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林夕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整本書最精彩之處,私以為正是林夕撰寫社評的部分,時事扣住生動比喻,有時加上一兩句出名的歌詞或常言,有助讀者了解當今香港所面臨的困境與轉變。以〈教我如何尊重一個——我尊重了會令我不再尊重自己的人〉一文為例,文中點出香港近年飽受自由行之苦,許多資源和空間分配受到剝奪與壓縮,卻仍有民眾抽離在地脈絡,高舉尊重包容的旗幟,要大家體諒對方也有他的苦衷。林夕不完全認同,他覺得如此一來「包容只是包庇罪行,縱容罪犯。」立足香港本位,無限度寬恕異地人缺乏素養的行為,就怕其禍及範圍愈來愈廣,羞恥之心都磨個殆盡。

《太平山下》:香港的戰歌

2014年,香港歌手黃耀明推出《太平山下》專輯,同名主打歌《太平山下》的旋律雖然沒有強烈的戰歌味道,但純粹以歌詞來看,這首歌應該就是能代表香港這一年的戰歌。

《The Way》:任我行

《任我行》卻是另一境界,完全的入世,歌詞有點隱晦,需要細心咀嚼。聽這首歌時,我想起一齣很打動我的電影《The Way》(朝聖之路),就讓我把這電影及《任我行》的歌詞並置欣賞。《The Way》戲裡戲外同樣精彩,是一次認祖歸宗的歷程;由老牌演員馬田辛(Martin Sheen)主演,由他的長子Emilio Estevez 執導(馬田辛原名Ramon Antonio Gerard Estevez,父親是西班牙裔移民)。老馬飾演的眼科醫生Tom,一天接到兒子Daniel(由導演客串)在法國的死訊,Tom動身前往當地認屍,兒子是意外死於往由法國往西班牙聖地牙的朝聖之路起點上,這條通往哥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的路,又叫做「聖雅各之路」(Way of St. James / El Camino de Santiago),許多旅客依照古人,走過那八百多公里的路程,尋找心靈之光。

每天都是六月飛霜

「烏托邦 販賣血汗變棟樑 (誰被誰越抬越上)|烏托邦 那獵物也是獵人 踏破了樹林|浮在半空寄生貨櫃箱」共產主義本來要為人類擺脫資本家的剝削,帶來理想的大同世界。然而,要在龐大的體制裡向力爭上游,到底也得明買明賣。那年夏天走在最前線的學生,帶著空中樓閣式的改革呼聲,被當權者鎮壓掉、捕殺掉。但是誰也說不準,當初結果若然逆轉,也難保出現另一種殺戮場面。之前說好了,這是弱肉強食的國度。

陳奕迅的新專輯《The Key》,主題便彷如是這種驀然回首的反省、思考與醒悟了。這張迷你專輯輯錄了八首歌曲(外加〈同舟之情〉bonus single一隻,多謝晒),重點推介歌曲是〈主旋律〉和〈任我行〉。值得留意的是,《The Key》的唱片封套上,背後是一個沉思中的人像,旁邊圍著八首歌曲,就似是人類腦中時常打轉的諸種問題了;而封面中央那顆七彩複雜的星星,正好反映了這些問題讓人眼花瞭亂,一生彷彿就於這裡面困惑打轉,但在旁邊那兩個外星人眼中,一切又顯得微不足道……

歌詞裡的普及佛經

主題是一個,就是叫你安然接受失去。道理是一個,但林夕大師用不同的角度去講。最近寫給陳奕迅的《失憶蝴蝶》,熟口熟面的元素和主題,他卻永遠寫得不落俗套。「並未在一起亦無從離棄」,是《不來也不去》的兩生花。那句「不用淪為伴侶 別尋是惹非」的「淪為」是精髓所在。「得到」是一個壞狀態,得不到,煩惱還少一點。「唔好搞咁多野」,實為道家要旨。「不用再記起怎去忘記」,無可無不可,是太高要求的豁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