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李安

這次《一代宗師》是代表香港區參賽,但如果看這戲,整個戲的製作,其實是來自很多地方,有外國人Philippe Le Sourd 做攝影,導演、男主角是港人,女主角是國內,製作在大陸,資金更是來自多個地區,當中有港資、中資以及美資(華納台灣),這是一集合了多地區的電影製作團隊。

誰教壞了小孩?

為何我們不能容許老師在中文課上播放《色|戒》?在電影文學裡,比較不同時段裡角色的同一動作如何反映著不同的心理,是極為常見之事,譬如《大話西遊》裡至尊寶分別兩次說出「我希望限期是一萬年」的不同心理狀態,令很多觀眾都為之津津樂道。《色|戒》是享譽盛名的藝術電影,改編自文學家張愛玲的原作,在李安執導裡,男女主角的三次性交場面,角色的幾個細微的眼神與動作,隱示著兩人微妙的心理變化,可算是電影語言的藝術。老師要學生比較性交場面的異同,目的是訓練與提升學生的文學觀察與分析,根本切合中文科的文學教育,並無不妥之處。

看到賈小姐認為《低》的成功在於貶低內地人的「政治正確」一段,我更想不到有比「夜郎自大」更適合的描述了。如果說Andy Warhol的作品是因為做到反映時代而成為永恆,那《低》其實亦只是時代的縮影。放眼世界,各地直罵暗諷政府或社會現況的作品實在太多︰《衰仔樂園》、《阿森一族》至今仍在熱製熱播,《V煞》成為了各地反抗政府暴政的聖典,就連內地都有《瘋狂的石頭》、《落葉歸根》、《讓子彈飛》這些針對時弊的作品,《李可樂抗拆記》更是筆者看過最出色的內地國情小說。《低》本來就不是拍給內地人看的,各人自有各自的文化解讀;但賈小姐對於《低》的評論,只是突顯了她對世界狀況的無知 - 平民本來就有明鬧暗寸國家的自由,惟獨在中國內地等極權地區會成為罪行。

李安獲獎,中國人的光榮

李安憑《少年Pi的奇幻漂流》再度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在台上發表感言的內容,都是多謝共事的工作人員,多謝家人之類的,無甚新猷。但更了無新意的,是如雨後春筍般綻爆的後續恭賀。不出大家所料,跑出來喊這代表著華人的厲害、是華人的光榮、是華人的驕傲的人,一如昔日高錕得諾貝爾獎之際同樣的多。

今生不做中國人的李安

李安生於1954年,第一、二套作品《推手》和《喜宴》,格局都是小品創作,一看就知道是旅美華人的作品,但這二十年來,他完全走出了中國人的框框,他的導演功力就像水一樣,拍《少年Pi》時就是印度人,印度教諸神眾生,都在他的鏡頭下活靈活現,拍Sense and sensibility,指揮一眾英國演員Hugh Grant、Emma Thompson、Kate Winslet 亦沒有難度。無獨有偶,國內億元俱樂部的大導演張藝謀、陳凱歌、馮小剛都是五十年代生的,近幾年國產電影請得起Christian Bale、Adrien Brody,但國際視野並沒有因此而提升,連中國人自己的故事也愈說愈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