在入場之前閱讀一下智利的近代史。軍人皮諾切特(Pinochet)在美國政府在背後的撐腰下發動在1973年發動政變,推翻了民選的左翼總統阿連德(Allende Gossens),建立了右翼軍政府。執政期間主張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方針,所以他與英國的鐵娘子甚為友好。在獨裁的統治底下奉行自由市場經濟,又殘酷鎮壓異己,數以千計的政治犯被迫害、被失蹤、流亡海外,與現時的中國大陸有點相似。

2012末日談

盛極一時的印加帝國,則準確預言了歐洲白人乘船抵達美洲,而白人到來也標誌著印加和美洲文明的末日。印加有一傳說:一位身體如天空般發亮的神從天而降,教化民眾,開創盛世。白天一樣的神後來消失了,但印加預言指白色的神會從海上再來,故當16世紀為數甚少、武器裝備遠不足以打垮印加帝國的白皮膚西班牙人入侵時,印加人以為他們是神,鬥志全失,被輕易征服。此後白人不僅大肆掠奪美洲財寶,更由歐洲帶來各種傳染病,造成大量原住民死亡,這樣的末日,的確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