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楊千嬅

一月二十五日這一晚,再一次到紅館聽最愛的楊千嬅。全場觀眾揮動紫色的光芒,迎接曾言道心口有個「勇」字的她,發出紅色的雷射激光,台下的觀眾,台上的歌者,幻化成萬紫千紅的開場。「沿途紅燈再紅,無人可擋我路」是《勇》營造的畫面,楊千嬅一個人帶著心頭一份勇,面對如利箭從四面八方襲來的紅燈,然而她一直有著愛她的歌迷們的支援,是一片深紫色的人山人海。

鄭惠清在十一歲的時候,因為與弟弟玩遊戲,讓弟弟吸吮自己的乳頭,給母親發現了,從此鄭惠清就覺得自己是污穢的。在電影中,許多細節都反映出鄭惠清對性或成為母親有所迴避。鄭惠清與丈夫的生活,都不外乎是吃飯、睡覺或拜山等普通的家庭生活,從沒有提及她們之間感情的交往,而且丈夫的外遇及沒有子女的家庭,都暗示了她們的性生活其實不協調,因為性對鄭惠清來說是一種陰影。

眾多有關於「港女」的討論中,楊千嬅可算是代表著「港女」的一位明星,無論她在電影外的媒體報導和電影中的演出,楊千嬅都貫徹了「港女」的形象。在2011年上映的《抱抱俏佳人》,楊千嬅因著孫洛昕一角,建立了一種「港女」的角色形象,從而獲得「第十七屆電影評論學會大獎」中的「最佳女演員」

談到楊千嬅及鄭秀文,她們出道至今一直都有人拿來比較,出道時楊千嬅被認為形象跟鄭秀文相似,直到近來又多了機會在電影頒獎禮上競爭,雖然二人都沒有視對方為敵人,但大眾都似乎愛將瑜亮情結放到她們身上。當中,在二人仍活躍於演出港產的都市愛情喜劇時,比較是最為劇烈的,大多都認為鄭秀文的演出較楊千嬅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