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林以諾

振聰兄,珍重!

耶穌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猶記得當日,在下知兄台信主,在下實在感受到上帝憐憫之廣大。之後,我感恩林以諾先生獨家轉播你受洗的片段。片段中,您說那是你人生最開心的一日,像重生了一樣,我實在為你感恩。誠然,沒有更大的喜樂,可比與基督同死同復活的了。是故,世上一切的大苦難,在信主之人看來,都是至暫至輕的,因為經上又說,無論得時不得時,我們都要因我們的救主為樂。

他把比喻和現實混為一談。耶穌作為一個人,他並沒有娶妻生子。這是一回事。施洗約翰、耶穌自己、保羅都用新郎新婦比喻談及基督和教會的關係。按照新郎新婦比喻,基督第一次來是和新婦訂婚,他現在離開了,是「去為你們預備地方」。按照猶太人的傳統,訂婚後,新郎會離開未婚妻,去起屋(離開父母),起好,就正式娶。比喻的主要目是講基督愛教會,其親蜜猶如夫婦。天國的盛宴則是指將來屬神的人要歡慶。

文中引耶穌跟稅吏和罪人同檯吃飯及經文來論到林以諾帶領陳信主本是信徒應盡之義。「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之後又說「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2:17)。作者對經文無理解錯,我們本應是接納/親近一些被社會離棄的人,讓他們得聞福音。然而,引來社會的強烈批評的原因,除了因為陳本身被大眾「視作過街老鼠的人」之外,另一因素我們不能不注意的 - 是林以諾此人言論的前後不一。

陳振聰信耶穌

作為一個有信仰的人,我不能妄斷別人是否藉宗教之名招搖撞騙,一個人是否改過自新,上帝在鑒察一切,不是由三姑六婆說了算;最出色的騙子可以騙到全世界,我卻始終堅信,他不能完完全全逃過心中的良知。陳振聰的見證提到「拿著聖經猶如中風動彈不得」、「牧師按手後全身發滾跌在地上」、「聽道時不由自在跪在台前連自己都唔知」,聽起來當然異常神怪,繼續罵他「神棍」之聲不絕於耳,然而這些事情在聖經記載裡,卻又一點也不稀奇,在人看來更誇張更荒誕更不合情理的,俯拾皆是。

陳振聰說決志信主,是近期令人最開心的新聞。聽他在基督教頻道中大講風水如何不堪、如何邪惡、自己信主之後感覺如何煥然一新,你認真就輸了。陳振聰往日的風水有多真,跟他今天信主的「含金量」一樣;昨天風水是為了搵食,今日信主,也可以是搵食。即使法庭不管,他也在俗世裡找到開脫。因為陳振聰不想人家永遠記得他是小甜甜的「豬豬」。信了上帝,得救與否還是其次,這個新身份可以告訴世人,陳振聰已經不一樣了 - 所以你們也要用不一樣的態度去對他。基督徒最愛那句「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即使旁人再想恥笑辱罵,現在都要帶幾份懷疑,不知他是真癲還是假傻。

稅吏撒該,與陳振聰

我們幾乎已經可以 foresee 到,陳振聰將會是下一個被大量消費的「信主名人」。你諗下,他的反差幾大?你諗下,他的故事幾傳奇?加上陳振聰一把超厲害的口,一把可以氹到幾億身家返來的口,所以,你可以諗到,他簡直是「見證界」的金童!叫他講由信風水變信耶穌,打迷信牌,得;他講又窮變富又變窮,打金錢牌,又得;他講面對官司得平安,打平安牌,又得;他講掂到本聖經觸電,打靈恩牌,又得。好話唔好聽,一個唔該,佢太太譚妙清信埋主,家庭大復和,打家庭牌,仲得。佢根本係一個見證金礦。勁呢!

林牧師自己絲毫不作解釋的指責,不就做了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將「鬧爆文化」演繹得淋漓盡致嗎?寫到這兒,我不禁想起《馬太福音》中耶穌的講論:「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樑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林牧師,與其五十步笑百步貽笑大方,倒不如放下自己聽聽意見。「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真的難以做到嗎?

沒有討論,沒有回應,將人家對自己的批評說成是「鬧爆文化」。第一顯得其十分自大,他自己被人批評,關香港整個基督教界什麼事?? 下次他老人家教會出了異端,係咪應該出一個POST說全香港教會也被異端滲透了?! 第二,他是有心將其他人的批評污名化,客觀效果是一些不知前因後果的信徒/教牧 (就我觀察是有為數不小的牧者有睇林的FACEBOOK)看到他出的STATUS,第一時間當然係覺得林十分可憐,被人「鬧爆」了。

基督教右翼吹大雞

香港有幾多耶教徒?得嗰二三十萬,你唔鍾意嘅嘢就要其餘幾百萬人都跟你嗰套,唔係咁霸氣吓嘛?講真其實好多大宗派都唔buy佢地呢種利用同志議題高調製造恐慌仇恨嘅做法,所以你唔會見其他大教會加入。我本身對耶教冇咩反感,不過我本身對班右翼好睇唔高眼,女友又不停收到佢個老闆同埋啲hardcore耶教朋友whatsapp,不勝其煩,所以有感而發。

先道歉,然後捅多刀

香港主流教會,對於時事一向靜若處子,面對紛亂的時局,他們喜以「政教分離」、「順服掌權」甚至「沒有負擔」等原由拒絕關心。獨有一事,他們每次都動若脫兔地回應,那就是同志議題。有說政府將訂立性傾向歧視法,多年來「兄弟爬山」的教會們,罕見地同氣連枝、主內一家起來,以「反對同性戀特權運動」為旗,搞一系列衝著這立法而來的動作。

高皓正洗心革命,不再過罪惡的生活。娶了老婆,天天宣教。不只告訴你信耶穌「好型」,傳教比起林以諾蘇穎志更加「激進」,直說世上有「權柄」者皆為上帝屬意,在下者行動上的順從也不夠,還要打從心底心悅誠服。凡人面對希特拉、日本皇軍、法西斯意大利、史大林、毛澤東、波爾布特之類暴君,都是要順服的。反抗暴政,就是反抗給予「權柄」、「興起」暴君的耶和華。根據高皓正的說法,反抗暴政,不只要不得,而且連輕視、嘲笑竊竊私語都不可以。

心靈雞湯的原則,留在心中就好,不要挪到政治上去;和稀泥的道德感懷,也不是用來議論政治得失的良好標準。在邏輯上,「人無完人」之人性通論,與「梁振英僭建」這件政治事件並無任何關係;正如「追擊梁振英」與「老人等待生果金」不可能混為一談。「從前有個小朋友講大話,翌日,佢死左」,「講大話」與「死左」有甚麼關係?我也不知道。也許基督徒會看到其中關係。基督徒的腦袋大概比較特殊。在人類的一般邏輯之外,還有一個叫作「基督徒的邏輯」。

由小四開始把《化蝶》反覆再聽,到中二求爸爸讓我去看演唱會,我從來都沒有放棄這個偶像。記得二零零六年,她摘下了叱吒金獎,我在電視機前感動得差點哭了。今年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衝擊。還記得幾個月前的林以諾事件嗎?我記得那日我打開面書,看見菇對林牧師講道的看法,於是一班菇徒在不同網站把基督徒連槍掃射

「不只是CY犯罪作孽,是我們所有香港人都犯罪作孽。」言下之意,香港人今日落得如此田地,不能單怪 CY,是所有香港人共同作的孽。喂,阿林生,你有無搞錯呀?神學上,在上主面前,我和 CY 的確一樣渺小;但在現實生活中,CY 卻有著影響七百萬港人的權力,他作的孽,分分鐘禍連三代,在下一介草民,又怎能比? CY 誠信破產,又無政績,但他不是民選的!CY犯的罪,作的孽,頂多和那 1200 個選委有關,不要算到我頭上。現在政府一遢糊塗,我無 say 的。而且,把 CY 的罪和我的罪相比? come on,我犯的是 sin,是上主看不過眼的罪; CY 犯的是 crime,是人人都看不過眼的罪。林以諾你不要 sin crime 不分,混淆視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