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李柱銘

香港容不下活著的傳奇

香港的娛樂圈不許人間見白頭,類似情況放諸娛樂性日高的政壇亦可。德高望重的陳方安生、李柱銘、李鵬飛等在回歸前都是風雲人物,可惜他們如今政治能量已經耗盡,即使陳太紆尊降貴七一、元旦遊行逢騷必到,即使馬丁繼續在一仔筆耕、飛哥堅持大鳴大放,他們的言論也再不舉足輕重,受到的注目甚至連愛乜之聲的高姓男子都不如。

我永遠記得二零一零年,記得那個時候的氣氛。事情轉變得很快。民主黨和中共談判好了,風向跟著轉。美國領事館、蘋果日報、明報以及所有報紙都一致支持,香港政改取得了「階段性成果」。任你們鬧,又如何,然後同年六月繼續在維園接受禮讚,台下的群眾也覺得分得開,分開就可以了。現實的得失,不及神話裡的一首《自由花》。

港人政改夢 盡入中共彀中

特首選舉的門檻及程序,不過是延伸小圈子選舉的遊戲,贏家恆勝輸家恆敗。若求「階段勝利」而遵循苛刻而虛無的條件,無異再度任由宰割,選舉由是成為親建制陣營的禁臠,列寧稱之為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政制架構下的分歧都被內化(Internalized),反對派對施政批評則被理解為鬥爭奪權工具,上下無不被長官牽著鼻子走,把政治問責推向死胡同。

親和的政改諮詢只是糖衣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由那幾名泛民議員提出的還價方案,只是看似好一點點,但實際上還是一個伊朗式小圈子提名委員會方案,這個方案的客觀效果只是某一兩名沒可能當選的泛民二線人物可以「入閘」。這個提名委員會的產生肯定是不民主的,換句話說,又是一個小圈子提名遊戲,要得到提名,便要得到北京的祝福,也要繼續向工商界叩頭,結果就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永無止境。

[email protected]接受獨立媒體訪問時講到單程證制度和中國移民,說道:「如果七年我們都不能夠將他們改變過來,令他們覺得自由和民主的可愛,那就是我們民主派的失敗。」一字一語,觸目驚心。李柱銘之前談過種票、幽靈選民這些問題;他談過這是中共干預香港的一大招數,現在為何又亂拋「包容」和「感化」論,還叫泛民「爭取新移民」?三個字,憑甚麼?

之前獨媒四日內四次狂推親政府博客山中的文章,仲有人認為獨媒係「不知者不罪」,當明知山中大鬧「李柱銘不明白法治」之後,獨媒都仲要繼續狂推,今次的精選字眼如下:亦即說,大多數人的父母都不能算是香港人,他們的後裔按道理當然也不是了。這次《人民日報》說香港人數典忘祖,又真的不能說它錯。

《李柱銘不明白何為法治》!嘩,咩人寫的?就係獨立媒體在短短四日內連續推介了四篇文的新作者「山中」所寫的;山中在獨媒由 10 月 24 號開始,四日內在獨媒寫了八篇文,獨媒推介了四篇!嘩四篇文都立場一致,說收回單程證審批權係「破壞法治」,如:「將整座大廈–法治,一把火燒掉」

獨媒編輯室 Facebook 推介中大左翼的文章,抹黑范國威、毛孟靜等立法會議員為「披著羊皮的狼」、「排外三子」,林忌早已在福佳專頁原文貼出;獨立媒體做完就唔認數,自己抹黑就得,林忌反駁這是「屈本土派」,他們居然反過來說:「我們相信李先生本人無意加入所謂的左右之爭,但卻被肆意用作抹黑獨媒的工具」

「底線方案」之恐怖

今年4月,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提出了他對於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底線方案」,內容是沿用現時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作為提名委員會,並把提名人數最多的5位作為候選人,以換取泛民入閘,但其後他極速收回這個方案。最近,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重提此方案並列入其建議之一,而上星期《信報》專訪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她認為坊間可重新討論李柱銘的建議。

Facebook Sponsor Post 好煩膠

打工仔不僅要Work Hard,更要Work Smart。每一行都是如此,做廣告尤甚。在千變萬化的網絡世代,少不免做Social Network Marketing,要在Facebook 呃一個廉價的Like,不難;要毀掉一個牌子,令形象插水,實在易如反掌。在Facebook Newsfeed 上,不難發現Sponsored Posts,無論個人、牌子、樂團,做得好猶自可,如果名不副實,或者太煩膠,胡亂賣廣告,除時倒錢落鹹水海。這裡舉一些例子,小弟無興趣,會怒Block的

美國領事楊甦棣亦表示,泛民能入閘就證明是真普選,此話恰與陳健民放的風遙相呼應。以楊領事的邏輯,即是話2012年的特首選舉也是「真」普選了。李柱銘的底線,也就是美國的底線。不要忘記美國在2010年是歡迎通過出賣香港人的政改方案。一不做,二不休,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美國隨時會經「真」普選聯盟之手,再一次出賣香港人。

按陳雲的說法,正本清源之道,就是實踐「中港區隔,城邦自治」。政治上重申香港擁有高度自治的權力,重拾各項施政的主導權;文化與生活則貫通東西精髓,內承接傳統華夏風俗、恢宏重仁義的素養,外汲取民權與自由等普世價值,致使中西交匯圓融。由此可見,內容不能簡化歸納為純粹的族群鬬爭、仇恨式的排外,而是要外來者尊重本土文化習性,「夷狄入中國則中國之」。

撇開普選立法會的技術問題,這個方案好像很形而上,似是在POLI 1001的tutorial當中,討論香港應實行「總統制」還是「議會制」。但細想之下,普選的立法會即提名委員會,特首必然是經由普選進入議會的,這完全符合基本法規定(還省下特首選舉的公帑,香港人定必受落)。放在現今的時勢,至少方案有說服中共的理由,因為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只屬過渡安排,無論減少或優化功能組別,仍能「保障」建制派是議會的「多數黨」,而只要規定特首必須由直選議員出任,則算是履行了「普選產生」的承諾,卻立即大大加強政府的認受性,攤牌的時間又可推遲到討論2020年立法會組成的時候,以時間換取空間。

當然中共是否接受,是另一回事,但重點是要跳出中共的設限,不要中共說要「愛國愛港」,泛民就一個個爭住解釋自己也愛國愛港。玩政治,未必次次都要機關算盡,齊齊來I have a dream,拋多幾個「極樂方案」,幻想極樂總好過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