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李飛

佔中,不如慢慢搞

橫豎很多朋友都覺得,佔中一早已經再而衰三而竭,不如就慢慢搞,尤其是北京明顯想用快刀斬亂麻的方式一鼓作氣,他急,你來慢,主導權就回來自己手中。佔中三子現在不去發動佔中,反而搞民間特首選舉,提名期兩個月,參選人可按照三軌方案中政黨提名和公民提名的方法成為候選人,然後進入兩個月競選期,最後透過電子公投投票,選出的民間特首,將自動接掌佔中運動的領導權,領導到2017年的反政府運動。

兒童恐懼疲憊,青年憤怒迷失,老人流離失所,這就是今時今日的香港。中年人、壯年人仍可以扮作若無其事地生活,因為我們在港共政權眼中,是GDP的一部份,整個城市的建設只為了上班、買樓、消費這三部曲而存在,但這個循環終有停止的一天,某日當你喪失貢獻GDP的能力,就會被推到城牆外圍,自生自滅,中門大開,只為讓更多消費喪屍取代真正的人類。

以爭取「泛民」入閘為底線的「泛民」人士,皆以務實作為理由,潛台詞是共產黨不會接受公民提名,但好像很少人指出另一個政治現實,就是反對派在立法會內的否決權,根本並不存在。否決權作為談判籌碼,必須要反對派27人綑綁投票,但一來並沒有任何機制使27人服從紀律,二來經歷2010年政改方案民主黨及民協脫隊之後「泛民」之間已無互信,三來已經有人自行與北京「溝通」,北京要找五票個別擊破,只是時間問題。換句話說,北京根本夠票在立法會內通過任何方案,既是如此,我們討論任何中間方案,也已經沒有意義。如不舉手投降,去選擇抗爭的話,那不計成敗,堅持「理想」中的公民提名,對號召群眾抗爭而言,是最具道德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