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民建聯

曾主席的特首寶座,近了

本身是建制派的曾主席,民望又長期高企,如果不能成功入閘,必定引起中間派及親建制的市民反感。倘若,連中共的支持者對選舉制度也有異議時,就會令泛民及社運人士有機可成。中共必須顧全大局,所以曾主席即使本來是沒有派系支持,也是可以騎劫小圈子的選舉制度,只要有足夠的賭本即是民望就亳無問題。

星期日舉行的南豐區議會補選,由民主黨張國昌以2383票以889票之差大勝有民建聯的李清霞,成功力保梁淑楨的議席。此仗亦為白鴿黨近4年成功取勝得第一場補選,上次勝選已算至2009年大圍補選勝出的梁永雄,而梁氏最後亦離鴿與范國威共組新民主同盟。

南豐選區為為東區區議會37個選區之一,由特區成立以來已經設有。選區範圍包括三大屋苑南豐新邨7243人、康景花園3157人、栢蕙苑、太就樓、太隆樓、太成樓及太興樓。根據2012年立法會選舉計算的居民人數為13600人,而2011的人口普查的人口數則為14281人,為一個比區議會7區基數低的選區,人口的職業分佈皆以文職工作為主,藍領勞工比例較少,家庭每月收入方面,高達4成家庭每月入息超過40000元,故此整體而言,絕對是一個中產選區。

天堂鳥MV 被瘋傳之初,筆者就在facebook專頁講過,天堂鳥背後的創富文化集團是入侵香港娛樂產業的紅資機構,他們借香港地址入市,在香港培植藝人,以「本土音樂」自居,用「本地製作」等衍詞誤導香港人,一來要將罪責轉移到香港人身上,令香港人對自己的流行音樂失去信心,為香港的本土製作感到自卑,二來是要以「香港音樂」為名輸出大陸文化,幫香港流行文化洗牌,繼而在香港實行文化殖民。

今日我唔小心看咗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由公民黨毛ee同人民力量大舊提出用權力及特權法(P&P),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商台解僱節目主持人李慧玲既事件。哼!我睇完後嚇一跳,然後得啖笑!事關那個⋯⋯那個⋯⋯那個⋯⋯死唔記得個名添!

有留意新聞報道的讀者,都知道昨天有部分參加美麗華旅遊郵輪團的旅客,因為不滿旅遊公司臨時取消一個景點而不作合理賠償,憤而「佔領郵輪」。據報道所指,這個六天團的旅費為$7000-$11000,而郵輪原定會停泊越南下龍灣四小時,但因為當地航道發生意外而未能泊岸,只能折返。旅客不滿,要求美麗華賠償$5000。談判後,大部分人同意美麗華約$300多元的賠償,但部分旅客仍要求$3000作賠償。

臭坑渠

保皇黨一眾議員繼因中聯辦下令而於發牌問題上大力為一男子保駕後,又再見他們因「七一減價抗遊行」的人情債為產品質素成疑的海天堂護航。看著他們在鎂光燈下一口一口把海天堂龜苓膏送進口中,在下感到的只有不安。試想一下,不衛生又欠營養的東西,跟某種每天人類都會在馬桶中沖走的人體廢物有意義上的分別嗎?正常人又會將這種東西放進口中嗎?能將這種東西照單全收吞下去的,只有臭坑渠。

香港人是最有耐性的生物

如果男友跟你說,2008會娶你。到了2008,又說要先諮詢一下老媽子的意見。2012都過了,又說先要解決家庭問題再談結婚……大概你會發瘋吧?當然啦,這些人生大事是不能夠一拖再拖的,再拖下去就人老珠黃,沒人要了。對女生來說,有什麽事情比泊個好碼頭更重要呢?政治什麽的,才與我何干呢。

吞精與公翅

有些食物名稱,簡化了像很有趣,確實無傷大雅;有些詞簡化了就產生歧異;更多的簡化,會摧毀文明,政治詞語如是、思想如是、文字如是。

以孔令瑜的「歧視」指控戰書開路、加上中國派的議會封殺,配合中共喉舌的「新香港人論」高唱入雲。連「港人優先」都會被扣上「歧視」和「分化」帽子,整個中國派聯盟喊打喊殺聯署反對兩個本土立場的議員,後者明顯在建制上顯得勢孤力弱,但民間抗陸民意卻沸沸揚揚,威脅到許多以「服務」新移民為主的組織的既得利益。所以他們伙結販賣「民主救國論」多年的民主黨公民黨等勢力,拿著「家庭團聚」的天條在「單程證制度」附近加裝鋼絲圍欄,再抹黑全港市民都是歧視新移民,以期令「單程證制度」成為一個神聖不可侵犯,談都不可談的問題,以保證他們現有的組織利益不受威脅。

保密為名 獨裁為實

當所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的決定原來根本只是由行政長官一人作出,而有關決定又可以以行會保密制為名,拒絕向市民交代決定理據,則香港可以說已是陷於獨裁統治之中了。香港人若還不覺醒,真的以為行會保密制真的是甚麼「行之已久」而又「不可破壞」的制度而接受政府的解釋,香港必將墮入萬劫不復之境。

我倒認為了解政治,其實對自己也有很大得著,特別是留意不同政黨的理念、行為,更能從中領悟一些做人道理。無錯,香港的政黨真係好虧好柒,但正正這樣就給了自己一個反面教材,反省、調整自己的行為、價值觀。

磅巷只須這條石梯

現時最擔心的是興建電梯會引致Soho 化,就像現時半山自動扶手電梯興建後出現了蘇豪區。Soho化會令現時太平山街附近的寧靜小區消失,酒吧不經不覺會滲入這小區,最終令這區不得安寧。另外,也會引致租金上升,近幾年這小區的租金已因為商業化而節節上升,這區的街坊不是什麼富豪,大部份都是基層,最終原有的街坊遷移,不能回復原貌。當然還有磅巷的古雅氣氛,現時保留香港山城區格局的地區因重建而變得越來越小。

其實呢套短片只係民建聯campaign的一部份,這個campaign還包括一個「發現年青人出現沉迷上網現象」的調查,似乎將來會有更多相關的地區服務。他們說多數青少年每天上網2小時,那其實遠遠不到沉迷的程度--香港人每天看沒有養分的東張西望和三線肥皂劇,那至少都有3小時,但我們不會說大部份香港人沉迷電視。這個campaign的目的,其實是製造「青少年學壞晒」的印象,從而去吸引他們的最大嘅票源--師奶阿叔家長。

「低頭」一語,完全是民建聯的寫照。這片名,改得貼題,簡直妙到毫顛。以下談一下劇情。我要劇透了,但,沒所謂吧。劇中主角阿明終日上網,和家人疏離,和同事也疏離。一日,他被上司「照肺」,然後就發同事脾氣。阿明氣沖沖的回家,家人見狀問安,他又發脾氣,遂離家出走。後來,他的家姐出街找他,找了很久,直到阿明的電話無電,他們二人相遇,劇終。劇情淡薄無張力,這不在話下,算了。最頂唔順係佢劇情去去下,突然會插一d so called 專家出來解釋,例如「甚麼是上癮」「上癮如何影響青少年」,最嘔還是蔣元秋(aka 麗芸)突然出現,講老闆要和和氣氣和員工溝通。

掛念劉江華

華兄:去年九月,你在超級議席敗選之日,一眾網民到你辦事處外舉杯慶祝,載歌載舞。那天我跟友人說,沒能參與其中,與眾共賀這個看似普天同慶的日子,實在多麼遺憾。短短八個月,我的想法卻有一百八十度轉變。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