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歐盟

蘇格蘭將於本年九月中旬舉行獨立公投。隨着日子逼近,英國各界開始熱議蘇格蘭成功獨立的可能後果,尤其是蘇格蘭獨立後與英國以至其他國際機構的關係。當中,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於二月的一次訪問中,宣稱蘇格蘭要加入歐盟可謂難比登天。此論旋即引來蘇格蘭的批評。

大概到咗1880年,為咗建立「法國認同」,教育當局開始推動以巴黎話為基礎嘅「普通話」。呢樣嘢唔可以一輒而就。第一步,就係將法語 (Le Français),定義做巴黎話,作為全國嘅學校語言。而其他法國境內嘅語言呢?就係「非官方語言的法國方言 (Les dialectes)」。講標準法語嘅就係高等人,講其他語言,講方言嘅就係鄉下佬。學校唔再容許其他語言嘅存在,法國全國上下要用「巴教法」,以巴黎話教法文。本身講地方話嘅人,就只可以返屋企同屋企人講 。

讀郝鐵川教授贈書有感

目前香港的政制爭拗「卡」死在那個地方? 就是各方都在費盡心機思量如何可以「準確掌握」選舉的結果,而不願意接受一個「大約合理」的結果:建制派老是擔心民主派會搞獨立,而民主派老是擔心建制派會搞赤化。因此雙方都在互相逼迫,以謀一個「絕不含糊」的方案。普選一事被建制派一拖而竟然可以拖了十年,而所謂「佔領中環」也是由此而被迫出來。雙方都在玩「攤牌」了。

其實現實政治和考試不同的地方,是現實世界並無一樣東西叫「絕對不會錯的標準答案」。謀求這種「絕對性」,基本上和自尋短見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