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林瑞麟

最近要求香港立檔案法之聲又起,自 2011 年起,已斷斷續續說了幾年。多得前署理檔案處處長朱福強(很可惜從來未正式坐正),公眾對這方面的關注和了解多了。現在退休法官也加入這個行列,立檔案法對香港社會確實是有利無害,看不到反對的理由。政府推搪,只能猜測主要是源於政治原因。然而即使立了檔案法,以現今政府的管理思維,只怕亦徒具其形。終究「法」只是一個最基本的準則,一條界線,行政操作上有太多的手法可以蒙混過關,尤其是香港式的 New Public Management 之下。

出國留學表   林瑞麟

臣麟言:古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臣蒙天憐,殘軀尚在,於此闊別官場之際,驀然回首,思量往事前塵,不勝欷歔。臣本AO,專事政務,苟全官位,不求聞達。先建華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拔臣於群僚之中,命臣運籌新聞,復授臣以政制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

月娥與瑞麟

或許,尚有人認為,林瑞麟「忠心」、「無懼爛攤子」、「撕破面皮做醜人」等等的「優點」十分出眾,甚得中央歡心云云。畢竟梁振英是一個非常注意形象的人(劉夢熊吃了江湖飯局便不是競選辦的人了),上任前營造眾望所歸的景象,還是最重要和急逼的任務,我估計林瑞麟應該不能留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