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曾偉雄

民主對很多人來說,確實不是很重要,特別是當民主需要你去做犧牲和取捨的時候。畢竟人是懶惰的動物,而真正的民主是需要每個人去耗費一定心力去參與、討論、監察,絕對是一個高成本的制度。而民主的存在就像空氣,平日沒有人會覺察到他的重要性,太平盛世時也不會人去付額外的代價「爭取」它。直到空氣已經污濁得不能呼吸,才會有人開始意識到它的可貴。它給一般人帶來的好處是無色無味無嗅,遠不及事業、婚姻、兒女、嗜好、食玩買,甚至賭博這些俗事的回報那樣觸手可及。

四年後的反高鐵

比對前後兩次反高鐵示威,應該很容易就能看到警方取態的分別。當然,比較重要的是當年的反高鐵示威期間,警務署署長是被稱為Sorry Sir的鄧竟成擔任,現在則是曾偉雄——即使鄧竟成任內期間示威者和警方都有相當的磨擦,但雙方的關係遠不如現在這樣險惡,從黑影論到延後拘捕這些事件上能看到,曾偉雄的手腕說是歷來最強硬的也不為過。

兒童恐懼疲憊,青年憤怒迷失,老人流離失所,這就是今時今日的香港。中年人、壯年人仍可以扮作若無其事地生活,因為我們在港共政權眼中,是GDP的一部份,整個城市的建設只為了上班、買樓、消費這三部曲而存在,但這個循環終有停止的一天,某日當你喪失貢獻GDP的能力,就會被推到城牆外圍,自生自滅,中門大開,只為讓更多消費喪屍取代真正的人類。

我們期望民眾有足夠高的智慧,引導局面向良好的方面發展;但我們卻不能視此為民眾的責任。除非,民眾有高度的紀律性或者組織性。現在香港泛民支持者不少,但我們看不到有高度紀律而又有足夠影嚮力的群體。對鬆散的民眾,加予理解的責任,是藉詞縱容建制的暴力,效果是協助侵害個體的公民權利,傷害公義。

告人唔入要道歉?

第一個應該大嗌「該煨」的,應該是警務處長。因為特首竟然是「法律盲」,警察以後的日子不知如何捱下去?

以下的推理可以證明梁特首是法律盲,絕對經得起科學驗證。如有不妥,懇請揚聲指正(具備資料唔該)。如要告我誹謗,無任歡迎。因為有關數據,取自政府公佈。

對於警務處的各位大佬,下文絕對證明各位是如何做人艱難,市民不體諒是一回事,公眾不是法律專家嘛,情有可原。不過連老頂也不體諒,那才真是要命。還要連累大家再一次做磨心……萬分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