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歐洲

直布羅陀的城邦身份認同,是1950年代開始形成的,形成原因固然不止一個,但最關鍵的因素,就是戰後佛朗哥政權不斷施壓,更不惜陸路封鎖直布羅陀,以求英國將直布羅陀交給西班牙,但這反而使直布羅陀人民對西班牙這個國家,離心離德。

在直布羅陀尋找「香港」

潮流興講「城邦」,筆者研讀香港史多年,鄰近香港的兩個城邦──澳門、新加坡都到過了,接著的目標,就是遠在萬里之外的直布羅陀 (Gibraltar)。自1713年西班牙正式割讓直布羅陀給英國起,這個地方一直是英國領土,至今不變,所以網上有遊記說它有點像1997年前的香港。究竟仍舊掛著「米字旗」的直布羅陀,是否真的活像「另一個平行時空裏」的香港?我帶著這個問題,在上年(2013年)夏天懷著興奮的心情,前往這個位於地中海出大西洋唯一水道沿岸的半島小城邦。

在西班牙洗大餅

這本來是朋友的週末洗碗工作,她不做了便介紹給我。我想在家裡從小就只會洗碗,應該沒問題的。當天,一進去飯店,看見老闆,一個中年的中國男人,他一開口就問我:「香港來的嗎?」我有點尷尬。我在外地遇見中國人,一般都說自己是南方或者是廣東的,要是她/他們知道妳是香港人,會對妳特別的好奇,突然開始從低角度仰望妳。這一次,應該是我的朋友告訴他了吧。

二戰之前,「人權」的概念並非主流。「人權」突然被昇華成普世原則,主要是為了防止納粹重臨。人權由時勢催生,靠國際協議成型。所以,國際人權是從外輸入,並非土生土長。然而,由於人權的本質未明,英國人十分強調它們的限制。《歐洲人權條約》便是一例:各項權利的運作機制,寫得清晰仔細,儘量避免曖昧。權利何時可被限制,限制又需要什麼基礎,全部有序可循。植根法理,界線分明,恐防人權過度膨脹、失控,繼而損害社會。

有關新移民家庭團聚之權利,可見於《歐洲人權公約》第8章第1段:”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respect for his private and family life, his home and his correspondence.“ 同一章的第二段則表明,這權利是有限制的:這限制必需有法律基礎、民主基礎,和合符公眾利益。

十二月倫敦遊

倫敦是一個多元城市,作為歐洲最大的城市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這裡學習、謀生及旅遊,在街上除了見到不同膚色的人種,更聽到不同的語言。倫敦的產業也是很多元化,金融行業故然業興旺,地產市道在外來資金帶動下持續向上,零售消費行業很暢旺,學術時裝文化娛樂也相當豐富,只差工業生產未有機會見到。當見到整條Haymarket都是劇院的時候,我很驚訝每個劇院每晚都能高朋滿座,倫敦的娛樂產業比我想像中大得多。於是我明白就是這種多元城市才能匯聚各方人才,使這個城市充滿活力,只要你有一種技能,無論是專業、學術、文化、以至演藝,你都可以在倫敦尋找機會。可惜當香港漸漸單一發展,我越來越感受不到這種城市動感。

隨著2007年羅馬尼亞及保加利亞加入歐盟,歐盟8國(德國,奧地利,法國,盧森堡,比利時,荷蘭,馬耳他和英國)實施7年對羅、保兩國過渡性的人口流動管制移民政策將於2014年1月1日屆滿。屆時除西班牙外,羅、保兩國人民可自由出入歐盟儲國工作、生活。但此舉卻令歐洲8國民眾發起連串示威抗議,當中英國民眾發起電子請願,呼籲卡梅倫政府遏制羅馬尼亞移民潮,並獲15萬人嚮應。

北歐教育衰落?!

Economist根據Pisa 2006 及2012所作的排名分析:瑞典和芬蘭大倒退。跟瑞典友人Per談起OECD,對方更不以為然的表示結果正常,批評瑞典教育如何不濟、師資何等惡劣。丹麥同事Magnus更加口說北歐的教育差劣得過份,所以才會免費的給北歐人去上 。

丹麥女相之美人心計

英美兩國皆為列強,有人可能會厭棄同北歐一個人口只有五百萬的小國首相合照,有失大國體臉,這不得不說施密特的政治後臺的厲害。施密特除為丹麥史上第一位女首相、前歐洲議會議員,亦是前英國工黨黨魁金諾克Lord Kinnock的媳婦。她甚至公開於英國工黨大會發表演講,大力支持福利主義,向富人加税。施密特同英國政界關係千絲萬縷,連保守黨的卡梅倫都不得不賣她的帳,影張selfie!

國際足協在事先大可作某一類的干預,刻意避免這個情況發生,以確保所謂「最好」的隊伍進入決賽週,以滿足球迷、提升比賽精彩度、甚至是與神鋒相關的經濟收益。但確保了這一切,遭破壞的,就是這個制度。那麼,因此而換來的神鋒的出埸,又是福是禍?

巴黎 - 法國總統賀蘭德前女友,2008年社會黨總統候選人羅瑤 Ségolène Royal 為週五出版的「巴黎人雜誌」拍攝封面並接受訪問。然而她的封面造型是自由女神,在網上一露出就惹來瘋狂惡搞。

旅遊喪屍

香港這班商界中人不是井底之蛙,他們去過的地方,肯定比竇蓉更多,他們也不是天真到以為優質遊客會滿足於到商場買手信,但他們並不需要高品味的旅客,他們就是要一堆shopping zombies,遊客愈沒有品味,生意愈易做。讓香港成為更多樣化的旅遊城市又如何?如果這批遊客不買奶粉、金飾,於他們何益?於是香港在地產商、政府、旅遊業夾手夾腳,逐漸變成了一個不斷興建商場,專門接待shopping zombies的低俗城市。

但自從某年從維也納歸來之後,一直都想找找,香港到底有沒有做維也納咖啡甜品的地方。坊間倒是有不少地方有所謂 Viennese Coffee,但總是有些詭異狀況出現。(下刪三千字)當然他們會說自己是「Viennese Coffee」,這個其實很安全,事實上維也納咖啡有很多種類,有時連紐約某德國文化協會都搞錯。最常見的錯誤是搞亂「Melange」和「Franziskaner」。兩者基本上都是 Cappucino,但用得都是比較溫和的咖啡,而Franziskaner在咖啡上噴上忌廉,而Melange 則不會。

海牙 - 荷蘭政府新聞署公布國王威廉-亞歷山大稍後的出訪行程,但首站並非慣常會安排的鄰國比利時。當地媒體估計這和皇室互動之間的慣例有關,習慣上即位時間較短的君主要先到訪即位時間較長的國君所屬的國家。

西班牙Salamanca 大學城

很多外國人到Salamanca學西班牙文,這裡是著名的西文學習中心,因此街上很多外國學生,又以美國人佔多數。而且我到達的這個時候適逄他們的大學入學考試,本地學生哥都躲在家溫習,在街上聽到英文的次數可能跟西文不相伯仲。基於這樣的城市特質和人口種類,很多人擔心的西班牙治安問題在這裡幾乎不成問題,深夜外出也可以。隔離房的女孩子經常玩到夜半才回來,沒有一點意外(除了早上起不來上學)。

主要大國民主革命的比較

讀歷史,總讓人不期然地比較主要大國的民主發展。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發生在荷蘭,而大國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則以英國為先(1688),其次是由原英國移民所創立的美國(1776),然後是法國(1789)、德國(1871)。社會發展水平遠低於西方大國的俄國則在1991年才開始走資。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