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林鄭月娥

「同行」果兩雙字,其實只係將華康儷粗黑打扁同埋將所有角位磨圓佢,就已成完成基本程序。然後,就將「同」字中嘅口字變番正方形。至於個「行」字,將部首果兩撇變成平行四邊形,搞到有啲當代風咁;然後執去比例,就已經做晒絕大部份嘅改裝程序。最後,班人就係將字體個收筆位整個磨圓邊長方形,用嚟遮住個勾位就搞掂

筆者認為北京有一個博物館勁過故宮,就是對著人民英雄紀念牌、毛主席紀念館旁的「中國國家博物館」,位置已經霸氣非凡,展品絕對是歷朝之最:如有周代完整甲骨文、戰國時期的銅編鐘、愛新覺羅氏入關前的玉佩等等。如果想「擦阿爺鞋」,乃應該向「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的一部份)投誠。「革命史館」顧名思義廿世紀中國共產黨的奮鬥史及發跡史,由清末民初講到紅軍長征,再到抗戰內戰,展物多如繁星,重要的乃是背後意義,例如遠有義和團用來「殺老外」的大刀;近有1949年《開國大典》時用過的禮炮及第一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正所謂「聽到個名都興奮」,看來這些神器一定可以鎮攝「港獨」,增加國民身份認同。

林鄭的先安內後攘外

作為一個在現任政府體系中剩存不多的從港英時代過渡而來、並且被官場中人讚譽為奶媽的林鄭,應該有足夠的能力去分辨何謂一個合理的拒絕會面理由。首先,市民和學生走上街頭,佔領公路打從第一天就是非法,在林鄭和CY宣布和學聯會面時不可能不知道,我也相信不會把當這些活動是一個打擊會面成事與否的因素。如今已這個理由去取消會面實在牽強。第二,泛民發起的不合作運動其實就是基於會面成果,如果成果有大的進展,我相信泛民也至少在近期不會有大的議會不合作動作。第三,如因繼續號召人民上街而取消則十分不合理,因為學民也只是叫市民去金鐘看直播,除非他們連這個也怕。第四,把普選問題和佔領問題強硬分開則實在是好笑,人們佔領就是為了普選問題,難道他們真的喜歡佔領街頭,睡在街頭嗎?

早前黃毓民議員爆出一句「我話俾你聽,香港除咗搞革命,無第二條路嘅!唔係掟你雞蛋,就來掟你汽油彈呀!我話俾你聽,林鄭月娥!唔好以為好得意!」,立即惹來各方炮轟。平心而論,把此發言講成是黃議員恐嚇林太,實在講不過去,但這不是本文要處理之問題。綜觀歷史上所有爭取自由、民主之運動,或多或少都是要流血的:或流抗爭者之血,或流專權者之血,或雙方都流血。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會是例外嗎?

本人的問題是:我恨現在的香港,更恨現在的中國,但我是香港永久居民,請問我在法理上,有沒有資格參選特首?又有沒有資格在未來普選特首的選舉中投票?

《基本法》第二十六條寫道:「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就普選特首而言,所依之法,當是《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現時的《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的第14條「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的資格」,已規定了相關的情況,本人並無任何抵觸。然而,林鄭月娥女士卻表明,特首需要「愛國愛港」是非常明顯、「不言而喻」,故此,為符合特首需要「愛國愛港」的要求。

兒童恐懼疲憊,青年憤怒迷失,老人流離失所,這就是今時今日的香港。中年人、壯年人仍可以扮作若無其事地生活,因為我們在港共政權眼中,是GDP的一部份,整個城市的建設只為了上班、買樓、消費這三部曲而存在,但這個循環終有停止的一天,某日當你喪失貢獻GDP的能力,就會被推到城牆外圍,自生自滅,中門大開,只為讓更多消費喪屍取代真正的人類。

香港連做愛 o既地方都無

「香港邊度酒店比較平?最好唔好太cheap啦!」這個問題一出,所謂「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朋友們立即扭盡六壬去尋找問題中所說的酒店。當然,大家都明白,好端端的一個香港人,安在家中為什麼要到酒店過夜?在酒店中過夜有什麼活動,相信不用筆者多說吧!經過一番討論及資料搜集,大家都得出了一個結論,問問題的人還未找到他的心儀選擇,因為不是格調太低怕被人嫌棄,就是因為自由行而令酒店大幅加價,在out budget 的情況下「揀唔落手」,討端最終草草收結。當中有一位朋友的留言最精警 - 「屌!估唔到自由行搞到連房都爆唔到!」

雙非問題未解決,蝗母號角已響遍徹。正當香港人為梁振英一句維持「零雙非」孕婦零配額政策暗自鬆一口氣不久,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七月三日在立法會「制訂人口政策」議案的總結發言中,聲稱特區政府正考慮吸納「雙非家長資源」,以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林鄭謂「面對香港的低出生率,加上政府統計處的調查顯示這班雙非嬰兒的父母有不錯的教育水平和職業,我們不應只從使用公共資源的角度看待他們,也要考慮如何善用他們成為香港的人力資源之一。這亦是謝偉銓議員提到的,我們要好好吸納這批生力軍。」

港共傀儡政權十多年來不斷說著要增建公屋,博客地產小子篇《CY彈票,將香港變成地獄!》羅列晒罪狀出嚟,公屋又唔起,劏房又話之你哋啲窮人死,公屋地變豪宅更加係罪無可恕。「三年上樓」承諾由曾蔭權搭肥閪鄭汝樺鳩吹到依家嘅梁匪振英搭變節老鴿張炳良,但結果係新落成公屋數量越趨下跌,依家每年得15,000個。輪候冊就超越21萬。我就真係唔撚柒識計 210,000/15,000 點樣可以 = 3???

城邦論與原居民

陳雲老師昨日最新聖訓說:「香港本土運動是激烈的抗共行動、維護香港利益行動,沒有溫和這回事。」放眼香港,要行動激烈的,絕不會是被推入港大後樓梯就哭得哀傷,被男警伸展「抱」負而無力頑抗的社運青年男女,而是存活於新界一帶鄉郊的一眾原居民。為何陳雲老師及其「城邦派」門下,卻一直無視這一群最本土,又勇武的族群呢?

首先,城邦大法主張的香港城邦,是為保衛華夏文化精粹,他朝垂範中華,建立中華聯邦。本土原居民還保留太公分豬肉,丁權傳男不傳女的華夏文明傳統。要垂範中華, 驅逐美帝,解放東亞,看來必始於本土原居民祖宗祠堂裡的廟算。

一億

.

有仔趁嫩生

竇蓉建議的停薪育嬰津貼,是向嬰兒出世後,不會外出工作的母親發放生活津貼,申請家庭每月可獲4,000至5,000元,直至小孩兩歲,適合就學為止。4,000至5,000元,大概等同一個菲傭的月薪,對於月薪少於20,000的在職婦女來說,是頗吸引的一筆津貼。低薪母親的嬰兒當然也要有人照顧,月入15,000至20,000左右,勉強可以請菲傭幫手,扣除菲傭人工後,一個月家庭收入淨增加萬多元;月入15,000以下的通常會請長輩幫忙,每月給予長輩少許零用錢以作補償。

最近要求香港立檔案法之聲又起,自 2011 年起,已斷斷續續說了幾年。多得前署理檔案處處長朱福強(很可惜從來未正式坐正),公眾對這方面的關注和了解多了。現在退休法官也加入這個行列,立檔案法對香港社會確實是有利無害,看不到反對的理由。政府推搪,只能猜測主要是源於政治原因。然而即使立了檔案法,以現今政府的管理思維,只怕亦徒具其形。終究「法」只是一個最基本的準則,一條界線,行政操作上有太多的手法可以蒙混過關,尤其是香港式的 New Public Management 之下。

你沒有看錯,見報日期明明在 2003 年 3 月 14 日,而蘋果的報導則刊於早一天,即 2003 年的 3 月 13 日,報導提及:「消息稱,數月前梁妻欲在花園興建一個露天魚池,使環境更加優美」 - 啊,這個梁振英聲稱應在三年前入了則的金魚池,怎麼跑到 2003 年才來興建了?更大的問題,就是為何已興建好,梁表英與唐青儀不肯付尾數而搞到被追數見報的露天魚池,怎麼在屋宇署的圖則與文件之中,完全持不到紀錄?

林鄭Style

娥姐在AO衣着框框下衣着品味其實一向甚差,上周她出席立法會的一身戰衣,雖然顏色配搭好有象徵意義(杏加橙),但那件橙色樽領毛衣真的很敗筆。西裝內襯樽領毛衣,不論從美觀或功能方面考慮,都不是好選擇,中年女人臉部鬆弛,無謂整件樽領故意凸顯臉部輪廓,搞不好變了凸顯雙下巴,而且室內外溫差有時頗大,樽住條頸,熱的時候渾身不舒服,分分鐘影響答問表現,如果真的怕冷,圍條絲巾更方便。

某王姓女歌手出來大嘆討厭政治,我也要說,其實我極度超級非常討厭政治,每日對著那些重重覆覆,日後一日的謊言,看見那些極度醜惡,反口覆舌的面孔,怎會不討厭政治?又怎能不討厭政治?認識林忌的朋友都知道,我自己的生活,過得比絕大部份的朋友都好,生活無缺,從不為柴米擔憂,家庭幸福快樂,政治對我是甚麼?就是我生活之中最醜惡、最難受的一部份,就是我最不想面對,也不願面對的一部份。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