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機場

根據上述的報告的 5-2 頁亦指出,早於香港機場選址赤鱲角時,已經留意到與深圳及澳門機場相近及發展,並建議隨着各機場的使用量增加,香港需要與深圳及澳門機場商討於空域上的合 作。此點正好說明,民航處於過去 15 年來,安於「一條跑道起飛,一條跑道降到」的現狀,懶於根據當年設計機場時的時間表及路線圖作出準備,令香港機場落得今日「人為樽頸」的局面。

另一方面,有關報導提及「(機管局)現決定改為購入20部歐盟五型雙頭巴士」,我們認為機管局必須先解決10部「單頭巴」的「胡塗帳」問題,因為本網絡發現北京民航協發機場設備有限公司去年「成功開發」出雙頭巴士,為何同一生產商有「雙頭巴」不買,偏要買「單頭巴」?到底這十部車可會有不法勾當,看著近年事事大陸化的香港,與及機管局為爭取第三條跑道計劃支持編造太多似是而非的理據,實在無法使人釋疑。

反思同樣是交通基建的另一個案例:機場。

為什麼沒有這種失敗的情況出現呢? 因為機場是由政府擁有的公司建設和經營,而外判服務是計質計量、衡工量值進行分配。而不是「價低者得」,就是這麼簡單的經濟原理而已。對於真正提供合資格服務的人,就收真正提供服務的回報。投入產出成正比,還有比這個自由經濟要再簡單不過的東西嗎?

難道機場的科技比貨櫃碼頭來得簡單嗎? 難道機場的人流和貨流處理又比貨櫃碼頭來得簡單嗎? 機場的建設要求又比貨櫃碼頭來得簡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