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林奮強

建制盛宴與螻蟻殘羹

當老公偷食到肆無忌憚,老婆仍然抬出愛和未來這些漂亮的詞語,無視事件本質已變得好醜陋,等於香港人日日被689侮辱,不知死期將至,還沉醉於禮儀、秩序,自我感覺良好。如此這般,689豈不食硬香港人?愈玩愈過火,愈玩愈過癮。講了九千次,這個政府不會跟你講道理,如果要用四個字去形容這班人,「管治失效」之說已太軟弱,這班人根本在「謀財害命」。

廉署之亡,亡於吳三桂

從何時開始,廉署開file查案前先要揣測舉報人的動機?舉報人是否在做政治騷、是不是在做輿論公審,關廉署何事?廉署的角色是根據舉報、搜集證據、如證據充份便提出起訴,道德/政治判斷從來都不是廉署的工作範圍,更加不是決定是否展開調查的因素之一。換言之,即使舉報人是一個江洋大盜、變態色魔,而且無論舉報動機為何,只要證據充份,廉署一樣要展開調查。這明明是常識,但郭文緯因為舉報人無法證明的政治動機而質疑、甚至否定舉報的有效性,完全是轉移視線。

當你看過昨天梁振英所謂「落區」跟市民交流的一切景況後,你有什麼感想?對於我,感覺實在很複雜,因為我已經對今天的香港很陌生,而且情況一次比一次惡劣。如果上星期的「撐警隊,反林老師」活動已夠荒謬,那昨天的「天水圍事變」以災難來形容也合適不過。我會嘗試以段落形式,整理昨天一件又一件「我接受唔到囉」的事。

其政在人 — 振英與安石

變法之初,安石深知:「得其人而緩謀之,則為大利,否則且為大害。竊恐希功幸賞之人,速求成效於年歲之間,則吾法隳矣。」確具先見之明。不幸地由於新法內容頗有抵觸士大夫的利益,舊派反對者眾,導致其所得之人多屬上述希功幸賞者。朝廷內無人可用,安石起用呂惠卿之流實乃不得已之舉,自始亦種下新政屢次功敗垂成、兩度掛冠求去的肇因。而競選政綱中強調「齊心」的振英,甫登大位,已面臨洶者眾、失道寡助之境,由輿論以至民眾均對其不抱好感言。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梁粉謀臣這班烏合之眾,儘管表面上看起來正正常常,但骨子裡也可能是一班因私利而聚集的小人,每人也有黑材料也不足為奇,接二連三出事就是最好的證據。在《魔王》劇中推動復仇大計的是受害人的哥哥,是個披著天使面紗的魔鬼。梁粉炸彈能夠逐一爆破,清楚掌握黑材料的人實在功不可沒,除了是因果報應的作用之外,究竟有沒有人在喑中扮演著推動者的角色呢?究竟是誰呢?政治的黑暗、小圈子政制的黑幕實在耐人尋味,看來甚至比戲劇更有趣。究竟下一個墮馬的梁粉又是誰呢?筆者拭目以待。

由於土共人才已經缺乏,再加上梁的背景底子更不是土共的主流,也不是財閥要找的代理人,這形成梁要找出色人物便有極大的困難。的確梁是中共少數的精英,這是不容否認,但奇怪是他卻沒有班底,有班底卻是相對能力較差的一群,比起董建華時代確實是天與地之比。

梁振英的黑色暴雨

由此而想像張大總管何要積極介入權力核心,這個情節簡直有如偵探片的橋段了:一切從動機出發。又要搞金融發展局、又要搞市區重建、更要坐入行政會議過問一切政府決策…..除了「以權謀錢」,還有什麼其他可能性? 回首看來,「頭號梁粉」的「金庫」原來一直都是「黑金」。而張大總管身為競選經理,一直負責替梁營管錢,兩件事情一拍起來看,這還不是「黑金政治」還會是什麼?

外聲人嚴選年度代表字

好多地方都有選年度代表字,如果揀一個代表2012年的香港,外聲人揀「欺」,當中有欺騙/瞞 及欺壓/負的意思,且看看今年發生甚麼事

梁振英政府可以準備收皮

「收皮」是香港的俗語,有「收檔」、「結束」之意。對於這個俗語的的來源,其中一個說法是來自番攤賭檔,澳門的部分賭場仍會用「收皮」作為關閉賭枱的用語。在民主政治中,政府只是人民所委託的代理人,其權力是來自人民。政府之所以存在,是建基於人民對它的信任。當人民不信任這個政府的話,這個政府就再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現在,梁振英政府誠信破產,沒有再被香港人信任的理由,可以準備收皮了。

承認錯誤不是罪過

若然他們真的有些少智慧,可以去看看歷代領袖承認錯誤的事跡,便會發現領袖承認錯誤,不單沒有造成名譽上的損失,反而還能取回不少掌聲。

懂得避嫌便不用走到如斯田地

大眾選出來的總統的夫人尚且不應該有能力干政,更何況你這位小眾推舉出來的所謂「特首」的妻子?在媒體的廣泛報導下要讓所謂「第一夫人」做到完全沒有影響力是不可能,可作為領導人的妻子你是否應該先正其身,不應該令市民有機會對政府產生疑慮?還是之前因為陳茂波、林奮強等人均能「過到骨」所以你認為這次你也能照辦煮碗?且不論上述人士做錯了沒有,作為一個政府官員,身負重任,根本不應該做出需要向市民辯解的事。幹什麼都光明正大、大堂堂正正的話,又怎會走到市民開始懷疑你的地步?

失手黃議員

到底誰是B隊?

好喇,既然你後來道歉,話係一時衝動亂講嘢,我本身都唔打算專登寫你嘅,廢時又比你話我係B隊丫嘛。更何況,已經有不少朋友出文鬧你,我再鬧多你一次都冇意義丫。點知你今日又發功,投錯票…..即使我唔知係政府個爛鬼系統有問題,定係佢自己手痕撳中棄權,但係從佢嘅回應睇,我完全唔覺得你有歉意囉。如果黃碧雲你當選主席,繼續用呢種大佬作風、繼續不思進取、繼續一成不變、繼續亂講嘢;唔識謙卑、唔識檢討、唔識反思自己過失、唔識真誠認錯,咁我就只能祝貴黨2016年順利滅黨喇。

行會無賊

.

蛇咬都唔認的官場文化

近日官場文化法有一種很常見的現像,就是死口唔認自己過錯,即使是蛇咬都唔認,老蟹都話冇做過。由僭建話無心之失死咬否認,到了劏房波又一而再再兩而三說自已的樓宇不知情,是別人搞的,然後再推給太太,再到飲酒駕車又可以說自己沒有超標等等,一一否認。其共通點是在怎樣的情形總之是一概否認,自然可以雨過天青(以為)。直到讓大家不了了之,又可以過骨繼續政治生涯。這種的官場文化能夠在香港滋生,實在是香港的不幸,更是香港的倒退以及腐敗的開端。

感於風雨飄搖時

我以前也會說「返大陸」,但現在不會。所謂「返」,就是「回去」、「回歸」。香港就是我家,我還可以「返去」哪裡?說「返大陸」者,是否根本不當香港是家?港共不以香港為家,只以其為爭權奪利、榨取財富之場所。若果你不視香港為家,請返歸吧,不要再在此興風作浪。香港是我家,香港我有份。見家園遭受蹂躪,家人遭受侮辱,實有不忍不甘之心,不可能沉默不語,不可能當無事發生過。我有權利也有義務去為家園謀福祉,與家人休戚與共,共同商議、共同奮進。假若我們皆有此感,或許香港仍有得救。這肯定不是最好的時代,但這是「可以變得更美好」的時代。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