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梁愛詩

看來有人真的造反了

早在她出任特區首任律政司司長的時候,已經有流言指她「不夠班」,而從她昨日就《基本法》條文表態的情況來看,以考試表現來衡量的話,似乎不止是「憲法」一科要「查找不足」,在「政治」一科更加是完全文不對題。

女巫 - 麥卡錫 - 梁粉

去年年尾,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曾指出對現今香港社會發展出「麥卡錫審判」。然而我們的「懷疑」未對疑犯構成實際攻擊,相對沙林案和麥卡錫主義時代的恐怖,也許還是有一丁點距離。這種誠惶誠恐的人心,卻暴露了人們在長期緊張情緒下的心理反動。沙林女巫案未必會在香港上演第三輯續集,但人們之間懷疑是一種能量,積累久了最終會怎樣釋放,卻是誰也沒法估量的。唯一可以肯定,「佔中」不過是些小陣痛。

為何不信任港人?

歷史證明港人對國家從來「是其是,非其非」,對國家關愛的例子俯拾皆是,再者,看看各國普選後的情況,社會只會更為穩定,激進行為逐漸減少,選出的人即使有對抗行為亦不大可能是無事生非搞破壞的。而以提名委員會解決這憲政危機更是不智,與其以權力否定港人選擇及對中港分野視而不見,以避免憲政危機為名掩蓋統治危機,最後受害的不只是港人,國家亦然。

外聲人嚴選年度代表字

好多地方都有選年度代表字,如果揀一個代表2012年的香港,外聲人揀「欺」,當中有欺騙/瞞 及欺壓/負的意思,且看看今年發生甚麼事

香江詭詞考

當今香港論爭多多,令人心煩。有爭論本是美事,皆因這代表吾人關心政治。惟爭論中常夾雜詭詞怪語,令人耳目昏眩。此等詭詞可分為三類:一,本身詞義模糊,解釋甚多而產生歧義;二,乃政權創造之「木語」(wooden language),用以蠱惑人心;三,本身詞義清晰,卻被濫用矮化甚至扭曲。現列出其中十一詞,略略分析。

被外界指是共產黨員的梁振英,其「同志」身份一直成謎,雖然死口不認,但他那一副黏著母親中聯辦的嘴臉,早已說穿了真相。最近他又運用語言偽術,大打港獨牌轉移「西環治港」視線。其實港獨一詞之所以能夠浮上水面,引起公眾關注,全靠魯平和陳佐洱。最初「港獨」只是一堆花生友在網上討論區的吹水話題,根本談不上勢力抬頭。不過,一經陳佐洱口中吐出,港獨竟順速變成病毒一樣蔓延開去。

上文只針對本書內的政治章節所述的內容,如果縱觀全書詳略而言,你會發覺此書有些奇怪的地方值得斟酌:本書時間上去到2012年立法會選舉前(甚至連國教爭議皆有落墨),卻對梁振英的施政幾乎毫無記述。(或與編採時間有關,此處暫不可考,未必與政治目的有關);偏重筆墨炮轟前任特首的施政失當,隻字不提體制問題。這書以史為綱,宣言為實。若有時間,建議各讀者細讀此書,大概可知香港若循此路前行,被中央以及港共安排了一條甚麼路。

感於風雨飄搖時

我以前也會說「返大陸」,但現在不會。所謂「返」,就是「回去」、「回歸」。香港就是我家,我還可以「返去」哪裡?說「返大陸」者,是否根本不當香港是家?港共不以香港為家,只以其為爭權奪利、榨取財富之場所。若果你不視香港為家,請返歸吧,不要再在此興風作浪。香港是我家,香港我有份。見家園遭受蹂躪,家人遭受侮辱,實有不忍不甘之心,不可能沉默不語,不可能當無事發生過。我有權利也有義務去為家園謀福祉,與家人休戚與共,共同商議、共同奮進。假若我們皆有此感,或許香港仍有得救。這肯定不是最好的時代,但這是「可以變得更美好」的時代。

言論自由

.

要是跟現任配偶生活得好,可會想起舊情人,甚至為婚外情心動呢?事實係十五年來,除了媚共的政客和商賈之外,有那一位香港市民的生活真的過得好?特區政府尤如中共的傀儡政權,處處維護中共在港的政治和經濟利益而置本地的需要於不顧,就如自由行衍生出目前經濟活動極度依賴來自中國的訪客,並且衍生出大量社會問題;相對九七前香港政府的旅遊政策卻是廣招四方客,將這兩個情況讓港人選擇那個是好,

港珠澳大橋工程發生致命工業意外,無線新聞的報道引述著名工程師黃澤恩的意見,認為工程「因為官司問題拖慢了」,所以要採用較新的填海技術,即意外發生時工人進行的施工技術。先不論將工業意外扯到官司算不算得上合理,或者黃澤恩的評論,是否已經超出了他作為工程師的專業範圍,「大橋工程因為司法覆核案拖延」這說法,本身已經是個彌天大謊。

對中共的一些建議

香港曾經是鄧小平心目中的範例,認為可以引以為例子最後統一兩岸,這種天真被自己的黨所欺騙,執政鞏固永遠是黨的方針,這種先天問題不能夠成為一種範例,也是鄧的自作聰明。現在走到這個地步,香港最多只能夠做到保持原狀已經是偷笑,更難說所謂的範例,不再惡化已是萬幸,可是現在卻惡化下去,否則籌碼都不會再有,更會越走越遠。

法治風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