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林忌評論

港督衛奕信多次重複讚香港的示威者,說被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的熱情,以及追求自己的政治前途所感動,更提到這個示威整體是和平的;衛奕信補充,在全世界的大城市之中,這樣大型規模的示威來說,能夠保持和平而如此少嚴重的事件是非常難能可貴--然而,由梁粉以至南華早報,卻斷章取義為「撐警察」,這是十分離譜的抹黑!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如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整日的大混亂,絕非「暴亂」──外國的所謂暴亂,必然是放火、搶掠、燒車軚以至燒車,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反日示威」,就是典型。事件發生至今,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市民高舉雙手,顯示絕無攻擊動作,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於是大家都在哭──不是因中了彈而哭,就是看著心痛而哭,香港人,為何淪落至此?

香港人,是時候站出來了,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我們要罷課!我們要罷工!我們要罷市!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最嚴厲的抗議!梁振英下台!曾偉雄下台!香港人要真普選!

在人生的路上,最重要的是明辨是非,最重要的是敢去做應做的事,一場由年輕人自己發起的運動,一場由年輕人落手落腳做的運動,這才是獨立自主,這才能令香港的年輕人成長,而不用再擔心他們往往由傭工帶大,或過於依賴家庭,或不懂自己照顧自己;學生,就是要走自己的路,敢做自己想去做的事──特別是為了社會進步而做的公義。

[email protected]樓宇與股票的印花稅所支付?為何不向挾巨款來香港,炒樓炒至股甚至炒的士牌的有錢佬收新稅?為何不是向來香港掃名牌的人收「奢侈品消費稅」?為何不是向香港製造大量問題的遊客徵收酒店稅、入境稅或離境稅?是因為香港的打工仔比較好欺負、好欺騙,以及沒有反抗能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