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梁班子

當你看過昨天梁振英所謂「落區」跟市民交流的一切景況後,你有什麼感想?對於我,感覺實在很複雜,因為我已經對今天的香港很陌生,而且情況一次比一次惡劣。如果上星期的「撐警隊,反林老師」活動已夠荒謬,那昨天的「天水圍事變」以災難來形容也合適不過。我會嘗試以段落形式,整理昨天一件又一件「我接受唔到囉」的事。

張震遠堅持自己冇犯法

爭啲以為時間過得咁快,五十年不變,一下就玩完,香港終於光宗耀祖可以同內地睇齊:就係做官嘅大晒,可以包娼庇賭賣假藥。之不過,咁快就想學阿爺「打橫嚟行」…..張震遠你算老幾呀?

而最離鬼哂大譜嘅係,原來數碼港個辦公室係政府物業,而且張震遠經已有幾個月冇交租! 欠咗七百幾萬租金! 有冇搞錯? 當呢個政府連幾百文生菓金都要同啲老人家斤斤計較嘅時候,原來一個大內總管指下個鼻哥就可以欠七百幾萬唔使交租。咁都唔係有人包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