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民生

因為步姿異於常人,我哋著鞋嘅受力點同普通人好唔同,我就偏向鞋頭,所以堅固嘅後踭從來唔關我事,我所有鞋都好似呢隻咁,厚實嘅後踭完好無缺,薄皮嘅鞋頭晨早穿晒窿,落雨入水,唔換唔得。

昨晚深夜公佈400間中招食肆,這接近兩年時間,香港的食物安全中心究竟在做甚麼?兩年前已承認食油包裝商豁免領牌漏洞,特區政府當時承諾會檢討,但事隔兩年甚麼也沒有做過,終於令香港在國際出醜,率先在食油問題「中港融合」,和中國大陸一樣,共享「地溝油生產地」的榮耀。

好多年輕人被上一代灌輸錯誤的方法,以為努力讀書,每日做生做死,搵工上進,捱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現實卻是,絕大部份,都無法達到自己目標,甚至讀生讀死,做生做死,到頭來已經錯過生育的年紀,欲生無從。現實是甚麼?就是「只要夠人渣,凡事可成真」

劫貧濟富的財政預算案

「乜香港政府庫房真係入不敷支?真係好福利主義咩?」剛剛發表的二零一四/一五年度財政預算案,筆者的評語是四個字:「劫貧濟富」。那五項涉及約二百億元的一次性紓緩措施,其客觀的效果是愈有錢的人就獲得愈多糖,做法合理嗎?政府的角色不就是要透過徵收稅項,然後進行財富再分配,讓弱勢群體的基本需要得到滿足,收窄貧富懸殊嗎?但這份財政預算案的一次性紓緩措施,無疑是違反了弱勢群體優先的公義原則。

「我」只想身體健康

「左邊的腳在這個天氣下是這樣的,腫起來熱熱的,十分疼痛。」於是我在我的袋子裏拿出一盒寫著500克的消炎藥。以前自己病了回去診所看醫生,也沒有留意那些藥物的名字、成分等等。但當現在要為無家的朋友預備一些消炎藥,自己也要懂得一點藥物常識,知道市面可以出售的消炎藥,最強藥力的是500克,還要特別選擇某幾個比較熟悉的藥厰牌子。

我們視紙皮為垃圾,但有些人卻視為寶。有人說「沒有垃圾,只要運用得當,就是資源」。這確實是響亮又充滿幻想的口號,然而實際上,我們無一不當紙皮是垃圾。我們不會留下紙皮,循環再用,又或者不會自己處理掉。紙皮是麻煩,是社會中應該除去的東西,所以我們把他棄掉。因為紙皮在我們心中視為垃圾,所以連帶處理紙皮的人,都被我們眼光視為無用之人。因為有用的人,不處理這些無所貢獻的東西。

近年,總不難聽到身邊熱心朋友「去派飯」;但其實於地區派飯,並非近年才出現;早於90年代,位於大角咀的西九龍葡萄園已開展派飯服務,但隨著愈來愈多區內團體派發物資,7年前起教會便「轉戰」西九龍的另一區 – 深水埗。結果,一派便派了20多年,受贈人數亦由每星期的50多人,增加至現時400人。

補習風氣盛行,學生每月動軏以千元去參加補習班。補習天王「大悟大徹」後提出義教等方案,「等佢地起碼有個3」諷刺的是,節目一開始已有受訪家庭表示補習課程加價,負擔百上加斥,其實「你就係令佢地更辛苦果個」。

筆者並不是完全否定「將資源集中在最有需要的人」的原則,它聽起來好像很合理,但究竟何謂「最有需要」呢?梁振英強調這原則,其實即是意味著,政府將繼續使用「剩餘福利模式」(residual model)去制訂各項社會福利政策。「剩餘福利模式」的意識形態視社會問題的起因為個別人士本身的能力貧乏(例如家庭教育不足)或意識問題(例如懶惰)所造成。只有在市場失效時,政府才會作出補救性介入,社會福利只提供予「最不能自助者」,其他的個人或家庭都被鼓勵在私人市場上自行尋求滿足其需要的方法。

貧窮是最惡劣的暴力

香港首條官方貧窮線今天(9月28日) 公布,儘管其計算方法存在著不少爭議,但其歷史意義具大,因為九七前的英殖民地政府和九七後的特區政府都從不公開承認香港出現嚴重的貧窮問題。董建華在2005年建議成立扶貧委員會,首次指出了香港出現貧窮的情況,但隨後數屆政府的扶貧政策並無新意,某程度上也只是延續了港英政府對待貧窮的態度和政策。

TVB播出的片段,並沒有交代被訪者的背景,須知道報導出街的一字一句,都會引起公眾不同反應,否則就根本不是新聞。帶有鄉音,聯想起新移民,訴說貧窮現況,聯想起社會援助,也是可能的事,新聞從業員也不難推測預計的觀眾反應,proactive的處理方法,是一早簡單交代背景避免誤會。然而TVB的失誤,也不及獨媒稍後的解話文章來得嚴重,最大的爭議是把從事玩具運輸行業會得到玩具的可能性合理化,記者亦沒有再追問下去得到貨源的細節,這些不是常識,而是疑點,是媒體工作者要追問的地方。

代表著政府的社署助理福利專員李源雄是一位註冊社工,為何他會與民政專員莫君虞一樣,竟然不知道民間疾苦,滿口歪理,說出那些涼薄的說話?他還記不記得在學院裡學過的社工價值呢?市民之所以要自發地派飯,還是因為社會福利機構無能!政府究竟有沒有羞愧之心?

死在香港

市民會為流浪貓遭受虐待,而團結一心,為其爭取權益。但對於一名對警察「爆粗」的女教師,斥其為人師表,其身不正,更會教壞下一代,更對其進行「批鬥」。高官大話連篇,搞劏房、囤地、以權謀私;愛字頭日日上演古惑仔戲碼……市民均報以「咁認真做咩?」、「認真你就輸了」,「政治關我咩事,我是係想安安樂樂打份工」云云。每個人都如「胭脂扣」中的如花一般,一廂情願以為五十年不變,依舊「馬照跑,舞照跳」,從來不覺得從前那一鍋冷水已經升溫,水漸滾,蛙漸熟。最終,只會發覺,自己已經與的薑、蔥等佐料,淪為鍋中物了。

我們常常面對的社會或個人議題都涉及這樣的邏輯思辯:那個少年濫藥到底是因為家人關係疏離導致,還是他濫藥以致他和家人關係疏離?那一口人就是因為領取了綜援,每日都不用上班又有收入,就變懶了,還是說他們因為沒有動力工作而又要糊口,所以才去申請援助?這樣子的例子實在不少,有好一些其實是互為因果甚至惡性循環,不過當中亦有不少人只堅持單方向的因果論說法。

基層訴求展現的社會荒謬

當在下指控是社會制度的錯之前,已經有人指這是不知人性醜惡的「左膠」情結。其實人性本非善亦非惡。如人性本惡,則是否因為人皆貪心,放諸四海皆準,所以全世界聽聞有人拾遺於道而表示痛心疾首之人,全都只恨為何「機會不屬於自己」?人行善行惡不是絶對的,最良好的制度也不能將所有人變成善人,最壞的制度也不可能完全杜絶展現人性光輝的一面之人。我見過人格優秀的大陸人,也與最卑劣的香港人。不過這不表示我認為大陸的社會氣氛比香港要好要完善甚至要包容要大愛,相反在下認為不論是壞人還是壞制度,要像面對瘟疫一樣,治療,隔離,甚至驅逐。事實上大家從無數大陸「同胞」們的個別行為、互相交流中所得到的消息及大陸的新聞中,幾乎都得到一個共識,就是大陸的社會制度滿目瘡痍,這是毫不需要爭議,也不需要折磨自己,花心機特別去照顧、包容的。所以社會問題的根源,除了是因為人性有醜惡的一面,也在於惡劣的制度讓人好以最醜惡最落後的一面的活於人前。

「家徒四壁,私藏幾盒限量版高達,很奢侈嗎?」阿藹繼而反駁,為何網民不推論那些模型因為父親是個高達迷而購買。難道擁有限量版高達,是很奢侈、不恰當嗎?奢侈不奢侈,我不作評論。因為每人也有不同的價值觀,對不同事物的價值取態也不同。每人也有權利,選擇自己的錢怎樣花。可是,網民現在針對的,是必需品與非必需品的購買原則。我是車迷,假若日後工作賺到錢,省下來買一架法拉利,一架林寶堅尼,然後在親友面前哭訴沒錢吃飯,我想我會被他們怒摑,痛斥一番。窮人不是沒有享用奢侈品(或稱非必需品)的權利,只是我們都應該明白,錢不多的時候,就該先購買必需品,而不是非必需品。除非,阿藹認為限量版高達模型,對這個家庭來說,是必需品。

頁 1 / 111234567891011