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曾蔭權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醫生,人稱其正直,辦事用心,亦得民心,可算是當今官場較有為者。但局長可知道,香港無道,則出仕食祿是可恥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頗能慎思明辨,為官數十年以來,略有德政,算是勤政為民。惟當今行政長官梁振英昏庸無道,為其出謀獻策,是不義的。想起前朝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同是一腔熱血出仕,但求為民服務。結果又是不斷傳出司長意興闌珊、心灰意冷。政府無道,則根本不應出仕。當年行政長官曾蔭權率領高官遊走各區宣傳政改方案,齊齊高喊「起錨」口號。見司長站在一旁,強顏歡笑,故作興奮舉手呼喊,可笑又可悲。

遙祭港人英靈

相比之下前一陣子台灣漁民被菲律賓軍方槍擊台灣政府不但能在短時間與菲政府交涉最後亦成功追討賠償這正正是台灣政府贏得民心之措舉。相反菲律賓政府蔑視香港特區政府慘劇快將三年人質家屬多番奔波最終亦未能為死去的家屬討回公道菲律賓政府連一個公開的道歉也欠奉。 在慘劇發生後香港特區政府立即對菲律賓發出黑色旅遊警示至今仍未撤銷。 對死難家屬而言公道比賠償更重要菲律賓政府一直拖延下去相信這旅遊警示亦會繼續生效。

梁粉 又稱涼粉

「同菲律賓開戰囉」、「要追就追菲律賓政府,追港府做乜」。這是什麼的說話?做人會如此涼薄?老實說,這真的不是什麼挺梁還是倒梁行為,菲國之事早在曾蔭權時代已經有,當時港人一早要港府有堅實行動以嚴格對待菲國以加施壓力,但當局沒有做,直到現在梁班子,港府仍然是毫無動靜,港人並不一定是倒梁,而是對港府的行為失望。

活出非基督的基督徒價值

由往年經營劏房,到現時利用申報機制的灰色地帶提前購買地皮以搏取收地賠償,兩者似是沒有存在明顯上「犯法」問題,但這種走精面的做事手法卻是「師承」自幾位前任高官:梁錦松偷步買車事件,曾蔭權特首在慳電膽政策上益親家。可以說這是香港官場的「潛規矩」。陳茂波將此等手法化為已用,不單作為問責高官不合格,更進一步破壞他另一個身分 – 基督徒的見證。

外判香港

香港現在陷入一個官賊勾結的狀態,已經影響到營商環境,可惜的是商界根本不覺醒,一班財閥吃政治免費午餐吃到腦殘,以前成個行會、立法會都是長江一號至七號,李氏安坐家中已可指點江山,由政治優勢帶來的經濟利益簡直是餵到入口,現在財閥在政府中人脈已斷,他們陣腳大亂,卻又只願懷緬曾治下地產黨呼風喚雨的年代,在他們心目中,勾結為本的政治生態始終對他們最有利,有官可買,就有買中的機會,相反共建公平社會,他們的優勢便會迅即失去,未來十年各大家族都由富二代接棒,沒有政府偏幫的傾斜政策,靠這班少爺打硬仗恐怕得啖笑。

量化香港赤化

香港赤化,不是新的事情 - 早在70年代,已有不少紅色團體暗地進駐香港。回歸前,紅色團體在香港的活動是較低調;回歸以後,特別是過去五六年,紅色團體的活動越見張揚,並從各方位赤化香港。不過,找數據量化香港赤化的程度不是件易事。潘小濤文中提及的範疇,包括商業、政治、社會民生,當中好幾個(包括非政府組織;商會、專業團體;投地及通信行業;宗教團體及辦學團體),實非一人之力可以找到相關數據加以分析。因此,這文章只集中講幾個與香港經濟有關的數據。

鄧要放港台皇牌節目到亞視,真的陰濕絕招。當然這種陰濕絕招實在太過毒和明顯,所以對手亦有所防範才回應。大家明知亞視沒有人看而放到亞視播,是變相的放逐,但是仍然是名正言順地指有提供公共廣播予廣大市民收看,看不看是市民定奪,而且不好的話更可以有好借口向其開刀,這種笑裡藏刀的陰濕招實在恐佈。其實放在其他廣播如有線、now或者都過到關,但放到亞視真的太明顯,可謂由陰濕招變了明招了。

近兩日大家在網上都會看過兩條蛇英國領事和美國領事發出的蛇年賀年視頻,當中主要內容都是祝賀大家港人蛇年新年快樂的基本祝福語。老實說,這兩條短片的製作品質其實是挺簡陋,甚至是一種土炮,絕對不是專業製作,但卻可以是一種賣點。這種賣點就是平民的親切感。但這種平民的親切感並不是你話要拍便拍到,首要的條件是你是否真真正正是一種平民的國度文化有此種特質,否則只會帶來反效果。

官賊勾結

既然當今社會要與賊為伍,我就學做賊吧,sorry,官匪賊結是朝不保夕的,因為沒有制度,純靠奪權的江湖規矩,是一種你死我亡的模式,你看看王維基,他雖然號稱魔童,但從來不是反對派,魔在有少少創意,打破壟斷而已,但也因江湖大佬出爾反爾,搞到進退失據。我們一般人為搵食,入錯行,跟錯老細, 最多是賺少些錢,但官匪勾結的模式下,跟錯老細就家破人亡,權鬥的結果是可以令到前特首也無處容身的,學做賊又沒本錢,那就只有抗賊一個選擇。

蕭規曹隨的施政報告

其實這份報告是似理念多於施政,如果這份報告是在他當天上任說時,還可說是正常,因為上任你還沒有實體權力和資源時,說出理念是可以的。但半年後還寫這份報告,大量「研究、討論、檢討」等字眼,其實是有所不足。如果說曾蔭權是hea做特首的話,梁先生同樣是hea做,不見得有什麼全新觀點,連CEPA都是深化,而非開拓新領域。至於產業發展、經濟委員會之類,都是昔日前兩任所做的事情,都是蕭規曹隨而已。過往支持梁的粉絲都認為他是一個挺有新眼光的人去解決問題,但這次施政報告則是舊酒舊瓶。

外聲人嚴選年度代表字

好多地方都有選年度代表字,如果揀一個代表2012年的香港,外聲人揀「欺」,當中有欺騙/瞞 及欺壓/負的意思,且看看今年發生甚麼事

縱容無恥政府,自甘當奴

包容一詞,從年初不斷出現,變成另一個香江詭詞。反大陸人自由行惡行事件中,所謂進步左翼、文化人及民主統一派要香港人包容陸客惡行。今天,梁振英在僭建事件中,謊話連篇,毫無誠信。諸位梁粉及行會成員更無恥地為他開罪,聲稱梁振英已交代,只是市民要求高。最荒謬的,羅范椒芬竟敢呼籲市民包容。敢要求市民包容政府首長惡行,恐怕只會在香港出現。所謂包容自由行惡行,實質是縱容,惡果已經出現。年初至今很多論者已說明何其荒謬,在下在此不再重覆。市民包容執天者謊話連篇,以權謀私的惡行,惡果比包容自由行惡行更甚!

總是聽人懷念當時:懷念董建華的八萬五,懷念曾蔭權那擠不出的眼淚,懷念港英旗下那燦爛的東方之珠。這種源於過去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令我們不自覺自己不過在吃過去的屎。當時我們用力鞭撻曾蔭權那多出來的幾十萬豪華總統套房,內地廉租別墅;今日煙消雲散過後,發覺原來他可能比現在要好。

明明僭建已經斷正、誠信已經破產,嘴裡還是那句錄音機般的開誠布公、開誠布公、開誠布公、開誠布公……這一天終於來到,我竟然開始懷念曾蔭權。曾蔭權沒錯是很小家、格局很小,想著的只是Get the job done,又會在立法會裡西面、爆出「我唔會同你鳩噏辯論」,胡亂指責議員是黑社會……雖然如上種種也被引為一時笑談,但起碼你還知道黑西裝裡的是一個人。那個西口西面的人,是一個有正常情緒的血肉之軀。

一班港共政治低能兒

你看今日今日的港共集團,出謀劃策的是張志剛、羅范椒芬、邵善波之流,執行政令的是吳克檢、陳茂波之輩,加上劉迺強、劉夢熊、蔡涯棉等一幫不成氣候的外圍梁粉,八字概括:志大才疏,眼高手低。這班港共份子很多在昔日港英和董曾年代未受重用,今日小人一朝得志,豈能不語無倫次?偏偏沒丁點政治才幹,卻抱住自己一套意識形態死衝,遇有阻礙就歸咎反對派、傳媒煽動愚昧的群眾,永不認錯,從不檢討,車毀人亡指日可待。哀我城不幸,一眾庸才無能,卻要港人當災。

讓人難明的龍尾灘

梁在施政亦曾說過他們面對很多上屆政府的「屎」要執,ok,我當明白,那麼屎是可以抹走罷,不一定要你自己食掛。其中一些很明顯和容易做到的是一些梁特首常常說的小事。以龍尾灘為例,以一個合理的政客,又面對近期如此低水的民望的政府,其實擱置龍尾灘去發展人工海灘,其實並不是難事,絕對是一個順水人情,何解還要繼續下去。特首更可以振振有詞說「撥亂反正」啦。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