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東京

由太子到旺角,廣播未完已經到站,不罕見吧?但究竟為甚麼要講這麼長?整段廣播要轉達的訊息,不外乎「旺角」、「轉車」、「荃灣線往中環」而已。「下一站旺角,荃灣線往中環轉車站」便可,「乘客可以」、「沿途各站」大可省掉,乘客不會不知自己是乘客,港鐵也沒有會飛站的「特快」車,需要提醒乘客「各停」啊!

東京申奧成功,自然大家會看看他們的申奧片,當中有數段,其中一段是小孩篇,開端是以一個小孩單獨打籃球,籃球被困在架上動彈不得,後來一位白人籃球員走幫他,並跟他一起打波,及後其他隊員一起打。小孩背景荒涼,相信是導演希望導出日本在311大地震後的一種悲悽觀,但後來有人幫助並且發憤圖強,小孩長大後亦幫助那位非裔小朋友打波,意境是承傳。導演其實一樣是很懂得西方社會的心理,就是說明日本接受了所謂西方社會的教育,長大成人,然後再教導其他落後的國家如非裔社會以能夠指出這種西方價值觀對人類的貢獻。老實說,即是托大腳。

影片表達的訊息簡單明確:日本承白人之教,長大後回饋國際社會。影片沒有宏大的場面,沒有表現東京熣燦先進的現代化,沒有訴諸西方遊客趨之若鶩的藝妓茶道,沒有日本工業如何攻佔世界的描寫,沒有日本動漫風靡全球的自豪。單單一個訊息:日本是國際社會的一員,承擔國際社會成員的責任和義務。

出道幾年來いず様接過的主役不多,能在多數人心中留下印象的,基本上只得《偵探歌劇 Milky Holmes》,部份人或者能多加一部《蒼藍的世界中心》(蒼い世界の中心で)。即將來臨的七月新番,いず様會在《人家不受歡迎怎想都是你們的錯》(私がモテないのはどう考えてもお前らが悪い!)中聲演女主角黑木智子,這是いず様出道以來第一次聲演主角。很順帶的一提,聽了好幾首いず様獨唱的歌歌,砂糖一點也不覺得他唱歌歌好聽。不過,人家就是喜歡いず様,這也沒半點法子。

獨自旅行最重要的兩件行李

經常有人問:「你自己去旅行不會悶嗎?不會感到寂寞嗎?」當然會。我小時候基本上完全不能自己一個人,一悶我就會陷入一個萬劫不復的情緒漩窩裡,久久不能走出來。所以年輕(現在也不太老)時,為了免除這種寂寞做出了很多不明智的決定。一次在德國的旅程,交上了個差勁的德國旅伴,受苦受難地過了一個星期。在慕尼克,我說:「我要去新天鵝堡。」他說:「我小時候去過,你自己去吧!」我竟然為了此事開心了一個晚上,大清早就出發去火車站。登上火車,我看到窗外那些如在飄零燕裡的翠綠山坡,我突然覺得一個人的世界是那麼的美好。如果不受其他人的因素限制,我可以獨自完成的事何其多。

從此,我愛上了自己一個人的旅行。但寂寞和所謂的悶還是要解決的。所以每次的獨自旅行,我必會帶上最重要的兩件行李──書本和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