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李嘉誠

睇睇建議重組後嘅股份架構,因為所有野已經係新嘅長和公司度打勻晒,所以李氏同佢個信託無論係新嘅房地產公司長地,定新嘅非房地產公司長和,都擁有30.15%。亦即係話,透過今次重組,李氏所控制嘅房地產權益由43.42%下降到30.15%。而佢地所控制嘅非房地產權益就由24.22%增加到30.15%。而係人都知道和黃個仔係比呀媽長實值錢嘅。

決戰中環:富豪表態之謎

其他需要靠中國吃飯的富豪,那就當然沒有什麼選擇,不看習大大的面色不可。之不過真正的大富豪,都是國際間頂尖人物,當年委身支持中國的現代化,的確是愛國情操高於一切,尤其是對鄧小平的一片忠心。這些都是事實,不是那些富豪「賣口乖」。因為中國改革開放之時,的確是中國有求於人、而不是這些富豪有求於中國。

……好像郭鶴年和李嘉誠這些頂級大富豪,全部都是鄧小平的「老朋友」,是老鄧真心結交的死黨。他們對鄧小平的開放政策,可以說是共同創制的盟友。這些真正光明磊落的大富豪,習大大又是否可以好像哄老百姓一樣,以為可以用中國的「大國崛起」來「凶」這些鄧小平的朋友乎? 對於鄧小平的改革路線,難道習大大這位小朋友會比這批老人家更清楚?

要實踐「知足常樂」並不容易,但當大家參觀「丰匯」的示範單位後,也許能夠體會箇中道理。本博承接「丰匯」開放示範單位後逾千人參觀的強勢,上載樓盤另一個清水房的相集。

「新不如舊」,應用於香港樓宇同樣適用。由長實和市區重建局合作發展的「丰匯(Trinity Towers)」已經開放示範單位,今集本集介紹的單位與早前撰文《長實市建局丰滙第一座:低層三房大單位或與嘉裕居「面壁」》的案例二相若。

根據丰匯的布局圖,項目的第一座E室與第二座A、B室最接近鄰廈嘉裕居。不過,由於第二座A、B室不設近望嘉裕居的窗戶,因此只剩下第一座E室的主人房窗戶與嘉裕居距離最近。

李嘉誠心中的中港關係

他反對佔中、認為反陸客是不該。這是向大陸以顯示交心與忠誠,因為這兩點都是中央最著重的關鍵點,這兩樣事情站在中央角度來說,其實是離開了他們所謂的管治底線,佔中意即有民主政治體制倘若正真發生在香港的話,小則認為香港不能夠在中央管治下操盤,更甚是這如何輻射到自己中國大陸的地方,自己國民會想,香港有民主,為何我們沒有?這才是執政者最怕見到的心態。另外便是反陸客問題,中央認為反陸客其實是脫離異心,沒有了「中國」思想,是想搞獨立了,作反了。

離開地產的李嘉誠……

云云華人營商者中,李嘉誠是最懂得生意佈局的一位,他的轉型其實是看著社會的變化而轉變。當年隨著本港輕工業帶動他穿膠花成功得了第一桶金,這是他看準當時社會變化,六七來臨以及香港人口變化,他亦放棄了原有工業轉型地產。社會進步以及資訊社會來臨走進電訊業。種種商業決定都顯示到他對社會變化的眼光的確是比別人深和遠。或許你會說因為他人脈廣才可以做到這些生意,但如何人脈廣呢?你可以嗎?他有專才指引,只要有錢便成,但問題是你如何有錢?不要因果倒轉而否定別人的成功之道。

俗語有講「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長實和市建局雖然沒有明言這個樓盤的市場定位,但從「丰」和「匯」兩個字,亦暗示了發展商已經預設了樓盤的目標銷售對象。而長實不時以「開創地產業先河」見稱,是次以簡體字命名樓盤會否吸引其他地產商效法,大家析目以待吧!

本月初,長實、南豐及港鐵合作發展的荃灣西站項目「環宇(City Point)」改名為「環宇海灣」,英文名維持不變。這個夾在荃灣路與海灣花園之間的住宅項目,建有七幢大樓,買家享有多元化的「美景」選擇,包括:(i)海灣花園的「面壁」樓景;(ii)荃灣路 – 香港5號幹線的末段的快速公路景;與及(iii)荃灣靈灰閣、華人永遠墳場與藍巴勒海峽的「墳海雙輝」景色。發展商如想短時間內清貨,便要視乎樓盤的開價能否反映上述的「美景」因素。

5樓C室 – 兩房兩廳 – 實用面積493平方呎 – 工作平台16平方呎 – 窗台47平方呎|客飯廳連開放式廚房面積達242平方呎,發展商亦「細心地」在客飯廳最長的牆身(長4.7米,面向歌頓道)建造窗台(面積約38平方呎),並在面向電氣道一方建有工作平台和窗戶,以便通風和採光(但住戶要面對歌頓道與電氣道的車來東往)。開放式廚房備有「凹」字廚櫃以供備餐。

對李嘉誠之流輸送利益,造就香港貧富懸殊的局面。在涓滴效應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香港,固然應該通過財富再分配而讓勞動者享受應有的勞動成果,讓勞動力不足(勞動力不足與不勞而獲是不同的)的人得到基礎的生活保障。然而,對於一些「不勞而獲且損人利己」的人,卻不可以姑息。因為這是一場零和遊戲,這些人會蠶食社會的資源,使勞動者享受不到應有的成果,使勞動力不足的人得不到制度上應有的保障。

李嘉誠很少接受傳媒訪問,昨天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專訪,這專訪還要在長江中心頂層長江的總部做,可見這個專訪是極為重要以及深思熟慮。內容大致分「撤資」、「談香港」、「談政治」、「談樓市」以及「個人經歷」。當中一些內容其實可以不理,如張子強內容水份含量有多高其實是成疑,另外他自己對國家的愛國熱情更是肉麻。但有關撤資、香港和政治則多加留意。

根據昇柏山的售樓說明書所示,大廈的LA、LB、RA和RB室的主人睡房就建有這類「坐井觀廠」的特闊窗台,這些窗台長2.15米(約7呎)、闊0.8米(約2呎7吋半),兩個窗台之間只有2.97米(約9呎8吋)的距離,對望鄰居之餘,中低層LA和LB室更與工業大廈「面壁」,毫無私隱之餘還有巨大壓迫感。向街一面則建造了工作平台,營造「雙露台」效果,增添「豪宅氣派」,繼續讓發展商「再賺盡一點」。

佔中與comfort zone

佔領中環這個議題講了半年,港共又幫手唱對台,這四個字算是街知巷聞,但如果玩一個快速配對的遊戲,一講佔中,大家馬上想起甚麼?A.坐監犯法;B.普選,建立公平社會;C. 戴耀廷;D.余若薇?我敢寫包單,起碼有一半人會聯想到坐監犯法,這也是幫港出聲執住來打的一點,當然,戴耀廷正正是願意走出comfort zone,為爭取民主作出犧牲的好人,面對愈來愈大的政治壓力,頂住流氓政權或明或暗的打壓,實在不容易,戴教授作為一個學者,他已經做到帶領風潮這一步,但公民抗民、爭取雙普選只是手段,最終目標是要實現政黨輪替,民主執政,建立更美好的社會。

李嘉誠撤資的虛與實

真正要拿「零售」來做「政治概念」的,應該向司徒華學習一下。當年「教協」為什麼不會擔心被「港英殖民政府」清算呢?因為它有自己的「合作社」,做的是零售生意,而現金收益由於不用派發股東分紅,於是「只存不取」,留來「買物業」。現在任誰也扳不了它。就是因為相同的「政治本錢」囉。

根據和黃年報,除了2006和2007年因大型超市間的劇烈競爭而令EBIT(除稅及利息前盈利)下降以外,百佳的中國業務於2000至2011年餘下時間內都在擴張。不過,百佳超級市場業務在2012年無論收益總額、EBITDA與EBIT均錄得下降,當年年報更明確指出「內地經濟增長減慢,導致消費額下降」。與此同時,中國通漲飆升令超市供貨成本大增。通漲也令人民有感百物騰貴而節衣縮食,令超市的經營環境轉差。由於超市是真正能反映人民消費的地方,近年中國超市的結業潮反映普羅大眾的消費意欲相當疲弱。由此可見,出售百佳的另一重意義,就是和黃預期中國經濟情況可能進一步轉差。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