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民協

狀元以外

如果純粹參考網上評論,Mark Fu 無疑是一個高分低能的傻仔,但作為京士柏區的選民,竇蓉對他的印象比其他候選人好。先不說甚麼民主大業、佔中立場,畢竟這次只是選區議員,純粹作為一個街坊,我觀察到Mark Fu 是超勤力的,五月開始已經擺街站,收集簽名,母親節那天一早見到他在屋苑門前跟街坊打招呼,父親節又見到佢,間中重上京士柏山跟晨運阿伯打招呼,要知道京士柏山不是飛鵝山,但行上去都要少許腳骨力。其時原本當選的梁偉權上訴尚未被正式駁回,補選仍未接受提名,他已做定準備工作,誠意十足。

為何不信任港人?

歷史證明港人對國家從來「是其是,非其非」,對國家關愛的例子俯拾皆是,再者,看看各國普選後的情況,社會只會更為穩定,激進行為逐漸減少,選出的人即使有對抗行為亦不大可能是無事生非搞破壞的。而以提名委員會解決這憲政危機更是不智,與其以權力否定港人選擇及對中港分野視而不見,以避免憲政危機為名掩蓋統治危機,最後受害的不只是港人,國家亦然。

日前,一基督教評論網站「可圈可點」上載了一份關於基督教立法會議員於明光社舉辦的活動中發表其意見,其中出席的包括涂謹申及馮檢基。兩人在活動中皆發表其意見,其中,「票王」涂謹申指出性傾向歧視法非道德,甚至將支持性傾向歧視條例視為「思想激進」所導致。此外,馮檢基身為前平等機會委員會委員,也帶頭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實在令人筆者質疑兩位「超選」議員如何能代表數以十萬計的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