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東南亞

水壩下的東亞

「印度常把中國當成假想敵,可是中國常把印度不當成一會事。」中國在水資源上握人咽喉,確實是有本錢不把這些國家當成一會事。不過,如此先發制人的戰略在外交上做成的損失、失去人望也可想而知。

捱在獅城的日子

那些年人在獅城,對此地有無限嚮往。當那些高官要員,甚至世叔伯不論嘴巴又或行動上都認定香港沒將來,無希望,與港叮噹馬頭的獅城自自然然成了我移民之選。看過、做過、遊過、活過,才淺嘗家終為家,根終為根的道理。

進擊之原作廚

我們在談「過度演繹」的時候,往往錯過了某些方法論上的問題:例如究竟一套動畫有多少個文本?可說是一個,可說是兩個,可說是三個。一個當然指將整套動畫歸類為單一文本,兩個是將劇本與動畫對立的兩個文本,三個則是跟時軸將主題曲與片尾曲都拆落來的。回到《進擊之巨人》,動畫的功臣是荒木哲郎!而非諫山創。如果說這套動畫成功掀起華語區的社會熱潮,那重點那在於他選對了「過度解讀」的方向,故事裡面從來沒有一個人講過「家畜的安寧,虛偽的繁榮」十個字吧。

除了王韜,另一位要提的就是何啟。以前舊機場未拆,何啟較多人提及,現在很少人說何啟。何啟是第三位華人非官守議員,在香港醫療方面有莫大貢獻,如倡建廣華醫院及合辦香港西醫學院(後成為港大醫學院)。何啟的文字,喚醒了當時無數的中國人。在1887年,曾國藩之子曾紀澤曾寫了一篇叫《中國先睡後醒論》,認為洋務運動取得空前成功,中國終於睡醒了。何啟看見這篇「飛機文」,立刻登報反駁,指出中國積弱不在於軍事,在於弊政,在於封建制度腐敗。結果1895年的中日甲午之戰,完全印證何啟的觀點。後來百日維新,就是全面改革,解除弊政。

即使大部分在港外傭受到法律保障,她們的處境依然十分脆弱 ;與身處其他地方的同胞一樣,逃不過被孤立的厄運。僱主違反勞工法例屢見不鮮,例如刻扣工資、不人道對待她們(例如以廁所作為外傭的房間)、要求工作超過十六小時、言語攻擊、性騷擾甚至性侵犯她們等。

這次討論並不是他們的選情,而是我們看看中共對這次選情有怎樣的解讀。就是不要有選舉,一次也不可以,只有獨裁專政可出現在中國大陸,否則執政者是不被尊重、不被擁護甚至會有被轟下台的可能。現在大馬沒有變天,但不等如執政者安安定定,在中共眼中,反之是永無寧日,有礙發展。

「上海威脅論」out了!

精通三文四語的馬來西亞華人,在跨地區的合作上有溝通的優勢。能夠對著不同的族群,使用他們的母語進行交流,那種親切和被尊重的感覺,在無形之間給加分了。勢利一點講,這種靈活性讓他們游戈於商界的大海裡,網羅更多更廣闊的可能。曾經,香港也是乘著類似的優勢,在國際舞台上充當買辦的角色,而取得今日的國際都會地位。人口增長和經濟重心的移轉,昔日的大市場今日漸漸衰落,新興市場如印度和東南亞抬頭,令馬來西亞華人過去不起眼的語言能力,有機會大展拳腳、大放異彩。

卡迪夫城與馬來西亞

陳志遠於2010年以8億鎊挽救多年無法晉級的卡迪夫城,2012年時更向球會表示願意以注資及還清上手債務為條件將沿用過百年的藍色戰衣改成紅色以迎合亞洲市場,令「藍鳥(Blue Birds)」的稱號一改成象徵威爾斯的「紅龍(Red Dragon)」,曾因此觸怒不少支持多年的忠實卡迪夫城球迷。

中共就重新使用毛澤東時代的「反帝反殖」,把自己從欺壓者,包裝成受害者;歷史書不斷強調「中國的苦難」,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如何侵略中國,卻隻字不提自己的侵略,更不提今日的中國已由「受害者」變成「侵略者」;即使有些人也認同中國的民族主義,也可以很快持到解釋--當年帝國主義都是這樣幹,「咱們」今日為何不可以?美軍留在日本和南韓不是針對中國嗎?美軍協防台灣當然是針對中國!當全國人民的歷史觀都故意跳躍了近一百年,國民的心態就停留在晚清 - 昨日帝國主義欺負我們,今日我們「回敬」帝國主義是應該的!合理的!合法的!

消失了的耶路撒冷

我的外公是泰國華僑。因為這次事件觸發的排華浪潮,他回中國去。可是中國也不見得有甚麼好日子。在其他國家,有排華;回去中國,卻是紅色江山了。之後的政治動亂、飢荒、文革,總不能跟他們無關。幸好他死得早,我連他一眼都沒見過。但活在中國,死得早,也許是一件好事。

孟加拉的奇蹟

三十春秋過去,孟加拉農村窮人的生活質素已經得到根本的改善。逐漸地,微型信貸的重心也轉移到「Grameen model」可否被成功複製的問題上。在世界各地,都有仿效微型信貸的團體在當地工作,而成功的程度卻迴異。貧窮是整個世界共同的煩惱,成因卻因著不同的社會結構而有所分別,所需的解決方法也自然不盡相同。但是最起碼,Grameen Bank讓世人學到的重要一課,是證明到改善社會的團體也可以做到財政獨立。與世上絕大多數NGO不同,Grameen Bank完全不用、也毫不接受任何捐款,而是專心致志的專注於自己的社會任務。這也是Muhammad Yunus近年大力提倡的社會企業概念。

上集講網絡紅人,香港有,外地當然更多,而近幾個月較吸睛的,傲將軍首推Steph Micayle,她用Acoustic 手法Cover 了江南Style,放上自己Youtube Channel,東南亞都有迴嚮,獨獨在香港關注度還不高。十九歲的小美人來自新加坡,不諳韓語,花了些功夫來學習歌詞,合計其他人Upload 了同一段片,引來的點擊有近三百萬。

兩年間.從末忘記

兩年前嘅夜晚7點,大家準備食晚飯時,電視機傳來了好消息。但不出三分鐘,旅遊巴外就響起一陣劃破寂靜的槍聲,人人震慴。我地第一次在電視,睇住我地嘅親人、朋友、街坊、市民離開我地,自己卻愛莫能助,令人嘆息不已。死難者中,包括我地同事-汪子林先生。人稱「汪子」嘅汪Sir,85年加入地下鐵路,起初任職車長, 佢活躍開朗且深得同事愛戴,98年初擢升為車務支援及策劃主任,每星期鐵路上的工程、行車通告,就是由佢安排好,在幕後維持鐵路運作。面對工作,汪Sir總喜歡多行一步,只求做到最好。

朋友們都說你像我,我開始並不覺得,昨晚打開這張舊相片一看,我也不禁笑了出來。這張相片很珍貴,是我父親和母親,你的爺爺和奶奶,在被軟禁前的一天帶我到福州西湖公園遊玩時拍的。當時他們愁腸萬斷,既將與稚子離別之情一絲一毫也沒有在我面前顯露出來。那是我童年快樂的一天,並不知道從此便要寄人籬下。孩子,今天作為父母,再拿起這張相,感觸特別深,父母親的煩惱從來都是自己扛著,還要把俗世間的風雨擋在外面,在兒女面前只留給他們歡笑的記憶。我和你媽商量過都想安排你讀本地學校,因為想你有正統的中文教育。身為中國人,中文是打開中國文化這一世界寶藏的不二法門。可是,最近幾天我有點不自在了。

「吳克儉回應說,無論甚麼族裔,只要在香港讀書,都要讀這科,認同中國人。」除了玩弄「中國人身份」之外,中共政權更曾經在國際場合上,否認「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是中國人。1955年萬隆會議期間,周恩來為求爭取印尼盡快承認中共政權,親自向蘇加諾表示「不會承認印尼華僑係中國人」。目的就係為咗透過「切斷中共與當地華人的聯系」和迫使當地華人入藉印尼效忠,使充斥對共產主義懼怕心理的印尼政府可以安心。但這就促成1959年底蘇加諾簽署「總統10號令」展開向華人進行迫害,甚至到了1966年排華,就使得當地華人求救無門。中共政權更是袖手旁觀!!!

吉隆坡雀鳥公園

在吉隆坡的一天,在沒有計劃下就決定去KL Bird Park。吉隆坡雀鳥公園,面積20.9英畝。園內有3000隻雀鳥,約200種不同雀鳥,當中90%馬來西亞原生鳥類,10%外來品種。進入公園尤如入了一個巨型鳥籠一樣。不像香港公園與鳥隔開。這是一個重要元素,在行人路上會有雀鳥在旁飛過,會同雀鳥共用一條道路,所以時刻也要留意頭頂會否有鳥糞會否從上跌下來。幸好筆者在園內沒有中頭獎連安慰獎也沒有。進入正門迎接我們的是美麗的鸚鵡。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