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本土

各位願意見到退聯運動就此告終?各位為何還要忍受內地學生,侵略本土權益,妨礙院校自主,阻擾守護我城?是故,我建議諸位勇武同學,不要急於退出學生會,反而應該立即再次啟動公投,為求取消所有內地學生的會員資格,還一個真正本土、民主、為港人站在前線的學生會!同一時間,同學們更應在校內發起「光復行動」;有鑒於過去數週,各區光復行動雖只百餘人參與,卻換來巨大成果,只要363位同學能夠同時出動,勢必翻江倒海,震撼學界!嶺南大學,以博雅教育為宗旨,彷彿命中註定,是香港文化建國的發祥地。諸位退聯同學,時代猶如選擇了你們,作為學界的先鋒。

瞄準1220 同狼英攬炒

狼英失勢是代表中共內部對港極左冒進路線的挫敗,人亡政息,路線是不會延續的。現在能除去689,他背後那一派主張香港急速大陸化的措施也會停止,對於保衛香港本土價值而言,是百利而無一害。更重要的是,對佔領者秋後算帳,也很大機會隨狼英下台而停止,這給予我們空間日後可以再次發動同等級數的運動。所以作為「攬炒」的條件,必須包括「成立法定調查委員,追究鎮壓責任及警方一切濫權行為」,一併交出狼英與禿鷹的人頭。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香港要得救,必須脫離中共的殖民統治,謀求自治。否則上述的問題只會每日深化,直至香港完全變成中共之一城為止。要達成自治的理想,必須靠喚醒每一個香港人的本土意識,認清自己的身分,然後有意識地抵抗外來的軟侵略。當香港人整體的本土意識成熟時,就有條件與中共對抗。香港的未來,除此以外,別無他途。2047是香港五十年不變的限期,對於香港前途的公共討論,大約會在2030年代開始。因此,由現在開始的十至十五年,是本土意識與中共統戰的較量期。在這段時期,香港人能發展出成熟的本土意識,就有籌碼向中共爭取2047後最大的自治方案;在這段時間,香港人被大陸意識同化,就會傾向接受2047後最大的融合方案。

這些年來,你過得好嗎?

廿多三十年前,通訊不如今天的方便和低廉價格。今天,要真情對話的,可用 SkyPE;當年,打去加拿大的長途電話收費,記憶中是每分鐘 HK$6.70。現在,要用文字聯繫,可以用Facebook 的 Chatroom,或者老土一點用電郵,甚至早幾年的MSN 、更遠古一點的ICQ;但當年,空郵信件也要接近十天時間才到達彼岸。移民遠走就變成彷如隔世,以後不再見。天各一方之後就必定是「你有你嘅生活,我有我嘅忙碌」,十多二十年後的今天,即使通訊變得方便能重新聯絡,但人物變、事物變。正常而言,一切塵埃落定無甚懷緬;即使真係有機會重聚,也就食餐飯見個面,閒話家常然後又各自返回自己的生活當中。

偽命題

當今的代議士,統統只敢在個別政策議題的微枝末節上打轉,敢於直搗黃龍指出問題核心者,議會裡面幾乎一個都無。看著哪吒七情上面的絕食騷,我不禁笑了。所謂垃圾處理問題只係外發的病徵,香港人支持擴建又好,反對又好,都只不過係對真正的病因掩耳盜鈴。一句到尾,香港的問題,包括港中矛盾的對奶粉、房屋、床位、學位、龕位到各項社會福利資源的爭奪,都可以歸結為人口政策失衡的問題。

守護陳雲?

嶺南學生會正正是左膠的集中地,這班左膠廢物,和一直說支持陳雲的人,老實問一下自己:你與陳雲好親嗎?陳雲丟了教席,你真的好有感觸嗎?這麼久,還攬住他的「城邦論」,令他不能得道升仙。那種不是出自真實的假惺惺,就如去年穿上有黃洋達三個大字的衣服到中聯辦門外,今年又忽然本土的熱血公民一樣,令人厭惡。

九龍城邦之復興

筆者心目中的「本土」就是九龍城,因為自出娘胎有十年時間在九龍城居住和生活,就算後來遷居大埔,也經常和家人回到九龍城逛街和吃喝,筆者見證著九龍城的盛衰。九龍城是筆者的「本城」,我對它的印象是:龍蛇混雜、美食天堂、國際城邦。筆者兒時居於九龍城寨,此乃龍蛇混雜之地,自不用說。說它是美食天堂,當之無愧,從路邊小吃、地道粥粉麵飯、火鍋海鮮至世界各地名菜應有盡有。九龍城從來沒有高樓大廈,只有一群群矮樓;九龍城從來沒有大街,只有縱橫交錯的小巷,它就是一個小城邦。啟德國際機場飛機日夜升降,旅客來住如梭,成就九龍城這所國際城邦。

不想你別去

1993年,他意外離開了世界。從此,Beyond 只剩下三子在台上,從前,他們反諷社會,他們熱愛世界,他們訴說情愛,他們自由自我,可是抵不上時間,漸漸的,香港「娛樂圈」出現愈來愈多新人,年輕的一代要認識Beyond,要不是透過口傳,要不是他們的歌曲值得傳頌,大抵Beyond 果真要成為上一輩的音樂。

城邦論與原居民

陳雲老師昨日最新聖訓說:「香港本土運動是激烈的抗共行動、維護香港利益行動,沒有溫和這回事。」放眼香港,要行動激烈的,絕不會是被推入港大後樓梯就哭得哀傷,被男警伸展「抱」負而無力頑抗的社運青年男女,而是存活於新界一帶鄉郊的一眾原居民。為何陳雲老師及其「城邦派」門下,卻一直無視這一群最本土,又勇武的族群呢?

首先,城邦大法主張的香港城邦,是為保衛華夏文化精粹,他朝垂範中華,建立中華聯邦。本土原居民還保留太公分豬肉,丁權傳男不傳女的華夏文明傳統。要垂範中華, 驅逐美帝,解放東亞,看來必始於本土原居民祖宗祠堂裡的廟算。

陳雲與張欣欣

陳雲老師在一月接受陽光事務訪問時,已經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這就是現實政治。這個事情其他人不敢來做,愛惜自己的羽毛,那就我來吧。」與張欣欣連橫合縱,是政治現實的謀略,他日香港城邦垂範中華,驅逐美帝,解放東亞,張欣欣與陳雲老師,必定成為媲美劉禪與諸葛亮、項羽與范增、光緒與康有為的君臣配。

黃毓民背叛「本土派」?

問題來了,從優酷網的連結,發現原來黃毓民團隊一直有上傳毓民的議會發言。將毓民發言在內地宣揚,這是否乃梁文道口中反統戰之舉?這是否也是「大中華情花毒」作怪,是在哀求地獄鬼國蝗民搖旗吶喊?這是銳意轉型為「真正」「本土」「政黨」的政治組織的應有作為嗎?

好些作品都做得很逼真,譬如玩具店的每一個盒子、柑仔店的每一件貨品,統統都鉅細無遺地copy & paste出來。當你看得出神,真的有一種身在場景中的錯覺。逼真度的確是欣賞藝術品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切入點,對現實的模擬就是藝術理論中imitation theory的倡議。做得神似,勾起你對場景相關的回憶,與觀者建立關係,便是藝術的流動。藝術流動不止於作品映進眼簾的一刻,還有後頭的回憶作用和跟其他同行者的分享。即使你沒有曾經親歷在當中,也能從作品巧奪天工的重現中,窺探那年那地的生活點滴。

現在是本土意識復蘇的時候。越來越多的普通話電視電台節目、歌曲、電影減淡了本土意識。粵語的文化透過無線電視TVB、粵語流行曲、各式各樣的粵語電影,就是喜劇已經有周星馳無厘頭電影系列、沈殿霞,董驃《富貴黃金屋》系列、曾志偉,陳百祥系列、許氏三兄弟系列等等。因為很多原因以致滬語的電視電台節目、歌曲和電影,數量實在不多。我期望,吳語的音樂、以致文化事業,在將來,可以做起來,發揚吳語文化,立足本土,影響其他海外地區。

那些到今天五十歲以上的人是有罪的,罪也許不在邪惡,而在於蒙昧;不在於惡意,而在於傲慢。他們不理解社會的變遷文化的移根,也不理解土生土長一代的情懷。他們的權力是上承解殖的大潮,他們的文化上承的是走難來港的故國遺民,他們不懂得將文化和權力轉化和引導給下一代,而是像他們身體內的膽固醇一樣,阻塞在血管動脈關隘不肯走開,不懂得不理解不接納社會文化思想的變遷,卻汲汲於擺出一副家長的鐵面。

混雜港聲 - tfvsjs

自己第一次接觸tfvsjs 音樂,乃是來自日系後搖爵士樂的Mouse on the keys的演出。不知自己聽音樂的歷史淺薄,抑或tfvsjs 太前衛,總是觸摸不到他們的主旋律,而且經常變奏,印象印不到在腦海裡。真的,起初我聽不明白,但在後來的日子,找到tfvsjs 的簡介,原來他們在嘗試創作「純正的廣東音樂」,只是看看周遭的環境,矛盾、自私、賺錢是大原則,但同時內心卻否定這種生存模式,難怪「純正的廣東音樂」是如此觸摸不能。不過,可能到最後,我仍然未明白 tfvsjs 的音樂,皆因城市還未培養人人追求「什麼是美」的態度,唯有頹廢、混亂、人格分裂,方才是本土前衛音樂的養份!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