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朱耀明

佔中:鬧劇就是鬧劇

縱觀以戴耀廷、陳健民以及朱耀明牧師三人帶領的「佔領中環」,根本從開始提倡到現在也是不設實際的。公民抗命就是要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去違反一些不公義的法律來逼使政府妥協,佔領中環當然是要以違反《公安條例》,然而佔中三子根本連犯法的勇氣也沒有。當左報、建制派甚至中共不斷以不同方式指責佔中是公然違法、破壞法治的時候,三人不但沒有太多反駁的意圖,反而要去證明給指責的人看他們沒有做錯,最可笑的是居然要參加者以綁手的形式參與佔中,任何人聽起來也會覺得是荒謬的。不要說抗爭的本質有沒有問題,萬一發生任何突發的事情,抑或是警察要清場,這樣綁手輕則會令參加者受傷,重則會出現類似人踩人的災害,完全是罔顧參加者的安全。另外,公民抗命會違法是一個常識,但是非法集結最多只會留案底,根本不可能會坐牢,這樣和誤導參加者是沒有分別的。拜託吧,不要給敵人嚇你一兩句就退縮、妥協,要盡量迎合敵人的要求,否則你們學什麼人去領導整個運動?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醫生,人稱其正直,辦事用心,亦得民心,可算是當今官場較有為者。但局長可知道,香港無道,則出仕食祿是可恥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頗能慎思明辨,為官數十年以來,略有德政,算是勤政為民。惟當今行政長官梁振英昏庸無道,為其出謀獻策,是不義的。想起前朝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同是一腔熱血出仕,但求為民服務。結果又是不斷傳出司長意興闌珊、心灰意冷。政府無道,則根本不應出仕。當年行政長官曾蔭權率領高官遊走各區宣傳政改方案,齊齊高喊「起錨」口號。見司長站在一旁,強顏歡笑,故作興奮舉手呼喊,可笑又可悲。

「官方論述」不足以解釋「和平佔中」的由來,也不能解釋香港社會近年的政治轉變,與「和平佔中」的關係。事實上,香港亦曾在二零一零年起發生了一次佔領中環運動,以響應美國佔領華爾街一起佔領(Occupy Together)運動,對抗資本主義下的市場及金融制度,但與是次「和平佔中」運動相反,第一次的「佔領中環」並沒有獲得香港社會的關注,因此亦突顯是次運動的特殊性。本文嘗試以國際政治及香港本土政治為起點,分析佔領中環運動的由來以及提出香港普選問題的看法。筆者認為,香港在區域整合下出現了遲來的「解殖」,交疊在中東及北非地區的民主化運動,佔領中環運動及香港普選問題才成為真議題。

一而再在執行的細節出事,的確證諸戴耀廷等人很傻很天真,不懂搞政治。且慢,一直取笑戴耀廷的人,好像忽略佔中的提議是如何成功做到agenda setting的原因──那就是一個/一班政治白癡中產也要站出來搞政治。在《星期日明報》的佔中系列,長毛向戴承認,佔中這回事,只有戴提出來才有號召力。就如有日明光社行出來呼籲要捍衛性工作者權益,可以想像對社會的震撼有多大。戴等人如果一站出就顯出老練的政治手段,反而會削弱了運動的純潔,觀乎香港社會那病態的政治潔癖,戴氏近乎郭靖般的戇直,反而成為此一時空下的號召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