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本土派

不論是「拖篋行動」、「愛國行動」,甚至是<城邦論> ((編按:皇后、天星、菜園村、喜帖街、順寧道、還有最新飯民絕食爭普選呢?)),也其實只是一場精神勝利的運動。香港人對無力改變現況的擔憂、憤怒與恐懼,投身於本土派的行動,以激烈的言語與行動,對抗「暴政下的載體」-內地客。香港人既無力要求梁振英為「自由行」設限,固只好自己走上街頭,親手擊退一個又一個「敵人」。

「捍衛本土利益 • 一切本土優先」只要說這句話的團體或人士,就即刻被人標籤成為「本土派」一員。但到目前為止究竟:第一、有幾多是「本土派」的團體呢?第二、他們的理念及主張又如何?這兩條問題一直令很多人(一般香港市民及媒體)感到十分混淆,而坊間亦沒有有系統地介紹及作區別,為了讓大家可以初步認識「本土派」的派別及組織,金金就本身所認知的實況作介紹,如有錯漏歡迎指正。

我經已肯肯定確立了自己的位置 : 只要加入了青年民建聯,跟隨周浩鼎先生成為他的同志,那便可以《真心》推行「本土」的愛國理念,向大陸人宣揚建設祖國的重要! 打擊貪污腐敗! 支持國貨!不要移居海外!為一同的「中國夢」去努力!同時又可以加強「本土」支持民建聯的選票,那是多麼美好的雙贏畫面啊!

最最最最最可笑的,是王偉雄為求盲撐官恩娜的「大家都是中國人,因此要包容」這句,竟搬出了「道德哲學」的 special obligations,去撐「一般人都接受的親疏有別」;對呀!親疏有別呀,因此就正如王偉雄在文中舉的例子,在外地遇到一個香港人和一個墨西哥人,應該優先幫香港人而不幫墨西哥人!甚麼,這不就是本土派一直的主張嗎?

最近瀏覽 facebook,發現本土派與左翼文化人在爭論,究竟「農曆新年」抑或「春節」,哪個才是香港人的慣常用語。這確是一個頗為有趣的題目。現今年輕人,包括作者在內,自幼用慣用熟的都是「農曆新年」,絕少聽到本地人會用上「春節」一詞。據了解,在中國大陸和台灣和民間,「春節」都是一個相當普遍的用詞,那又為什麼現今香港人常用的卻是「農曆新年」?

擅闖軍營所犯之法,也不過是《公安條例》之「沒有通行證進入軍事禁區」,而佔中所謂的公民抗命,其抗之法也是《公安條例》的「非法集會」,但佔中要數萬人,才有機會造出效果,佔領軍營者只要千人,已夠造成震撼。而且根據「852郵報」查證,《駐軍法》本身沒有任何解放軍可以擅自懲處闖入者的條文,只在第12條提及「軍事禁區的警衛人員有權依法制止擅自進入軍事禁區和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換句話說,千人衝進軍營靜坐,如沒有「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警衛人員依法是無權可用,結果要勞煩香港警方進入軍營執法,無論如何也屬大振本土聲威,羞辱鬼國妖卒的壯舉。

是故,佔領軍營運動較諸佔中,明顯成本細、效率高,而且對市民影響至少,易得大眾支持,卻能展示勇武,大大衝擊中共威權,城邦論者和「熱血公民」,何不立即帶頭領導?如果再邀請支持本土的離地中產留美學者孔誥烽教授舉家參與,連帶美帝也捲入其中,運動對中共的威力,必將以幾何級數提升。真正的本土派,沒有反對佔領軍營之理;佔領軍營運動,將是本土派真偽的試金石,誰不支持,再口說反共,也再不能掩飾,實際是為中共維穩的賣港賊。

左翼份子,你們終將獲赦免

你們痛恨香港的不公現狀,日夜惦掛打倒李氏家族的壟斷霸權,期望政府透過福利政策將財富再分配,讓貧窮的、弱勢的社群得到向上流動的機會。你們一視同仁,無論是默默耕耘的香港人,抑或是為著家庭團聚而千山萬水南下來港的新來港人士,你們都視之為香港居民,儘管法律上居住滿七年方為「永久居民」,但你們認為,福利是給予有需要的人,與居港年期無關。你們無法理解對於終審法院判決感到憤怒的人的感受,只覺得從理性、從法律以至從理性的角度出發,你們的信念都無可爭議。

坊間愛把「紅白藍膠袋」當作香港文化,也是一種混淆。紅白藍膠袋來自1950年代的帆布,帆布可粗用,那是難民年代的生活衍生品。只是,「紅白藍膠袋」至少在當時不是甚麼有美感或精工的東西。在當代文化理論剷除精英文化的熱潮下,真正進行的,是對本土文化的剷除,令不同民族以醜為美,不知不覺放棄自己文化裡的美學。

獨媒編輯室 Facebook 推介中大左翼的文章,抹黑范國威、毛孟靜等立法會議員為「披著羊皮的狼」、「排外三子」,林忌早已在福佳專頁原文貼出;獨立媒體做完就唔認數,自己抹黑就得,林忌反駁這是「屈本土派」,他們居然反過來說:「我們相信李先生本人無意加入所謂的左右之爭,但卻被肆意用作抹黑獨媒的工具」

「港人優先」聽起來好像沒有甚麼問題,這四個字給港人的想像空間很大,在反大陸人和反新移民的仇恨浪潮之下,讓部分香港人覺得自己比他們優越和高人一等,又覺得來自內地的人文化低劣,是來搶略香港資源「蝗蟲」。某程度上,這種想法漸漸形成了一種類似族群主義的意識形態,排斥外來的人士,例如內地遊客、內地留學生和內地新移民。

巴黎 - 近日因對移民和吉普賽人態度強硬的法國內政部長華曼努 Manuel Valls 最近人氣急升,在最新民意調查顯示,支持他代表社會黨出選2017年總統的人數 (33%),遠超現時人氣低迷的現任總統賀蘭德 (9%)。雖然在社會黨選民中,賀蘭德依然是最受歡迎的候選人(37%),但華曼努的支持率(24%)也不低。但在所有受訪選民當中,8成斷定如果賀蘭德出選,將無法戰勝右派候選人,華曼努有54%的機會當選。因此有報章直言賀蘭德面臨重大危機,更一不小心會成為1974年之後,首位無法爭取連任的總統。而內政部長一躍成為總統也有先例,前總統薩爾科齊的仕途也是如此。

CCTVB最近一集《星期日檔案》的「小香港.大香港」就是抱持類似的論調。近半個小時的節目中,透過幾位放過洋的香港人的口,批評香港人如何欠缺「國際視野」,如何「閉關鎖港」。CCTVB之所以為CCTVB,而不是假如地球只剩下一間電視台都無人會睇既亞視,分別在於CCTVB的軟性洗腦比起亞視稍高一籌,以致於普遍缺乏邏輯思辨的師奶阿叔容易受其荼毒,使得「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欠缺國際視野」之類蠱毒流佈甚廣。CCTVB之高章,在於搵幾名普遍人眼中叫做見過世面放過洋的香港人,由他們的口去批評香港人,尤其是批評年青人的「大香港主義」,一般街坊叔伯聽落就沒有違和感,兼中正一般中年人喜歡向年青人說教的下懷。確實是巧妙的偽裝。

老一輩、親眼經歷過六四,然後憤怒上街的香港人,也許是出於愛國而悼念,直到現今還是,就像支聯會成員一樣,因此才會有「愛國愛民」的口號出現。不過,站在一名「九十後」、沒真正經歷過六四的「小朋友」角度來看,越來越多年輕人悼念六四,並不是出於愛國的。悼念六四,只是我看不過眼一個政府以暴力對待學生。這是出於人性的角度。

求同存異 共建本土

「本土派」中,陳雲的主張容或激進甚至如癲如狂,然而,在大陸洪流幾乎沖散香港的今天,在泛民主流方針三十年來令香港越來越迷失的今天,卑微地要求香港人重拾往日的香港精神,毫不為過。香港的成功,不是依循一個「為了誰去做」的劇本而演,而是真正的做好自己,固守原則,勝似邯鄲學步,夜郎自大地好高鶩遠。這便是越來越多八十後改到尖沙嘴悼念的底因,也突顯今天所謂「本土派」與「大中華派」爭論的荒謬:本來無事,庸人自擾。

誰不是本土?

今年在這兩幫人撕殺之時,竟没人招呼新一屆行騙長官陸捌玖。此匪賊當年登廣告讉責屠城,再度印證此人謊話連編,正好是六四人數添加劑。但兩派嚴重分化,陸特首就借機逃到上海避世,說不定已鋪好下台後的Plan A, B, C 了。又或者為佔領中環造勢,一洗市民怕犯法的恐懼。今年白白浪費一個好機會。

兩代人,兩個中國經歷

大中華派和本土派之間前後出現過兩次的重要交鋒,一次在去年八月舉五星紅旗保釣的爭議,一次則是今年六四的愛國之爭,期間就雙非、自由行、水貨客等問題當然也有爭論,但由於保釣和六四同樣作為老一代民主派的政治符號,同樣包含了濃厚的民族主義色彩,因此兩派的交戰,尤以這兩大議題為烈。中華派和本土派,當然在很多論述、立場、政策上,有著南轅北轍的區別,但其實最根本的分野,在於兩派如何看待「中國人」的身份連結,以及中國與香港之間的關係。要了解這兩點分野,必須從歷史角度出發,用這兩代人的「中國」經歷,解釋他們的中港觀。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