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死刑

罪人該死嗎?

曾經我在街上工作。我對路人說「先生/小姐可以簽名支持一下嗎?」八成的人不見不聞。我對路人說「先生/小姐你支持死刑嗎?」開始有更多的人聽到我的話。假如我忽然說「先生/小姐覺得那印巴輪姦案的罪犯該死嗎?」即有許多人(前提是有看新聞)都會停了下來。很多人說該死。

脫北在中國(節錄)

從九十年代至今年七月期間,已有超過24,010個人從北韓逃到南韓。直至二零零一年累積只有1,993個,但在二零零九年這一年內已有2,914個。脫北者的起源自九十年代(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八年),當時北韓發生大規模饑荒災難,造成超過二百萬人死亡。雖然北韓政府稱饑荒為「苦難的行軍」,要求北韓人團結面對困難,但是經濟一直沒有起色。故此,脫北者甘願冒著巨大的風險,如被北韓政府槍殺,也要選擇逃走,向這個國家投下「不信任的一票」。

Dow計算過,他說多花1元在早期介入,就可以省下日後17元的死刑執行費。(You can pay me now, or you can pay me more later.) 這有點像過去有人在喊「今天蓋學校,明天就不用蓋監獄」的經濟學版本。不過我更喜歡的說法是Dow演說時投影片上的標題:今天給他一個擁抱,他日就可能省下一付手銬。同樣是算計,但這種算計有溫情、夠正面、更有彈性。

應該廢除死刑

早前去看了國際特赦組織(香港)舉行的人權影展石刑下的女人 (Women in Shroud),講述在伊朗發生的石刑,還有當地維權組織爭取停止石刑的過程。我覺得很可怕。無論如何,就算不是為了自己的權力慾,就算只是為了宗教的狂熱,對「聖潔」的執者,任何人也沒有權力,在沒有絕對公平的審訊下,將另一人的性命奪走。石刑,根本就是謀殺,還是一宗殘酷的集體謀殺。而正因為其實很難保證一個絕對公平的審訊(而且,誰有資格去斷定一個人罪有應得至死呢?)所以,死刑是不應存在;也因此,在促請廢除石刑的同時,也希望連死刑也一併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