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林慧思

Miss Chow不過三十出頭,在上年就穩坐管理層之位,雖說和我們這裡的教師斷層有關,因為每年最少有十個老師頂唔順而跳船,蜀中無大將,當先鋒的不是七十高齡的廖化,而是乳臭未乾的馬前卒。可是馬前卒上到位,當然不能少瞧她的手段,縱然並不高明,但也不是人人做得來的。

香港人的熱情,太容易淡

對犯錯的人來說,香港是一片福地。即使在鎂光燈下做盡錯事,只要捱得住不表態,任由網民一直罵,拖了幾星期,待新一件熱爆的事出現,就可以避過一劫。就像,參選特首時的唐英年,婚外情、僭建、再推卸責任,就像過街老鼠,人人一見就罵。過了一年多,他閒時出來揶揄梁振英數句,大家拍爛手掌,暱稱他「唐唐」,忘記了他曾經被叫「豬」。若然,當初的他沒有爆了令人永世難忘的「做男人就要有膊頭,做公職就要有腰骨」,現在的他,應該已經被很多人遺忘。

所以對你媽媽和我媽媽來說,林慧思事件的確可以是很簡單的,就是女教師對警察講粗口。事件的重點和唯一的重點就是「粗口」,尤如變態佬看一個女人,就只挑她私處上的一團毛髮去看去注視。因為只有君子才能恆常地實踐道德內容。對小人來說,道德只是一種外在的束縛,一種教條而已。但世界就是小人多、君子少。大眾教育即是一群小人向下一代複述一堆大人自己都不甚了了的教條。總之不要講粗口、不要說謊、不要亂扔垃圾、要扶阿婆過馬路——那是一堆僵化的教條。現實世界的處境、其複雜之處,就如法輪功一樣被理所當然地省略。因為對那些教育建制中人來說,道德只是用來說拿來教的,是不會實踐的,所以他們自然不會看到實際處境中的道德課題。

膚淺的道德 崩壞的城市

我不以為林慧思老師當街講粗口是正義的行為,但以她所犯過錯的嚴重程度,社會施加於她自己、她的學校,以至她的學生身上的壓迫,實在已經太過分了。也許,香港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道德標準的高或低,而是我們對道德實在看得太膚淺太表面。當我們只是為道德而道德,只懂傾盡全力去批判幾句粗口,卻漠視真正使社會道德崩壞的行為,我們只會變成真正的「道德塔理班」,讓道德成為殘害他人、毒害社會的工具。

慰問林慧思

在面對巨大壓力下,培靈學校校董會早前發表向你處罰的聲明,期望你向有關方面道歉,而聲明無視警方疏於職守,只認為你表達個人意見時夾雜不雅用語,並不符合老師操守,深表遺憾。我們對此聲明也非常遺憾,因為我們深信真正的生命教育,是向下一代灌輸擇善固執的理念,培育為弱小及公義挺身而出的勇氣。再者,站在教育層面,你已三番四次就老師操守問題及影響社會各界致歉,正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這一切,你都做到了。

黑暗時代會否重臨 (二)

其實香港又何嘗不是一樣。經歷了超過一百年的建設,終於成為舉世無雙的經濟和社會典範。但對於逐步出現的文化敗象,也似乎正循著惡性下旋的方向進發:教育的失落,社會內部的鬥爭、暴力、和傾軋,反智的價值觀,機會主義取代務實主義等等。

而最新的情況,也又很不幸地應驗了吉朋的分析:黑暗時代的力量,第一個要重點消滅的,正正就是文明社會賴以維持的「教育」系統。當一班「愛國愛港」的自命代表大多數人,雲集在小學門口,要聲討一個「講粗口」的老師,進而叫囂要「審查教師的政治背景」,看起來,和公元378年的光景不遑多讓了。

羅馬不是在一天之內建成的,也不是一天之內衰落。但「方向」這回事,有時也真令人心寒。

梁振英僭建大話連篇,你視若無睹;陳茂波醉駕劏房囤地,你可以眼白白看着他將不知幾多個錢放進口袋,繼續「搵食」;張震遠、林奮強等其身不正,所謂「梁班子」四分五裂,你還自覺是有效管治;發信控告練乙崢,你可以繼續高談闊論;容忍中聯辦干預,任由梁振英打壓異己,任由黑社會愛港力毆打批鬥示威者,任由警方越權執法,任由公務員漠視政治中立原則,任由「洗腦」敎育入侵……繼續聽信什麼「經濟繁榮」、「社會秩序」、「和平理性」的魔咒,繼續支持一位位「建設民主香港」的議員,享受所謂的「福利」,繼續如常生活……對着這些像____(諸君對號入座)般純良天真的人,你還可以拿他(他們)怎麼辦啊?

土共組織把事發當日的片段剪輯後才放上互聯網,香港傳媒竟不問情由,斷章取義,只報導經剪輯片段的內容,令林老師蒙受不白之冤。後來,有心網民找到完整片段放上互聯網,台灣網站亦率先報導,香港傳媒到後期才上載完整事實。 今日為了補償,才日日報導林老師的新聞,企圖聲援。可惜,大部分香港市民早已先入為主,認為老師一句 “What the fuck” 如同殺人罪。此刻才支援,會否晚了點?

人心如此,林師何堪?

本來在成熟的公民社會,非公眾人物根本不會因為隻言片語的「不雅用辭」而遭芝麻當西瓜。大家長式組織及建制反應過激復醜態百出,除見證公眾對粗口視為萬惡的社會禁忌(Social Taboo)外,這個名曰開放實則封閉不堪的社會,容忍不公義甚於辱罵挑戰,「可以抗爭但不得講粗口」,「粗言穢語更甚於肢體暴力、政治謊言」,「和理非非」成為香港核心價值,委實當之無愧。

請用邏輯和常識來說服我

龍應台說過,請用文明來說服我。二O一三的香港社會,水貨客可以橫衝直撞,社團份子可以保護689,一個反政府示威者被亂拉兩次,但自稱愛國者打人卻逍遙法外,相信大家已接受了香港不是一個文明社會。而那基本的期望 – 有常識及基本邏輯,原來也太高要求,以下事件,先不理背後政治操作,而只論當事人行為及「尋默的大多數」反應。

陳日君與粗口

我們這些街童大都十分反斗頑劣,除了喜歡在望彌撤時亂改亂唱聖詩,偶爾還會因為爭先恐後等吵架甚至打架,「助語詞」隨身更是少不免。陳日君對此卻也不會疾言厲色,反而會苦口婆心的勸說,說髒話其實沒多大意義,還是少說為妙之類。小時候不會覺得說髒話是甚麼一回事,反正是學大人的,不過對神父的循循善誘倒印象深刻,也令我們派發的「魚蝦蟹」收斂不少。

納粹大屠殺為甚麼發生?很多人說的「平庸之惡」,其實是建基於這種現代化的分層分工之上。德國的工業化進程,在歐洲是後起之秀。集中營政策可以如此順利開展,而且比其他國家大規模和有效率,是由於得到火紅火綠的工業社會支持。高度的工序分割,使得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覺得手不染血而良心無礙。A負責拉人、B負責看守、C負責按毒氣室按鈕、D負責運走屍體‥‥‥每個人都不是從頭到尾地完成屠殺,所以每個人都不認為自己殺了人,而是finishing their duty。

土共要消滅的,是盼望

話說,有一個曾經放火的施君龍先生,現在做了協助大陸人來港的機構總幹事,並且可踏足中聯辦,擁有特殊地位。又話說,土共組織,誓要鬥死林慧思,使她丟了工作。再說,菲國領事拒絕接收香港人的抗議信。不過,恐怖的,還不只這些。恐怖的,是市面上還一片歌舞昇平,有些人,就是不關心。在下不是甚麼理論專家,對此,除了覺得恐怖,就是覺得很疲勞,覺得香港已經衰到無可再衰。不知看官是否也有同感?

如最終林老師被迫辭職,甚至因公權力壓迫,要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尋求庇護,釀成國際醜聞,日後公權力公然在公眾場所打壓異己,乃是今天不少香港人道德潔癖,不分事情輕重又討厭政治所種下的共業,不要怪誰。道貌岸然但蛇蠍心腸是否社會之福,公眾及為人師表者應該深思。

沉默大多數反智

我總在Facebook目睹她「通識化」的一面,一如大部分盡忠職守的通識老師,在學生熟絡的網絡世界繼續言行身教。她總不忘提醒關注她帳戶的學生留意某電視台將會播放哪個時事節目,或分享環保資訊,提醒大家要批判性思考……直至在林慧思事件發生後,她和理非非的一面才漸漸浮上水面——替「幫港出聲」賣廣告,傳播「我支持香港警察」、「向香港警察致敬」跟「反歪風.反暴民」的言論和圖片,認為遊行和抗爭為社會添煩添亂。她更認為,身為教師,講粗口是有損身分的行為,而她自己從來不講。她所代表的,明顯就是香港的主流「沉默大多數」,而這批主流一日不醒覺,香港一日不會光復。

林老師事件擾攘多日,引申出的討論甚多。有追本溯源,解釋該詞不屬粗口的學術性文章;有指出後來流出的影片經剪接或加工質疑;有認為他方有錯在失,特首反而要求教育局提交報告,而不以「個別事件」不予追究,可見林老師受到政治逼害的猜測。只是關於「老師能否說粗話」的論述則似乎未受重視,或因此論早有共識,不值一提,近日教育局吳克儉局長指收到逾千意見表示「林的行為不能接受和不適當」,更能證實這一假設。故此,本文希望不理「what the fuck」是否粗話,也排除一切政治動機的可能,只探討「老師說粗口是否不能接受」一點。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