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李氏力場

迷離 風

我們看不見風,無法追隨冷風的軌跡,只有追追風箏追追浪濤這些微風的遺物;遐想讓我們稱它為自由的風,因為它不需要翅膀也能翱翔天際,令人羨慕不已,偏偏無人想過風才是最從眾最孤獨的,它只是隨著自己身邊的所謂同盟東奔西走,即使飄霜落葉如何淒美也只是走馬看花因它不能稍作停留,若歇息一念便即化作煙塵,成為虛妄。

想跟天兔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社會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年輕人才不滿現況。自從有李氏力場的出現,加上南海颱風愈來愈弱雞,經常臨門撻Q或轉向,大家多了表達和颱風不滿的惡毒詞語。我相對處於一個比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不滿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今年風季一定得到某些 benefit ,例如半日假,不是每個風球你都覺得「唔gur」。有時打開討論區,見到有人很激烈地批鬥天兔,或者叫它周一無八號的就過主不用來,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氣象萬千,各地參與氣象分析的民間組織不少。香港地下天文台可說是本地最為人知的持份者。就像這次尤特的案例,地下天文台的Facebook專頁就在颱風影響期間(不足一星期),新增了約一萬個粉絲,talking about this數值也提高到接近8千。這不但證明了市民對風暴消息的關注,也反映出市民在熱帶氣旋分析的參與熱度。無法否認的是,討論有非學術性的成分(舉例:詢問熱帶氣旋警告發生的時間、要求颱風採取貼近香港的路線、李氏力場)。去蕪存菁之後,當中還是有相當成分是認真分析數據、平心而論天文台的安排。

WWF 打李氏落水狗

根據城規會2013年2月8日的資料,豐樂圍將會分6組興建19幢不高於64.9米的住宅大廈,最多可提供1958個住宅單位和799個私家車位。WWF作為香港主要環保團體,竟與大地產商合作推行極有可能令濕地損失的發展項目,破壞環境之餘,亦令WWF「締造生生不息的地球」這個使命受到嚴重質疑。WWF這個決定除了為豐樂圍項目帶來的政治負資產進行止蝕外,更藉機掌摑仗勢凌人的大財團,在市民心中挽回一點分數,絕對是一石二鳥之舉。

「實用面積1300呎,樓價接近3000萬元,九龍塘珏堡頂層連天台複式單位令人意想不到的,竟然要用棍子,將收藏在天花的維修梯拉下,再爬上天台。」若然大家將上述新聞片段,跟本博較早前撰文《九龍塘玨堡(Le Chateau)官方圖則全面曝光》中的圖則來個比對,相信大家會更驚訝。根據本博早前公布的圖則,玨堡不同單位的天台只以不同顏色顯示,並以一條幼線相隔(紅框所示),並不像一般天台圖則般設有粗線,和標示欄河位置和高度。

巨企吝分毫,首富較錙銖
主和僕各異,人與物無殊
且管牟暴利,何必恤勇夫
節儉同刻薄,爭肯割膏腴
爭氣討工價,論理招口誅
生來非牛馬,宰殺任狼狐
狼狐計自短,仁義道不孤
淘金不念恩,他朝夢同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