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梁粉

自從2003年之後,香港人對「公共衛生」的要求又被迫提高了不少。起因是「香港人真的很包容」。例如有人得了傳染病,就應該有點「公德心」,及早找醫生,盡量待在家裡。即使要外出,也請戴個口罩,不要四處傳染人…..假如香港的公共衛生要和已發達國家「看齊」,請看看日本就是。

之不過這套原則原來是「雙重標準」,對待「宗主國的人」,就可以完全不理,謂之「包容」。否則輕則不能表現「愛國愛港」,重則劃為「反中亂港」。結果有人自知是從「疫區」逃難而來,自己也身染重病,自己也是醫生,居然連口罩也不戴一個、手巾紙巾也不用,打完噴嚏就直接用手抹鼻,然後在最公共的地方:酒店電梯,用這隻手去按電掣….. 很「嘔心」,是不是? 這本來是香香港的幼稚園學生上課第一件要學的事才對,怎麼連「強國醫生」都會不遵守的呢?

「很嘔心」是主觀反應,「會死人」是客觀後果。對於喜歡殺人的細菌來說,「包容」就是最大的喜訊。

從一張新聞照片看到的,有人在身後貼上「歷任港督你有票嗎」的標語,意思大概就是要與攻擊梁某小圈子出身的立場針鋒相對。梁某低票當選,可謂出身小圈子當中的小圈子,這個原罪,是擺脫不了的。躲在「耆英梁粉團」背後的輿論心戰室以為拿總督制度來跟特首制度去比,就能為梁某解套,則是弄巧反拙,賠了夫人又折兵。

邦無道則隱,是的,我懇請你們辭職,但理由不是引咎,而是為香港黯淡的前景點上一盞燈。你們這刻的辭職,將會是光榮的。我不相信留在這個由西環垂簾的政府內,還有力挽狂瀾的機會,倒不如代表市民莊嚴宣佈,香港人還有底線。如果有人問我,你們的位置由更赤紅暗黑的梁粉替補,豈不更糟?我相信由梁志祥、上海仔和陳淨心接替你們之際,三位會像戴耀廷一樣,安靜地走在中環及香港的十字路口上。

港共之首梁振英日前到天水圍社區會堂出席地區論壇,絕對是有備而來的。天水圍在地理上較為偏遠,除了地區人士之外,其他人專程前往該區狙擊梁振英的意欲相對會較低。透過建制派與鄉事派的組織和動員,導致在內場近三百名憑券入場的市民,佔九成也是支持政府的聲音。在這個場合下,「土皇帝」梁振英好像朗讀聖旨般,高調地向倒梁的傳媒和政黨開火,批評舉報「梁粉」涉貪的人沒有道歉,打擊市民向廉署處舉報貪腐,企圖消滅廉署。

梁振英為害香港接近一年,但仍不知廉耻地自詡「不會自滿」。正當大家繼續批評政府、而梁振英繼續沉醉在Final Fantasy之中的時候,近日有一班自稱「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士/團體(特別是張震遠旗下「齊心基金」主辦的「港人講地」群組)竟然對批評梁振英及其親信者大加鞭伐。不論是電視螢幕前,抑或在網路上,他們都異口同聲地指責異見者才是製造社會不和諧的幕後黑手,更認為將部分人士定性為「梁粉」,儼如文革時期的紅衛兵一般卑鄙。

守護陳雲?

嶺南學生會正正是左膠的集中地,這班左膠廢物,和一直說支持陳雲的人,老實問一下自己:你與陳雲好親嗎?陳雲丟了教席,你真的好有感觸嗎?這麼久,還攬住他的「城邦論」,令他不能得道升仙。那種不是出自真實的假惺惺,就如去年穿上有黃洋達三個大字的衣服到中聯辦門外,今年又忽然本土的熱血公民一樣,令人厭惡。

張震遠堅持自己冇犯法

爭啲以為時間過得咁快,五十年不變,一下就玩完,香港終於光宗耀祖可以同內地睇齊:就係做官嘅大晒,可以包娼庇賭賣假藥。之不過,咁快就想學阿爺「打橫嚟行」…..張震遠你算老幾呀?

而最離鬼哂大譜嘅係,原來數碼港個辦公室係政府物業,而且張震遠經已有幾個月冇交租! 欠咗七百幾萬租金! 有冇搞錯? 當呢個政府連幾百文生菓金都要同啲老人家斤斤計較嘅時候,原來一個大內總管指下個鼻哥就可以欠七百幾萬唔使交租。咁都唔係有人包庇?

梁振英的黑色暴雨

由此而想像張大總管何要積極介入權力核心,這個情節簡直有如偵探片的橋段了:一切從動機出發。又要搞金融發展局、又要搞市區重建、更要坐入行政會議過問一切政府決策…..除了「以權謀錢」,還有什麼其他可能性? 回首看來,「頭號梁粉」的「金庫」原來一直都是「黑金」。而張大總管身為競選經理,一直負責替梁營管錢,兩件事情一拍起來看,這還不是「黑金政治」還會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