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民主黨

黃成智與袋住先啦啦隊

在狄、李、羅、黃四人的「袋住先」立場下,其實他們有一個不願意講得太清楚的觀點。他們認為:先由共產黨篩選後交給全港選民一人一票假普選的「袋住先」方案,比共產黨操控1200人選舉委員會欽點特首,來得更民主,始終有進步。這真是綜合糊塗與狡猾的混賬看法!一、熟讀邏輯,即知先要有「質」(民主與不民主)的判定,然後才有「量」的判斷(多與少),既然兩者都是「不民主」的「非普選」方案,那麼再無必要比較何者「民主較多」。二、熟讀歷史,可知清末1911年「皇族內閣」計畫所顯示「假立憲、不放權」的醜陋專政面目,以及它與滿清覆亡的直接關係,真不知狄、李、羅、黃會否詰問當時立憲派及革命黨人士為何不懂得「袋住先」那個「皇族內閣」計畫?三、熟讀倫理,可知「偽君子」和「真小人」的本質同為「小人」,但是兩害相權取其輕,難道大家會認為「偽君子」勝於「真小人」,進而包藏禍心?狄、李、羅、黃的邏輯、歷史、倫理知識水平,可見一斑。

民主黨上大台鳩噏了半個鐘,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民主黨,你當真認識政治麼?」民主黨看著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著說道,「你怎的連多幾個議席也撈不到呢?」民主黨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裡說些話;這回可是全是含淚投票之類,一些不懂了。在這時候,眾人也都恥笑起來:大台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非常合作的不合作運動

那班聲稱站在雞蛋一方的販民議員,他們竟然贊成這筆陷數十萬遮打革命示威者於不義的荒謬錢,美其名曰不同意公安業餘表現卻尊重制度,其實只是又要威又要帶頭盔的騎牆派。

「袋住先」說法最大的謬誤,是前設了普選是「送」的,就好比有人無緣無故送層樓給你,既是免費的當然不能要求那麼多,漏水也好石屎剝落也好,不要白不要。不過事實上,普選的本質不是「贈品」,而是香港人花了半生積蓄,付出真金白銀的代價去換取的。貨不對辦,就要退貨、退款,力爭到底,香港人不是很會爭取消費者權益的嗎?

而我們已預付了天價的首期,還供了廿幾年,卻一天也沒有住過。「發展商」先是爛尾、拖延、遲遲不交樓,好不容易說會交樓了,卻給你一棟漏水短樁的危樓,然後叫你袋住先。

「發展商」說,這是你第一層樓,不應要求多多,爛一點不打緊,先住着,將來樓換樓就是了。

但你已屆中年,積蓄被騙盡,利息蝕埋,揸住間危樓,正式人又老錢有無,連換隻窗的本錢都無,還換什麼樓?更不要說住危樓日日提心吊膽,一把年紀,有起事來也不一定走得切。

星期日舉行的南豐區議會補選,由民主黨張國昌以2383票以889票之差大勝有民建聯的李清霞,成功力保梁淑楨的議席。此仗亦為白鴿黨近4年成功取勝得第一場補選,上次勝選已算至2009年大圍補選勝出的梁永雄,而梁氏最後亦離鴿與范國威共組新民主同盟。

南豐選區為為東區區議會37個選區之一,由特區成立以來已經設有。選區範圍包括三大屋苑南豐新邨7243人、康景花園3157人、栢蕙苑、太就樓、太隆樓、太成樓及太興樓。根據2012年立法會選舉計算的居民人數為13600人,而2011的人口普查的人口數則為14281人,為一個比區議會7區基數低的選區,人口的職業分佈皆以文職工作為主,藍領勞工比例較少,家庭每月收入方面,高達4成家庭每月入息超過40000元,故此整體而言,絕對是一個中產選區。

政治煩局只會令人更冷感

佔中是一場抗爭,但是那邊箱又搞名人飯局,那邊又搞一連串的活動,到底這一場是抗爭還是搞party?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嗎?你知道共產黨在侵蝕我們嗎?或許你們覺得這次「抗爭」爭抗不到,可能還有下一機會,那香港未來怎麼樣?那我們的未來怎樣?今日那個政黨又說那個政黨曾經出賣人要夾實他,那天第二個政黨又曾那一個政黨又說那個政黨出賣聯盟又要杯葛,成班人到底是為香港未來抗爭,還是為暴光做shoq呢?這一班政治人物到底是為政治本錢,還是為了香港未來,我們的未來?

3月29日的報導說「起無限期絕食行動,希望感召更多市民以身心全面投入民間抗爭行動爭普選….首批普選絕食團在滙豐銀行總行外紮營留守,無限期絕食,直至身體負擔不了為止」--「首批普選絕食團」「無限期絕食」,「直至身體負擔不了為止」,公眾的印象就是一直絕食下去,而且有第二批、第三批絕食團加入。

話說昨天舉行既海怡半島(西)補選,人民力量袁彌明得票竟然比民主黨單仲偕高出超過一百票(1083 vs 920)!雖然袁小姐最終都係以大比數輸俾葉劉既新民黨(2023),但呢個結果足以讓不少人大跌眼鏡。因為一直以來,咁多個泛民政黨,除左民主黨、民協同街工外,其他泛民,特別係激進派,一般都會係打地區政績既區議會選舉輸到扒街。但從今以後,所謂既溫和泛民,路線應該點行,真係要好好檢討(如果佢地仲有心去反思,而唔係賴東賴西既話),否則死路一條也!

回想十五年前,我十八歲。那時袮極受歡迎,指揮若定,統領著人們戰鬥。至於我,被袮漂亮的包裝吸引自不在話下,更難得袮很有想法,討厭非理性的手法,希望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法去創造充滿愛,充滿和諧包容的未來。我被袮的理念吸引,於是隨著袮的步伐,投身於這個偉大事業中。

崇尚多元混雜解構主流的文化膠人會說,粵語其實也是霸權,高舉香港粵語優先,不是霸權論述嗎?學點普通話,有助大家交流、溝通,互相理解,不是很好,很多元,很普世嗎?《蘋果日報》、《信報》之類的中產良心媒體常常宣揚這一套,而「交流、溝通、理解」聽來也很美好,頭腦簡單的中產於是便照單全收。

過去十年,是很多人老虎謀皮的十年。李慧玲過去幾年在言論上排濟激進派、掩護過民主黨多少次,體制不念這個舊情,同樣是手起刀落。李慧玲在傳媒位置上做得好的,體制自然也不計較,只計較你越雷池的那一次。當日給你上來,是為了「和平理性」,現在你真做上來了,越來越麻煩,就炒你魷魚,連雜物都不給你機會拿,很粗暴,很野蠻,但這就是體制的邏輯。新聞自由已死?新聞自由不是殭屍,它早就死過了。當年支持民主回歸的,愛國愛民的,今日卻撲出來為「言論自由」呼天搶地,我只覺得他們偽善無恥。回歸「祖國」,這就是應得的下場,不是求仁得仁嗎?早已進入體制的泛民,他日得到甚麼下場,都是自己害的。

現在這些事情都是告訴你,走入對方裡面又傾又砌,從來就行不通。心仍未冷的,可能不想做官方應聲蟲,但養家的要養家,又不是搞革命。一個傳媒機構同時也是商業機構,不可能跟中國殖民當局全面決裂。也有人會頂著淒風冷雨,繼續呃鳩你,說他是體制裡的溫和反對派,能混多少日子就多少日子。黃毓民和鄭經翰被封味之後,李慧玲就是如此頂上,配合商台新的理性務實主旋律。只不過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理性務實」的標準當然可以重新定義。

也談公民提名

民主黨拒絕堅持公民提名,新民主同盟、社會民主連線、人民力量、普羅政治學院及學民思潮等政團群起攻之。公民黨則態度曖昧,黨主席余若薇只不斷強調要向市民推廣公民提名之好處,假若市民最終認為公民提名乃必須,則該黨必爭取之。公民提名是否必須、是否不可或缺,眾說紛紜。本文試引多人之文章,圖梳理有關論述,供看官參考。

「堅定可信民主黨」

下一句必然是「關鍵時刻賣香港」,民主黨自從在2010年反對五區公投,以及進入中聯辦和共產黨密室談判而最後支持偽政改方案後,這群賣港賊的真面目逐漸呈現在香港人的眼前。他們既出賣民主,又出賣民生,也出賣香港人利益;縱使他們現在不停把那些攻擊他們的人標籤為所謂的「收共產黨錢去攻擊民主黨的人」,但是這不能把你們一直的賣港行為從香港人的腦袋裡刪掉。

民主黨係中環宣誓參與和平佔中,還得到佔中二子撐場。有人奇怪唔係簽了佔中意向書已經係承諾了會參與佔中嗎?點解又要整大龍鳳?點解咁多人已表態參與佔中,但到目前為止,唔見其他人搞,只得民主黨搞咩宣誓呢?咁係咪多此一舉?

頁 1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