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林鄭

「同行」果兩雙字,其實只係將華康儷粗黑打扁同埋將所有角位磨圓佢,就已成完成基本程序。然後,就將「同」字中嘅口字變番正方形。至於個「行」字,將部首果兩撇變成平行四邊形,搞到有啲當代風咁;然後執去比例,就已經做晒絕大部份嘅改裝程序。最後,班人就係將字體個收筆位整個磨圓邊長方形,用嚟遮住個勾位就搞掂

林鄭的先安內後攘外

作為一個在現任政府體系中剩存不多的從港英時代過渡而來、並且被官場中人讚譽為奶媽的林鄭,應該有足夠的能力去分辨何謂一個合理的拒絕會面理由。首先,市民和學生走上街頭,佔領公路打從第一天就是非法,在林鄭和CY宣布和學聯會面時不可能不知道,我也相信不會把當這些活動是一個打擊會面成事與否的因素。如今已這個理由去取消會面實在牽強。第二,泛民發起的不合作運動其實就是基於會面成果,如果成果有大的進展,我相信泛民也至少在近期不會有大的議會不合作動作。第三,如因繼續號召人民上街而取消則十分不合理,因為學民也只是叫市民去金鐘看直播,除非他們連這個也怕。第四,把普選問題和佔領問題強硬分開則實在是好笑,人們佔領就是為了普選問題,難道他們真的喜歡佔領街頭,睡在街頭嗎?

政改拉倒又如何?

即使今次政改要「拉倒」,也不一定對社會的長遠發展是一件壞事,起碼不必讓 N 屆也不想做特首的劉阿斗以為自己真的「受命於天」非做不可。而劉阿斗真的什麼也不做的話,起碼死不了人嘛。 一個自以為聰明而居然可以任意妄為的劉阿斗當政,那才死得人多咧。因此當他的女兒寧願割脈自殺來造反的時候,到底這位劉阿斗的本領有多大,也就不言而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