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曾鈺成

曾主席的特首寶座,近了

本身是建制派的曾主席,民望又長期高企,如果不能成功入閘,必定引起中間派及親建制的市民反感。倘若,連中共的支持者對選舉制度也有異議時,就會令泛民及社運人士有機可成。中共必須顧全大局,所以曾主席即使本來是沒有派系支持,也是可以騎劫小圈子的選舉制度,只要有足夠的賭本即是民望就亳無問題。

葉劉淑儀和曾鈺成,都是二零一七年特首選舉熱門候選人。不過,兩者近來爭取曝光及支持的策略卻截然不同。當曾鈺成多次跟保皇黨及中共玩「唱反調」,甚至公開指出假若2017年沒合理的普選制度,香港將走向混亂之路,意圖搶佔中間選民的時候,那邊廂葉劉卻玩保守、獨裁。先是盲撐政府不發牌予香港電視,再來投訴麥嘉瑋不禮貌、不專業,都明顯跟主流群眾持相反意見。問題係,點解葉劉要咁做?特別是當假想敵曾鈺成都要做影帝,以收買人心的時候,葉劉卻往相反方向走下去。

曾鈺成的狡猾程度跟梁振英不相伯仲,但政治智慧就比後者高得多了。真心膠,如果他真的為了香港民主發展,支持真普選,那他為何還留在民建聯?認清事實吧,他根本就不是支持真普選。所以,他從來都避重就輕,沒有說過什麼真普選,只是強調合乎大部分人意願的選舉制度。

保密為名 獨裁為實

當所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的決定原來根本只是由行政長官一人作出,而有關決定又可以以行會保密制為名,拒絕向市民交代決定理據,則香港可以說已是陷於獨裁統治之中了。香港人若還不覺醒,真的以為行會保密制真的是甚麼「行之已久」而又「不可破壞」的制度而接受政府的解釋,香港必將墮入萬劫不復之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任內第二次剪布,表面上看似解決了是次財政危機,實際上此舉剝削議員發言權力。拉布的用意原是為少數人士發聲,以防大多數人士壟斷議會,企圖拖延時間使議會改期討論議案,甚至暫時取消該議案。但剪布此行為無可厚非地與拉布的原意大相徑庭。《立法會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授權主席可參照其他立法機關慣例程序行使裁量權,因此曾鈺成隨時可能因政府施壓或其他原因而剪布,但這完全違背立法會的功能。若議員連發言的機會都被主席剝削,立法會又豈能履行議政,論政,監察政府的職能﹖

曾鈺成不是好人,但其確有政治識見。梁國雄曾說過非常尊重他,很少批評他,甚至黃毓民也曾說他主持會議時客觀公正。曾鈺成說下屆行政長官選舉,中央政府不可能篩走民望高者,否則後果堪虞,令香港無法管治。這當然不是甚麼獨見,但在建制派中,的確只有他敢講。你說他做戲博支持嗎?可能是,但這戲確實很多人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