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東涌

廣告所提及的「約30分鐘直達中環核心商業區」,其實是指乘搭港鐵東涌綫,由列車在東涌站關門開車一刻,到在香港站停車開門一刻所需時間,還未計及候車、列車延誤、在車站出入口與月台之間上上落落的時間。但大家別忘記昇薈遠離東涌港鐵站,需要乘車接駁,以映灣園前往東涌港鐵站的住客專車作指標,車程約5-10分鐘。如果從昇薈地盤附近步行至東涌港鐵站,路程大約20分鐘。由此可見,從昇薈出發到中環商業區,需時最少45分鐘。

比較過近年各個新樓實用面積近千呎的單位,昇薈的空間感確實較領凱和現崇山的四房單位優勝。不過,若與同等面積的三房單位相比,昇薈的客廳較其他單位略長(用盡窗戶距離室內最遠九米的上限),而闊度則相若。而睡房面積則稍勝於迎海,但比天賦海灣系列和御‧豪門的遜色。昇薈的主人睡房設有大型凹位供用家建造衣櫃(或建衣帽間),實用性佔優。

不要讓東涌變成下一個龍尾

大嶼山,本來是香港少數沒有受發展破壞的天然處女地。不過自九十年代政府發展機場及東涌新市鎮起,這個地方的面貌已經徹徹底底的被改變。當年港英政府推行玫瑰園計劃,已先後將赤臘角島和北大嶼山沿岸一帶的天然海岸線剷平及進行填海。北大嶼山十多公里的天然海岸線之中,目前僅有兩個天然海灣獲得保存,其中一個就是位於東涌新市鎮旁邊的東涌灣。不過,這個美麗的海灣,即將會面臨發展的威脅。

環保團體無法得到數據的真相,機管局亦選擇性地披露資料,公眾人士根本無從判斷。根據機管局六月中和環團及傳媒的一次簡報會,星島日報翌日報道:「負責研究工程空氣污染影響的顧問公司奧雅納工程顧問董事蔡培生稱,第三跑道落成後,於二○三一年會每年排放九千公噸氮氧化物和一百公噸可吸入懸浮粒子,而與政府建議的新空氣質素指標比較,機場五公里範圍內的微細懸浮粒子濃度將會達標,但屯門踏石角的二氧化氮濃度只是接近標準。」

悲情城市不可再

政府近年最新發展的新市鎮,無論是天水圍或東涌,令人詬病的都是欠缺基本的公共設施、交通偏遠、就業職位不足等現象,願意入住的多是基層市民,為求盡快有一安居之所,可是以上的缺憾衍生了大量的社會問題。而新發展區當中有六成是公共房屋,倘若社區配套和就業機會欠佳,實在令人擔心會否將悲情城市倒模多一次,將悲劇一再重演。

每節完畢後,論壇主持都邀請與會的「教授」給予意見或總結。這些「教授」都沒有被介紹來自那一院校和學系。當然,顧問公司找來的,就當然是將方案和意見「各打五十大板」,然後一句原則上支持,就可以蒙混過關。學術迷信,不言而喻。更可笑的是,顧問公司ARUP及土木工程拓展署的代表,連公眾諮詢和公眾參與都當成為可替換的詞語。學術上,公眾參與的持份者互動是比公眾諮詢更強的。然而,整個公眾參與就只有一場工作坊及一場公眾論壇;論壇中所有人都將那兩組詞語自由調換,盡顯這些在雲端的SimCity Planner視民意如曾爵士一樣,就是如浮雲!

怎麼完全沒有一道問題,可以容讓我表達「反對填海」的立場?我用盡力氣,研究如何站於「反對填海」的立場來填寫問卷,卻發現除了「其他意見」外,我是無法告訴政府我反對填海。對,我確是可以於問卷末,以文字寫下自已的意見。但是,於我下筆前,我需先回答六道題,這六道題,無論我選擇哪些選項,我都會「被承認」我支持填海方案。就是我能於末段奮筆疾書,力數填海的不必,前大部份的數據,也會被政府用以大造文章,胡亂演繹,使我成了惡法推行的幫兇。

因為政府第一階段公眾參的意見收集過程本來已經偏頗,甚至預設立場為「政府認為,如果香港不恢復填海造地,我們將會失掉可持續發展的平衡」。政府即使承認「市民對在維港以外填海以增加土地供應,意見並不一致」,但政府並沒有作出政府應有的領導角色,收窄對填海有強烈憂慮人士和希望發展人士的分歧,而是繼續推出以填海為主調推出第二階級公眾諮詢。這並不是坦誠的公眾參與,只是選擇性導向性的意見收集。這種導向性強烈的意見收集(不是坦誠的諮詢),我建議也可以有糾正性質的回答方法,希望大眾選用。

漫步遊走東涌大澳

猶記得我在一個陽光燦爛的週末,走上了這條連接東涌和大澳的林蔭道。起始的步道是東涌市中心旁一些零散聚落的小徑。零散的汽車聲和自然音效共譜了一首趣怪的曲子,道出了東涌城市在急速蔓延的交響曲。我一邊跟隨清晰明確的石屎路走著,一邊在享受微微清風。到了一個精緻的涼亭。可以看見一峽之隔的赤鱲角機場。機場內航班熙來攘往,好不繁忙。宏觀地環顧四周,左面佈滿植被的山嶺與右面的機場相映成趣,此起彼落的飛機令我在路上的景觀時有變化,為旅途增加不少玩味。

上次在討論古洞站時提過,21世紀的鐵路發展必與人口掛勾,現時逸東人口 ~4萬,只佔東涌綫每日乘客量的 1/5 。而東涌隧道因通風問題,單方向只容許1列車駛入,阻隔市中心與逸東的小山,則已滿佈祖墳,明顯加唔到通風樓。即是新的東涌西站,只是將東涌隧道進一步延長,對現有通風不足的情況無甚改善,如果有列車在東涌西站停下調頭的話,由於已用盡1列車的限制,扣減下班車的行車時間,將無辦法安排像康城站的「3+1班次」,換言之不可能用較少的班次,去服務一個需求不足的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